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还真当是华夏国如此宽松了不成!

    所以就在这帮混子们想要离开,四散逃串之际,突然便听一声号令下达,紧接着斜刺里密密麻麻的冲出来无数威风凛凛的军警们。

    带队的两员大将无比拉风的乘坐着两辆防爆装甲车,车上架设着渗人的高射水炮,水闸开动,高速加压的水柱从天而降,顿时将这帮家伙们砸的人仰马翻。有那暗自庆幸者还在侥幸欢呼自己跑得快,第一时间登上了汽车,刚想发动,一发水炮打来,顿时车仰人翻。

    “所有人听着,我们是燕京武戒狼牙特战队。你们已经被捕了,老实的抱着头蹲下,下车接受检查!否则格杀勿论!”

    格杀勿论!

    一群小混混们简直是吓懵了。

    啥,京城武戒狼牙特战队。这不对劲啊,哪怕自己这些人就是来李家捣个乱,或是帮腔作势的想要跟着老大弄点好处,但也不至于出动华夏王牌的铁血狼牙特战队来抓自己啊!

    这个队伍这帮家伙们以至于普通的老百姓们可是听说过,那可是国之利器,专门对付凶顽敌对份子的啊,咋个今个来抓自己了。

    我肋了个去的,哥们几个最多也就牵扯到治安犯罪,怎么说来的也应该是警察啊。可这算什么,这不是用大炮打蚊子,至于吗!

    但是他们却是不知道,他们的带头大哥莫北辰却不简单,这帮家伙们纯属跟着他们的老大吃了瓜落。

    哗啦啦威武无比的特战队员可没有警务人员那么温柔,一帮小伙子们利落的下车,三下五除二的将这帮家伙们拷将起来,反剪着双手,押起来就走。敢冒犯狼牙的老大,那简直是找死。等待着他们的将会是无休无止的盘问和审讯。这帮一直自诩社会哥的兄弟们恐怕至此以后将会在燕京消失好一段时间了。等他们接受完改造再回到燕京的时候,那早已是n年以后了。

    社会上不再有哥的身影,却是一直流传着哥的传说。

    ……

    队员们迅速撤离,押解着所有的闹事之人,甚至就连李维康也不想放过。只不过在看到兵哥摇头之际,张彤和马超这才一挥手,带队撤离。

    本来还喧闹无比的别墅跟前顿时寂静了下来,本来还嚣张无比的李维康这时候真傻眼了。他还想咋呼着要报警处理。特战队员凭什么抓人,凭什么来李家抓人。

    甚至他直接向徐右兵冲了过去,哪怕是所有的人都被抓了那又如何,我李维康哪怕就是死也不能让一个外人得逞!

    “还不住手,混账东西,你简直是丢尽了我李家的脸面!”李老终于是恼怒了起来,老人家挥起了龙头拐就向李维康砸去。家有孽子老脸丢尽,此刻若再坐视不管的话颜面何在。

    “哈哈哈,老李啊,想不到你还是那么大的火气!这是在教育维康吧。我们可是看到了,老李啊,早就听说你家教严厉,今天可是让我们见识了啊!”不想拐杖正待挥下,一阵爽朗的笑声却从远处响起。华夏国三军中奖赵誉刚紧跟在许向东身后一步的距离,大步走来。

    “见识到了?老许啊,这才哪到哪,你是没见过想当年。当年芦淞会战时老李愣是端着机枪亲自挡在了敌人的面前,就为了给舒瑜做手术,那是楞坚持了半个小时没撤离阵地!当时不少医护人员都急了,愣是想趁着老李不注意一把将他拖下阵地就走。

    可不想这老家伙,那是翘胡子瞪眼的警惕着。口口声声的嚷嚷着,谁要是耽误了手术的关键进行,守不住阵地,那就直接毙了他!”

    一名院长,本是以家传中医绝学参军入伍,报效中华。却不想愣是在战争中被逼成了一名战斗英雄!赵誉刚提起来这茬,其实大有深意,他言语中颇有些责备的意思。李维康闹得这么凶,两次为难徐右兵。如果说李博明不知道的话也就罢了,但明明知道却是不加管束,显然老李已经不复当年的模样了啊。

    “首长,老赵,你们怎么来了?”李老爷子拐杖举到了半空中,终于是堪勘的放下。当着华夏许向东的面还有赵誉刚的面教育自己的孙子,这多少有些说不过去了。这是打给谁看呢,难不成当场作秀吗?

    但是放下了归放下了,李老爷子这口气却是无法发泄。这个孽子,终于是闯下了大祸。赵誉刚绝不会无缘无故的拜访自己,而许向东更没有时间,亲自封门这种事,那简直就是不可能。特别是新年伊始之际,许向东更是忙的一个人恨不得能够分成八个人用。哪怕就是分成八个人,那也忙不过来,但现在却亲自到了自己门口,可想而知许向东对这次事件是如何的重视。

    要知道昨天他才刚刚约谈了自己,而今个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这简直就是打脸啊。如果不是许向东明白事情经过和原因的话,那简直就会被误会成有心的。

    “怎么,难道你不欢迎我们来!哈哈哈,老李啊,至此新春佳节之际,我和老赵特意来给你拜年来了!祝你福如东海,身强体健啊!”

    “哎呀,快请进,快请进!感谢首长的关怀,我老李受不起啊!这个逆子,简直是大逆不道!我真是老糊涂了,没想到有这么一个不成器的子孙。老赵啊,他已经违反了国家法纪,该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千万不能徇私枉法,我李博明真是丢不起这个人啊!”

    “依法处理?老李啊,你可想清楚了,本来首长是要去南区视察的,要去给战士们慰问新春,可是都走到大门口了,愣是被你这大孙子的做法给拦了下来。你可知道,他雇佣的都是些什么人,有**国的特工,有棒子国的别动队员。这要是严肃的追查下去那就是李通外过,阴谋陷害国家特殊人员之罪啊!

    老李啊老李!我真是想不到,你这个大孙子能有这样的能耐,这简直牛的可以了吗,他是要上天吗?就连徐右兵报出了名号他还敢动手这是什么行为。他这种行为针对的已经不是个人了,完全就是针对这华夏狼牙特战队吗!”

    他是要上天吗?

    一句话吓得李博明顿时就是一阵哆嗦。上天的含义可大了去了,这可以充分的理解成两个意思。一个意思就是李维康已经触犯了国家法纪,按律当斩啊。我的天啊,李家可就这么一个孙子,这要是真被判处极刑,可想李家完全就断了后了!

    而另一个意思,那就是赵誉刚的夸奖之说了。你李家的孙子真是道行不浅啊,什么人都能够交往的上,什么样的事情都能够做的出来。就连华夏的兵王你都敢打敢杀的,你李维康想干什么,你不是牛逼上天了是什么!

    “你这畜生,还不给我跪下!你这个畜生,你看看你都干了什么,你交往的都是些什么人!啊,你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爷爷,你还有没有国家法纪!”

    终于是再也忍不住了,李博明举起胳膊,一个大耳巴子当场就扇在了李维康的脸上。这一巴掌是用足了力气,甚至是一巴掌拍的李博明自己手掌抽筋。足以可见,李博明对自己这个孙子是又爱又恨,那是从小到大,重没忍心扇一巴掌啊。

    “爷爷,我死就死了我不怕,但是凭什么他可以带走我李家几百亿的资金。还有你们。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意思,哪怕你们就是赵总长和许总长又如何。难不成你们就这样给这个家伙撑腰吗,要来我李家夺取我们李家的财产?”

    李维康可是新一代的小青年,哪怕是自己犯了再大的错误,但是在这小子看起来都是无所畏惧。什么大不了的,大不了头掉了碗大个疤,二十年后哥又是好汉一条。

    但人总得讲理吧,你徐右兵哪怕就是狼王又如何,就是狼王你也不能就这样蹬鼻子上脸,拐走我家祖传的药丸,带走我的姐姐不说,还要刮走李家所有的资金!

    药丸没有了,长得好看的姐姐被你抢走了,我家的家产你还想带走。是个男人会允许吗,哪怕明明打不过,那也要上,就是明知是个死,也绝不会妥协于放弃!这就是李维康的想法,更何况还是面对自己的情敌。

    但他没想到,徐右兵的来头之大,直接大到了让赵誉刚和许向东都亲自惊动了的程度。而这就更让李维康不解了!

    凭什么,你们是要来抢吗?难道想要抢光我李家的所有吗!

    “放肆!你这个不肖的逆子!你在胡乱说什么呢,你是要活活的气死我吗?你知道我们李家为什么要注资吗,你可知道这种注资的机会,那几乎就是我们李家几辈子想求也求不来的福气和恩泽啊!”转过头,李博明不仅老泪纵横,他看着面色阴沉的赵誉刚,再看着一言不发的许向东,紧接着一辑到底:

    “老赵啊,首长啊都是我李博明管教无方啊,都是我纵溺过度啊,我没有将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告诉孩子,我没有好好的教育他,尽到一位祖父的责任,我李博明甘愿处罚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