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就在兵哥一伙闹嚷嚷的走出了房间,刚进院子想要拔掉那颗文三七的时候,却不想院门突然被人一把推开了。

    猛然间冲进来几名大汉,好家伙,各个膀大腰圆胳膊粗的,只是往院子内一站,顿时就感觉出这帮家伙那一身的痞气。如此不说,细细端详,还能够看出这帮家伙们腰间鼓鼓囊囊的,一看就带着家伙。

    “你们是什么人,干什么的,这里是私家宅院,谁让你们进来的!”

    “干什么的也是你能够问的?爷的事也是你能够管的?我听说你们有人把我们李少给打了,呵呵,竟然打了不算完,还跑到家里来了。正好,那就站出来吧,让爷看看到底是个什么货色。你是长了三头六臂的还是七头八脑的,牛粪啊,完全不把我唐七看在眼里!

    哼!”

    带头的一名身材高大,目光凶狠的家伙脖子一梗,顿时便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很显然,这不仅仅是个痞子,还是个练家子。

    嘶——

    猛听此话,李无双顿时便眉头紧皱。难不成是小弟的人?这是要干嘛,回家报仇来了?

    “住口,李维康呢,你让他出来,躲在后面算什么事,畏手畏脚的,还有没有一点男子气概!”

    “哎吆嗨,男子气概,有没有男子气概那可不能随便问,咋地了小妞,你长得可真俊啊,你要不要试试爷有没有男子气概。这个我们进屋一试便知,我这一身的男子气概绝对会杀你个三进三出,让你整天都爬不起啊!

    床啊”

    一个床字还没等说出来,人就飞了,那是倒飞着被一脚踹出了大门,直直的跌倒在地。这还不算完,紧接着滴溜溜的在地上滚了好几圈,磕的嘴里连带着门牙掉了一排。

    “你敢打人,揍他娘的!”

    呼啦啦,没等招呼,几十个壮汉从腰间抽出来甩棍欺身便上。好家伙,这一看就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嘿讹势力犯罪啊!

    慌忙中就见兵哥一把挡在了几位女人的身前,还没等他亮开架势,身后立刻就冲出去一人。

    “兵哥你们让开,对付这帮毛小子让我来就行!什么东西,三脚猫的货色也敢在这里耀武扬威,简直是找打!”

    噼里啪啦的一阵好打,等看清了才知道是宇文拓展手里面抄起个铁锨便冲了上去。

    好家伙,这一把铁锹拎在手里,直接让宇文拓展舞了个密不透风。看起来就像是一位抡着方天画戟的古代战将,那是见招拆招,拆不了就打。精钢铁锹在手,就像是带着旋风砍的樱花枪,眨眼的功夫地上就倒下了三四个,俱是被宇文拓展一铁锹拍晕了的货色。

    凌厉的壮汉们顿时骚动了起来,这家伙不可硬敌。完全不是一个级别的战争啊。自己伙手里面拿着的是半米长的ps甩棍,这甩棍虽然结实,但是对比铁锹来说根本就玩不出套路来。你哪怕是一甩棍就能够砸弯了结实的镀锌管子,可是现在人家那铁锹可不会乖乖的放在你的眼前被你砸。你甚至是还没等将甩棍抡起来,就被人一铁锹劈中了肩膀和胳膊,直接筋断骨折。

    膀子都掉下来了,胳膊都被劈断了,还玩个屁啊。

    呼啦啦一圈人掉头就跑,原来院子外面还有十几位,那是在外面站着还没进门的。一看前面的挨了打,后面的直接慌了神,哪还敢往前冲,此刻倒退着便跑了回去,呼啦蜂拥着向他们乘坐的汽车跑去。

    “都给我站住,站住!再踏马的给我跑,我崩了他!”咔嚓咔嚓一顿枪栓拉动的咔嚓声响起来,宇文拓展这才放下了自己的铁锹,紧紧地双手握着,横在了当胸。

    “老大,他们还敢玩抢!”

    “动抢?”兵哥眉头紧皱,定睛细看。啥呀,那就是一排自作的烧火棍吗。是使用二氧化碳发射钢珠的气狗。做成了长抢的模样,又不知道在哪里喷涂了,乍一看和真抢无疑。

    而有真货在手,此刻现场的形式大变,吱呀一声一步卡宴的车门打开,肩膀上吊着纱布的李维康手里面横着一把烧火棍就走了出来。

    “牛,牛,牛你麻痹牛!你不是能打吗,来啊,你不是牛吗,你兵王吗,来啊,来砍我我啊。你还敢来我家,你这是作死来了!”

    哗啦啦人群再次一阵骚动,立刻就给李维康让出了一条道来。好家伙,此刻的李维康架势十足,他就像是个大佬一般的被众人拥簇着,气势十足的向大门口走来。

    “李维康你混蛋,你这是要干什么,你要(造)反吗?”

    “(造)反,我造什么反。我要报仇,我要杀了他!徐右兵,你不是牛逼吗,你还敢来我家,还敢拿我家的药丸。你知道那药丸是干什么的吗?昂!我他妈弄死你!”

    看样子是真火了,就连自己的话也敢不听。李无双呵斥了一句,竟然没能阻止得了李维康的胡闹。这家伙疯了,端着个气狗就要杀人。他以为他是谁,哪怕他就是李家的大少爷那也不行啊,因为徐右兵可不仅仅是是华夏的兵王,因为他更是卡拉哈迪的首相大人。

    这要是真擦枪走火了,万一出了点什么状况的话,恐怕就连整个李家都担不起这么大的责任,那会打乱所有人的计划,甚至连李老爷子昨天刚刚去见得老总,都会暴怒。

    “李维康,我是你姐姐,你难道连我的话都不听了吗。你要知道你需要什么都要和我要,你真的要把我惹恼了吗?”李无双看着依旧毫不听话还想带着人往前冲的李维康。她顿时威胁起来,甚至话语中已经带有着强势的恼怒之意。

    “姐,你说什么,我是你弟弟。难道就一晚上你就被这个家伙迷惑了。不对,是不是爷爷已经将九经淬体丸给了这家伙了。我靠,难不成你也被爷爷许给这个流氓了吗。你要知道,他和敏儿姐姐早就有一腿。你这不是要往火坑里面跳吗。不行,我决不答应,把我李家的至宝送人了不说,还要赔上你,这不是欺负人到家了吗。以为我李家的人都死绝了吗,我绝不答应!”

    “李维康,你在胡乱说什么呢,药丸是让爷爷送给他了,但是那是爷爷的决定。但是按照祖训,我也应该答应他,可是我还没”

    “啥,你也答应了他,你还要脸吗。你是我们李家的长女!长女!我知道吗?你要是这样做了的话,我们李家还怎么在京城做人,你这简直就是无耻!

    不对,姐,你也别说弟弟我说你。你们这简直是就是算计好了的,要搬空吃空了我们李家啊!咋地了,我可是听说爷爷昨晚答应了要送你们三百个亿的投资,哼,你们真是不要脸,你们咋不把整个李家都搬空了呢!

    有本事你就连这座大宅院也一并搬走了,啥都别给我留!”

    果不其然啊,果不其然。幸好自己回来的早,昨晚上就得到了消息,爷爷将家族的全部资金都抽回来了,要送给这个王八蛋,要他带着姐姐走,出国!

    呵,要不是自己回来的早,李家还剩下什么,那简直是一无所有了啊!三百个亿的资金,难不成仅仅给我李维康留下一个空壳?

    你们将祖传的千金不卖的药丸送人也就算了,你李无双爱嫁给谁嫁给谁,但是你不能带着所有的家产出嫁不是!从一开始你就把持着家里的经济大权,迷得爷爷五迷三道的,原来你用心险恶,在这等着呢!

    此刻的李维康简直要气疯了,还好他会来的快,他不顾满身的疼痛,说啥都要出院,还好自己还有三五个好朋友,都叫上了,还能帮自己撑撑场子。这要等资金到位了,一笔划了出去,自己再回家后,这里还剩什么啊!

    简直是不敢想象啊,越想越后怕啊!

    吃里扒外!

    哼!

    一股股无铭的邪火,早就有了的底火就像是野草一般的在自己的胸中疯长。李维康再也忍耐不住了。身为一个七尺的儿男,他竟然在李家没有话语权不说,花个钱还要一个女人签字。虽然说她是自己的姐姐,但那又如何,为什么老爷子相信的不是我。难道我是个败家子吗,我这么多年以来败胡李家什么了?

    “你,你你你,你无耻,什么话你都敢往外说,李维康,你还算个人吗,你这简直是丢脸,你这哪里还有个李家大少的模样,你这简直是脑袋被猪踢了。你给我滚回去,滚回你的望月山庄,别让我再看见你!”李无双气的眼珠子差一点要瞪出来,本来素质极高的李无双都被激的爆了粗口,可想而知,此刻她是真的被气着了。

    这个混蛋,他在胡乱的说什么,他可是自己的弟弟啊,他怎么能够这么想,还在大庭广众之下毫无思维的乱说。

    “什么,你让我滚回去,哈哈哈,你怕了,是的我滚回去了你就舒服了,是吧,靠上小白脸了。想搬什么你就往外搬什么。你咋不把整个李家值钱的都搬出去呢。

    我艹,你这还没过门呢,你就开始让我滚了。行,你行,我终于是看出了你的狼子野心真面目了,你李无双,就是要和我夺得李家家产的!”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