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聚众滋事,有组织犯罪!魑魅魍魉,简直找死!”猛地一声大呵,犹如惊天霹雳一般,顿时在众人头顶滚过。兵哥傲然而立,挡在一群混混当前,犹如杀神。

    呼啦啦人群开始后撤,谁也不敢轻易上前。虽然面前仅仅只有徐右兵一个人,但是没人自信能够打得过这个家伙。开玩笑,他们是李维康花钱请过来帮忙闹事镇住场子的,可不是来送命的。

    但是虽然不敢上前,这伙人却是依旧不依不饶的叫嚣着。此刻老大被打,还被一脚踹到了墙角下,扶起来生死未卜的状况之下,谁能算完。

    麻痹的,这帮人本来就是混社会的。自诩在这个世界上自己第一,天王老子第二的,还没有谁敢掠虎须,可不想今个竟然出门不利,断了头马。

    可就在大伙儿不依不饶,依旧谩骂不止的时候,却见后面的人群猛然分开,周围的气氛顿时变得压抑起来。兵哥抬头望去,只见一名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在一群人的拥簇下哈哈大笑着向自己走来。

    这人的笑声非常的爽朗,但是听起来却是异常的刺耳。兵哥还没意识到不对劲儿,但是身后的宇文拓展以及赵敏落素素她们却已经觉得耳膜发麻,忍不住双手掩住了耳朵下意识的躲避着。

    “佛家狮子吼!小兄弟,你有两下子。但是你伤了我的人,你可知道我是谁!”

    猛听询问,兵哥惶然站定。这才看清来人已经走到了自己的身前。白衣白裤,练功鞋,此人仿佛具有仙风道骨一般的站立在自己的面前,背着双手,双眼如鹰般紧紧的盯着自己。顿时一股莫名的凌厉气势便由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立刻笼罩在当场,使人瞬间觉得就连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不少。

    “你是谁,和我无关,但是你不应该踏入这间大门!”兵哥傲然而立,仅仅看了一眼,便意识到这人也只不过就是一位颇为有些实力的人物,但是就凭他还想威胁自己,完全的不够格。

    “小子你找死,他就是莫北辰!我李维康的大哥!你想拿走我李家的财产,那纯属做梦!我今个就看看你究竟有什么真本事,能够在我大哥面前走过三招!”李维康叫嚣着,这时终于又有了勇气冲了过来。此刻的他根本就无惧了自己的爷爷,在他看来爷爷已经老迈了,完全的昏了头了,竟将李家的资产随意的给一个外人而不给自己这个嫡孙,那就是老糊涂了。

    “莫北辰?没听说过,你是要来铲事的?”兵哥随意的看了一眼就站在自己对面的装逼中年人,那满脸不屑的神情中全是蔑视。

    莫北辰瞳孔一缩,下意识的绷住了心神,他的语气淡淡的,到此刻才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轻轻地反问:“你就是华夏的兵王?那你可胆敢与我一战!”

    战意迸发,莫北辰无端的兴奋着,他从徐右兵的眼神中便看出了一股蔑视天下般的不屑。这种不屑,完全是拥有着绝对实力的高手才会表现出来的一种真正对所有事物的不肖。暗暗地聚集着全身的力气,此番他感觉自己浑身的力量都在提升,慢慢的聚集到右臂之中,让他有一种蠢蠢欲动想要一拳打出去穿天裂地般的感觉。

    “你不是华夏人?”兵哥顿时皱起了眉头。莫北辰,名字奇怪不说,说话也奇怪无比。并且他竟然知道自己的身份,还敢站出来挑衅,那么说他必有自持。

    “不是华夏人又如何!我不是你们华夏人,但我依然有权利惩戒你这样的败类。夺人家产还颐指气使,仗着你功夫了得,又是华夏的兵王,你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你可知道这个世界还有正义的存在,还有会出来维护正义之人!”

    莫北辰语气霸道使然,他不是华夏人,他是棒子国人。他不姓莫,他其实姓金,他叫金苍浩。他甚至横行华夏好多年,在京城,在整个华夏,他功夫了得,从未敌手。所以在他看来,华夏人也不过如此,一个个牛13吹得响,但真正的实力却是没有。

    而这个徐右兵,他早就得到过他的资料,甚至于秘密的得到过棒子国的暗示,如有机会,彻底的铲除!在他看来,执行这样的命令简直丝毫没有任何好担心的事情。

    虽然徐右兵是兵王,华夏的兵王。但是自己可拥有着棒子国最精湛的武功。在他看来这人也就是被传说的神话了一般的恐怖无人能敌。但那简直就是一群废物的惧怕,当真正面对徐右兵的时候,给他的感觉却是他并没有多少过人之处,这家伙有的无非就是一身暴力的感觉,甚至多少会一些少林派的内功而已。

    就这样的家伙还做什么兵王,这在棒子国也就是一个苦练出身的大兵而已。真正的勇士是无所畏惧的,他那些硬对硬的功夫简直是可笑之极。甚至传说中他有着无人能敌的硬功,但在莫北辰看来,那简直就是污蔑武道精神。

    功夫,真正的来源应该出自棒子国。在这个世界上,一切有着古老渊源的文化都应该是从棒子国流传出去的。而华夏自古就是蛮夷之地。要不是棒子国博大精深的文化传到了他们中原之地,那这里还是一些不开化的民族。

    还有最重要的是,棒子国得到了消息,李家会有大动作,华夏也会有大动作。他们会参与卡拉哈迪矿脉投资的事宜。这是必须要进行阻止的事情,当然,阻止的方式只能是像现在这样,不展露棒子国的真实目的,而只以民间的方式进行。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简直是无耻至极!什么话到了你的嘴里都能说出另一番奇怪的理由。如果我料想的不错,你一定是棒子国的人吧!这样就不奇怪了,那就来吧,废话少说,让我看看你这个棒子国出来的东西,究竟有什么能力!”

    兵哥气极反笑,他踏前一步,猛地一拳挥出,对准了莫北辰那早就暗暗蓄积着无限力量的右臂,一拳砸出。

    懒得废话,特别是对棒子国的人。什么阿猫阿狗的都敢出来叫嚣,兵哥真是醉了。到现在他也明白了,先是五名**国格鲁乌情报特战队的队员,现在又出现了一个莫北辰。看来他们已经掩藏在华夏好久了,那么今天就是除掉这帮家伙最好的时机。

    “打得好,就这样来吧思密达!”

    不想莫北辰突然眼放精光,这家伙一声大叫,双脚猛地用力站了个马步,紧接着右臂猛地挥出,直接迎向了兵哥的拳头。他坚信,只需要硬碰硬的,自己就能够砸的他拳骨崩裂。什么兵王,什么狼王,只需一拳打爆!

    这一拳打出去,还真是惊天动地一般,威势震天。莫北辰实力惊人,仅仅是一拳带起来的劲风,便鼓动的衣袖凛冽作响。就连空气都为之一懈,双拳相交的瞬间,仿佛周围的气息都为之停顿了一般的,瞬间静止了。而仅仅是刹那间,周围突然发出了一声惨烈的爆裂声。

    就好像汽车在高速行驶中轮胎突然爆开了的(爆)(炸)声响起,瞬间无数道气旋由双拳之间迸出,直接带着支离破碎的手指和碎肉关节横飞。血肉和迸出的血块漫天飞舞。

    炸了,真是(爆)(炸)了!

    然而这还不算完,就在一连串的惊呼声中,莫北辰突然跪倒在地,紧接着整个身心都匍匐在地,就像是突然间失去了精气神,被斗败了的公鸡一般的,瘫软在地。

    有人眼尖看得清楚,可怜刚才还咄咄逼人,气势嚣张不已的莫北辰,此刻右臂竟然奇根断裂,早已脱离了他雪白的衣袖。那里一片血红,早已是空荡荡的成了一个破败以及沾满了鲜血淋漓的空袖筒了。

    而再看前面地上,竟然黏糊糊碎了一地的血肉。我的天哪,那竟然是骨头夹杂着鲜血和肉块的,已成了碎肉模样的胳膊吗?

    这一拳竟然能有多大的力量,可以直接打断人的肩膀不说,还碎成这般模样?

    所有的人都瞪大了双眼,他们完全不相信场面如此的惨烈。这是两人拳脚相加吗,这简直就是血肉身躯遇上了绞肉机,太不可思议了!

    强大,真正强大的力量。不,这个人谁也惹不起!看看依旧还在昏迷的范德华,还有刚刚上去装逼失败的莫北辰,众人禁不住一阵后怕。哎呀妈呀,感情刚才装逼冲上去的不是自己,要不这条小命今个就交代在这里了!

    他是如此的强大,所以才会有能力碾压李家嫡少李维康。算了,人家的家务事自己这帮人跟着掺乎什么,再胡乱掺合的话恐怕小命都会没了。

    “告辞!李少,请珍重!你姐夫我们惹不起!今个哥几个就算是栽了!”

    留下一句场面话,几名扛把子掉头就跑,此刻那是唯恐自己跑得慢了被徐右兵一把抓住。这家伙太恐怖了,要落在了他的手里,恐怕只用双手,就能将他们生生的撕裂了!

    而后面一群小喽啰们一看扛把子们都跑了,于是迅速做鸟兽散。还留在这里找打吗,此刻不跑更待何时。被抓住的话,那简直生不如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