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你你,李维康,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你还要不要脸,你,你你你,你简直就是无耻!”

    无耻,无耻至极!

    李无双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的弟弟竟然会变成这种模样,并且他在想什么,争家产这样的话也能够说出来。他把自己想成什么了,难道想成了要带着李家几百个亿和徐右兵私奔的浪吗?

    无耻,简直是无耻至极!

    可这还是自己的弟弟吗,他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我不要脸,你在说什么呢,是我不要脸还是你不要脸。爷爷一给你找到了老公,你立刻就挑动着爷爷给你三百个亿的资产投入夫家。我真是没有见识过你这样厚脸皮的刮家女。

    哼,你还让我滚,我看应该滚出李家的是你吧!你走就走,但是有我李维康在,你别想带走李家的一分一毫!

    来呀,给我拦住了,今天不管是谁,只要胆敢私自向外带走一点东西,那就别怪我李维康翻脸无情!”

    “李维康,你胡说,我哪里有要带走李家的资产了。那是爷爷决定要对外进行的投资。你不要乱说话,你更不要污蔑我。还有,我只是奉爷爷的命令,管理这些资金而已,李维康,你”

    “哈哈哈,哈哈哈哈,承认了吧,承认了吧!昨晚就有人及时的向我通风报信,我还不相信。得亏我今早上过来的早,要不这么多的钱,岂不就被你带走了。还投资,说得好听,你骗谁呢!

    都给我围住了,把资金给我交出来,那是李家的财产,一分一毫都是李家的。都应该是我李维康的,而并不姓徐。

    姓徐的,我说你没安好心呢,这样就想骗走我的姐姐,骗走了我家的药丸不说,你还敢骗走我李家几百个亿的资金,你踏马的真实不要脸,我踏马的杀了你!”

    咔嚓一声响,抢栓拉动。压足了力道,抢口顿时便瞄向了徐右兵。

    “不要啊,你混蛋!”关键时刻李无双也不知道是哪来的勇气,一步上前直接挡在了李维康的抢口之前。

    不能让他开抢,千万不能。他即便是再误会自己,再胡说八道,但是他也是自己的弟弟。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犯错误,甚至将李家拖入万劫不复的泥潭。

    李无双知道,如果徐右兵此刻在李家出了哪怕是任何一点点的小问题,恐怕接下来李维康所要承受的后果就会是无比恐怖的。甚至还会连带了李家,最终闹出大乱子。

    “啧啧啧,行啊,这刚认识了才不到一晚上的时间,难道你这就被那小子完全的征服了!啧啧啧,行啊,现在都敢为人家挡抢子了。我真是郁闷,你这脑子究竟是怎么想的,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家姐吗?

    来呀,拖开她,将我姐姐拖到一边去!不要挡着老子开抢!”

    “作死!”眼见着立刻就冲上来两名彪形大汉,兵哥顿时一步上前,毫不犹豫的拖开了李无双,一把将她推给了赵敏和落素素,独自迎了上去。

    “你要杀我?你还要开抢?呵呵,那好吧,来吧!”

    兵哥一把握住了李维康乌黑的抢管,甚至是毫不犹豫的主动的将抢管顶在了自己的脑门上,继而再次豪情万丈的说道:“什么东西,还敢亮家伙,有本事你往这打!”

    “你踏马的给老子我松开,你信不信我真敢爆了你。不要以为你在我面前耍什么三青子老子我就怕了你了!我告诉你,我李维康可不是被吓大的,你也别激我,要不信你再激我一个试试,你试试老子我敢不敢崩了你!”

    “就凭你?”哗啦一下兵哥反手就是一拽,李维康还没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一不小心自己手里面的气狗竟然移手了。

    “卧槽!你踏马的骗我!”李维康顿时傻眼,但是嘴里却硬咬着牙谩骂着。麻痹的,一不小心就着道了。

    “兄弟们上啊,给我弄死他,别要怕,他有抢又有什么大不了的,我就不信他在我李家还敢开抢不成!”

    呼啦啦,这一句话还真灵验。后面几名五大三粗的汉子们顿时再次围了上来。什么抢不抢的,那玩意纯属个烧火棍。真要抡起打架打群架来说,其实还是sp甩棍还有片刀好使。

    再说李大少可说的明白,这是李家!这一个外来户能和李家大少比吗。原来这家伙就是那个小白脸啊,骗了李家药丸还有李家家姐的小白脸!

    艹!

    李家拥有百亿的资金,在华夏怎么说也是排行前几的大家族。你个小白脸什么也不掏,就凭长的周正能说会道就骗走了李家的药丸和女人不说,还要骗走人家几百亿的资金。

    卧槽,你牛粪啊!

    这也就是李大少还能沉得住气吧,这事要是摊在任何人的头上,那一见面啥也不说就是一梭子,麻痹的,对付这样的人千万不能惯着,先打死了再说!

    哗啦啦,一群人挥舞着甩棍片刀蜂拥而上,先打了再说。都这环节了,这明摆着是没道理可以讲了。你踏马的就是来惦记着分人家李家家产的,像这样的人,就该打!

    这不是人,这就是一京城小白脸啊!典型的靠女人吃饭的东西。所以砍了这个王八蛋,砸他一个满脸花那根本就是没商量啊。

    在道上混的大多讲究一个义字为先,这帮人虽然以帮人铲事收取好处费为混世来源,但那也分什么事情。而像这样一看就是帮理不帮亲,维护正义的,帮着人家李大少维护李家家产的事情,那必须要冲上去了。这对他们这帮人的名声来说是非常珍贵的事情。

    你看,我们也不就是纯属只办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的事情,而更多的时候,其实我们还是替天行道,主持正义的!

    似乎早已忘记了刚才挨打的事情,被人打得屁滚尿流的抱头鼠窜的情节了。此刻再次挥舞着手中的sp甩棍和刀片子冲了上来,顿时狠狠地扬起,举过了头顶,当头就劈!

    “兵哥躲开,来啊,吃俺宇文拓展一锹!”

    嗖嗖嗖嗖嗖嗖嗖,一把精钢铁锹,舞的就像是密不透风的九齿钉耙一般的,快速的从徐右兵的背后迎了上去,哐当一声便挡住了几把片刀。

    叮叮当当的一阵响,片刀砍在了结实的铁锹把上顿时卷口,好好的几把精钢打制的片儿刀,此刻明显成了掉牙漏口的破铁皮了。

    “草泥马的,又是你,你踏马的给我去死吧!”猛转身李维康一把就抢过了身后一名兄弟横端着的气狗,对着宇文拓展搂头就是一抢!

    又是你,几次三番都是你,老子不杀你真是难平心头之气。

    “拓展小心!”关键时刻兵哥横着就扑向了宇文拓展,与此同时又是几把片儿刀和甩棍一起砍来。顿时就听一阵密密麻麻就像是砍西瓜蛋子一般的噗噗声不绝于耳。

    “兵哥哥!”

    “右兵!”

    “徐右兵小心啊!”

    着急了,几名美女完全不顾一切的往上冲,兵哥中刀了。

    “别过来,我没事!李维康,我真是给你脸了!本来我还不想教训你,但是现在看来我真是没有留情的必要了。

    你简直太不是个东西了,太混涨了,今个我就以当哥的身份,好好得修理修理你,让你长长记性!”

    说着话兵哥一转身强势的站起,手一挥刹那间抓住了迎头击来的两把甩棍,一抽一带,人顿时横着飞了出去,这还不算完,紧接着手中的甩棍分方两手,哗啦啦舞动起来密不透风。

    就这点招式也敢在徐右兵的面前伸腿露脚的。兵哥一怒之下噼里啪啦的一顿好抽,刹那间地下便被放倒了一片。好家伙,这帮家伙受伤倒地的模样却和被先前宇文拓展砍断了胳膊肩膀的不一样。

    兵哥这一手甩棍挥舞着,那是有模有样,有招有式的。砸在人的身上非死即伤。所以兵哥手下留情了,这一顿砸明显是砸在了这帮家伙最痛的小腿骨上。但却没将他们的腿骨砸断,只是砸的她们顿时倒地不起,哀嚎一片,完全失去了反抗的能力。

    “开抢,给我开抢,我就不信打不死你。你踏马是东方的小强吗,你有几条命?我李维康就不信你还真能硬抗子弹!”李维康怒了,甚至是越看越怕。

    艹!

    这还是个人吗,一个人打二十几个不说,还就像是削瓜切菜一般的容易。并且明显是留手了。打伤的都在小腿部位,还没有一个被打死的!

    要是这样下去,看来今天不仅仅是自己的计划失败了,来逼迫这个王八蛋将李家的资金吐出来的计划失败了,甚至恐怕连自己都要遭殃被打!

    不行了,弄,一定要弄死他,要知道站在自己身后的,还有更有实力的人在支持着自己呢!我要是现在不弄死他,那等他将李家所有的一切都搬空了,那还有我李维康什么事了!

    所以等他吩咐完毕之后,这家伙第一个端起了气狗,甚至是仔细的摆弄了一下气狗上的瞄准镜,直接对准了兵哥的脑袋,继而就要扣动扳机!

    “放肆!你这不孝的逆子,我还没有死呢,你这是要活活的气死爷爷我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