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本以为一颗药丸,李老爷子说的珍贵,也就是藏在内室而已。却不想被李家老爷子带着一直向里走,曲里拐弯的走了能有几分钟却到了另一处庭院之中。

    笃笃笃

    轻轻地叩响了庭院的房门,里面传来了答应声。

    “谁啊!”

    “李博明!”

    “啊,老爷,您请稍等!”

    说着话,院门吱呀而开,一个俏生生的女子先是向李博明道了一个万福,紧接着起身,这才说道:“老爷,大小姐正在厅堂等候,请老爷随我来!”

    徐右兵紧随李博明后,心中暗自赞道:

    好一个活生生俊俏的奇女子,真真是一身清丽,端庄舒雅。远看如水墨丹青的仕女画,近观似莲花芙蓉出水中。高贵之气让人不忍挪开双眼,冷艳之色却又让人心生胆怯不敢直视,端的是美艳不可方物,称为绝色毫不为过!

    可这竟然还不是大小姐本身,刚才在车上赵敏就曾说过,李家有一位绝世的美人,她的美甚至可以盖过任何芳华。如果说倾国倾城,那不为奇。但要说输了全世界都可以的话,也只有此女能够相称。

    而李家家规甚严,虽然对李维康管束颇宽,那完全是因为李家三代单传,只有这么一位男孩。但是对女子,却从不放纵了管束。自幼便请专属的家庭教师教习各种诗词歌赋,琴棋书画。而除了这些以外,针织刺绣,各类女工俱是无所不能!

    所谓美人,除了以花为貌、以鸟为声、以月为神、以柳为态、以玉为骨,以冰雪为肌外,还要以秋水为姿,以诗词为心。此刻看在徐右兵的眼中,那正厅正坐着的一位美人儿,正手扶瑶琴,屈膝微坐,十指葱葱,款款而弹,

    只是轻闻院外突然传来一阵匆匆的脚步声后,猛地一震,不想琴弦竟断,顿时黛眉微蹙,一丝愕然跃然脸上。

    “无双,这便是爷爷我和你说的徐右兵徐大将军。还不起身,快快见过将军!”见小孙女发愣,李博明顿时皱眉,不过转而便轻轻地提醒着。由此可见李博明对自己这个宝贝小孙女的溺爱程度。

    可想而知,想必在徐右兵他们即将来到李府之时,李博明已经对他这个小孙女做过交代,只是此刻到了,她还这么怠慢贵客,就多少让李博明有些脸色难堪了。

    “是,爷爷。

    将军万福,无双在此拜见将军!将军请坐,小女子为将军奉茶!”

    我x,都什么年代了,还将军万福!

    徐右兵一时间晕乎乎的,只觉得自己恍如重生,这是一不小心进入了民国时代吗?

    然而非也!

    我丫丫一个呸的,老子一不小心穿越了!

    面前此女貌若天仙,螓首蛾眉,巧笑倩兮,国色天香。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真乃玉镜佳人,真真拥有闭月羞花之貌,倾国倾城之容。

    此女只应天上有,却因为我到人间!

    啧啧啧!!!

    心中大为惊叹,但是却面容不改。兵哥什么大风大浪的没见识过,那绝色美女更是见得多了,不说他自己身边的赵敏落素素,乃至韩小艺和韩小雪,就说异域女子朵拉和美奈子,那已经是美到了极致的几位奇女子了。

    而身为国际当红一线女星的芬妮和布兰妮,兵哥直接就没了兴趣。更别提小巧可爱的松井芳子了。

    所以,兵哥对美女是免疫的,甚至已经产生了审美的疲劳。也只是咋一见顿觉清新脱俗,然看久仍是皮囊之物罢了!

    更何况在进门之时敏儿已经对兵哥有了嘱咐,这就让他更加觉醒。决不能被李家这个老爷子的糖衣炮弹所迷惑了。兵哥清醒的记得自己此来的目的所为,那就是为了九经淬体丸而来。

    “双儿姑娘你好,谢谢姑娘的款待!姑娘真是拥有沉鱼落雁之容,倾城倾国之貌啊!今日一见,甚是荣幸。不过可别称呼我为什么将军,我可不敢当,我就是一个大头兵而已。”

    “大头兵?是吗,可是据我所知,将军手握武卫禁军,犹如华夏刀锋,一贯是所向睥睨,无所不当!将军神勇无敌,实为国之利刃,只要国家召唤,便誓死如归!如此这般,还是大头兵?”

    呼——

    心中暗叹一声好牟利的言辞,竟驳的兵哥顷刻间无话可说。

    人家说的都是事实,要是再狡辩的话,那不是谦虚,而就是虚伪了。

    “将军不答便是认了,想必我的爷爷不会骗我,那将我李家世代相传的九经淬体丸奉送与将军阁下,我觉得还真是宝贝送英雄!”想不到这个李无双还真是明眸皓齿,天惠聪明,清喉娇啭的几声抢白之下,顿时又把兵哥一心来要宝贝的心思,愣是给逼的不敢说出。

    “啊,这个,这个,其实还真是无功不受绿。这个”

    “那将军是不需要了?”盈盈豆蔻,融娇欲滴,身姿轻转,婀娜多姿。

    “啊,这个”此刻的兵哥已经是看得呆了。

    “男子汉大丈夫,要则要,不要则不要,当断立段,不断则乱!将军可要想好啊!此药可是我李家唯一的一颗珍贵药丸了,要说千金难求那是夸奖了,但如果说万金不卖,还是有的!”嫣然一笑,粉面桃花。

    但是就在这两颊笑涡霞光荡的瞬间,兵哥却是瞬间捕捉到了美人姣好笑容中的一丝哀愁。

    不!或是说一丝遗憾吧!

    而咋听此言,兵哥顿时忍不住一声冷——嘶!

    “那我就更不能要了!”

    突然,李无双快步的向徐右兵走近,竟然直直的逼近了徐右兵的身前,眸含秋水般直视着兵哥的双眸,语气冷冷的问道:“将军确定?不许违心!”

    “这个!”素齿朱唇,皓齿星眸,一双亮晶晶闪耀着灵动光彩的绝代风华少女,就那样冷冷的逼视着自己。从温柔,到温冷,继而再到惆怅,甚至绝情?

    刹那间,一股如馨是麝的暗香袭来,幽韵撩人。

    “我要!”仿佛情不自禁的一般,又仿佛晴天一个霹雳,猛然般的惊醒。兵哥突然霸道的回答着!

    “我要!”

    男子汉大丈夫,有需要就说出来,有什么大不了的,自己就是为了药丸而来的,难道说出来丢人吗。就算是丢人,那自己也拿到了药丸,总比到最后拿不到药丸,空手走出李家被人嘲笑更可怕吧!

    想明白了,也说出来了,而说出来了,更是释然了!

    “谢谢将军赏识!孙女全凭爷爷做主!”不想听到了如此的回答,李无双的脸上却是顿时一片羞红。她竟然急忙转身,向自己的爷爷道了一个万福,而后声音更加细小到差一点令人听不到的程度说道:“请将军稍作休息,我这就去为将军取来药丸!”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啊!我李博明已经是土埋到脖颈子的人了,想不到啊,竟然亲身见识到了一场李家传世的一段佳话!

    好好好!

    来来来,右兵啊,不必客气,请坐,秋菊,上茶!”

    “是,老爷!

    请老爷和少姑爷喝茶!”

    “噗!”刚刚端起茶杯,刚喝一口,不想猛听此言,徐右兵毫不客气的一口喷了!

    这丫的慌忙站起,急慌慌的问道:“你说啥,可别乱说话,这姑爷可不能乱叫!”

    “咋个就不能乱叫了,哼,你小子,真以为我李家的人是那么好欺负的是不,不信你当街出去访一访,哪怕就是他赵大炮,他赵誉刚今个在我门前坐着,见到了我家小孙女这般的问话,而你又答应了,你还敢赖账不成!”

    “这这这,这赖账?怎么一说?”

    “怎么一说?哼!你个浑小子,谁不知道我李博明家藏有一颗稀世药丸,不正如双儿说的,如果说千金难求的话,那更是万金不卖。但是自古我李家只有一条古训,那就是只有待字闺中的*,亲自答应送出去了,不管是药丸送给了谁,那谁就是我李家的新姑爷!

    哼,怎么的,感情是你认为我李家这门面还配不上你徐右兵,亦或是说我们李家不如他海总罗家不如他陆总赵家,又或是青屿的钱木槿?

    哼!

    徐右兵,你不要小瞧了我李博明,不仅仅我奉送药丸与你,我还可以现在就答应你,注资三百个亿与明珠动力华新能源集团,我李博明也要入股分成!”

    豁!

    简直是如同拨云见日,茅塞顿开。兵哥顿时瞪着一双灯笼一般的大眼睛,想不到一切的一切,自己的一切,从始至终,都在李家这个老爷子的算计之中啊!

    滴铃铃——

    一阵清脆的铃声响起,兵哥身上唯一的一部加密卫星电话实时叫响,接听,赵敏的声音怨恨无比的传来:

    “你就答应了吧,我和双儿本就是好姐妹,这都是你的情劫。都怨我,其实我是知道李家的规矩的,但是我不能说。我知道,说了你绝对不会来求这颗药丸。但是这颗药丸对你真的很重要,你如果不想早我们很多年就离开,让我们都守寡的话,那就收下这颗药丸,养好你的身子。还有收下无双妹妹,收下他的嫁妆!

    等等,不要发火,因为回头我会和你解释,好好的详细的解释!”

    “你,你——”

    不发火,说好了不发火,更不能在李博明的眼前对着电话发火。兵哥强势的克制着自己的情绪。这能不发火吗,这简直所有的人都明白,还就把自己个儿蒙在鼓里面啊!

    这不是玩人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