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见徐右兵竟然答应了李老的要求,赵敏只能是无奈的一笑:“李老爷子人很和蔼的,看被你说的,都龙潭虎穴了!”

    徐右兵一愣,他敏感地认为赵敏对李家还是很有感情的。但这并不是说赵敏就是喜欢李维康,只是因为小时候的情谊和心中一直念念不忘的情节所在吧。

    以前经常听赵敏说起燕京四大家族,姚家、赵家、任家以及排行最后的李家。姚家自不必说,赵家至始至终都和姚家鼎力相扶,始终站在一条直线上。而任家那几乎是和赵家水火不容针锋相对的,但这个针锋相对可不是人与人之间的针锋相对,也多是因为见地不和,意见不同所为。唯有李家,在这四大家族中却显得非常的低调,也仅仅是听说,甚至从未谋面。

    不想今天竟然要亲临李家,感受一下李氏大家族李老爷子的风采了。

    无奈的叹了口气,兵哥一招手,直接吩咐去李老爷子家拜会!而这一句听在刘大居长的眼中那简直不亚于天籁之音。他还想着要怎么收尾,不想这帮人竟然愿意登门道歉,那就省了自己不少心思了。但是看在宇文拓展的眼中却是认为兵哥没完了,打了人家小的还不算完,这都要打到人家家门口找人家老的算账了。

    是啊,敏儿受伤,到现在胸前还缠着厚厚的绷带,虽没出血,但是为了固定减少疼痛,看起来还是蛮触目惊心的。要是兵哥就这么算完了,那还真不是徐右兵的个性!

    不过车队行驶到李家门口的时候,在下车之际,赵敏却是执意要解开缠在她胸前的绷带。这让兵哥只能是暗暗的苦笑,本想利用一下赵敏,打打悲情牌,不想敏儿不给自己机会啊。

    “哎呀呀,快里面请,里面请,老爷子已经在客厅恭候多时了,只是半夜深寒,老爷子毕竟是年岁大了,我不能让老爷子出来迎接,还请你们几位多多包涵啊!”

    不想正在赵敏自顾自的解着绷带的时刻,李大秘书却是突然从门房处快速的跑了过来。他一眼就认出了这几位的来历,于是立刻欢迎着。

    抬眼望去,此人国字脸,浓眉大眼,一脸的严肃模样。戴着个金丝眼镜,又让他严肃中多出了一许书生之气,直和大学教授有的一比,颇具文雅。

    “哎呀,是小友们到了吗,快请进,快请进!”就在李大秘书急忙相迎之刻,不想大门竟然再一次被人推开,一名管家模样的人扶着一位老者,蹒跚迎出。

    “李爷爷,您怎么还亲自迎出门来了,您快别出来,深夜风寒,您慢点!”敏儿眼尖,急忙上前一把扶住了李老爷子,此刻竟然忘记了自己已经是解了一半的绷带。

    “是赵丫头,你爷爷还好吧,哎呀你这是,怎么还缠着绷带了。你这是?”李老爷子满脸笑意的看着赵敏,进而突然发现了解开了一半的绷带,于是立刻便把脸色拉了下去,大为严肃的问道。

    “啊,这个,李爷爷没事的,就是刚才不小心碰了一下子,120给缠的。已经没事了我也不疼了,所以我想解开!”赵敏情不自禁的吐了吐舌头,本想避讳这绷带一节,不想终究还是没能避开。这样缠着绷带来到李老爷子家里,就多少带有兴师问罪的意味了。

    “胡闹,受伤了就是受伤了,还敢私自请外国人做保镖,他以为都能瞒得过我吗!简直是胡闹,家门不幸啊!来来来,我的好孩子,快进去坐会,好好休息一会!你啊,亏得出身狼牙特训队,这要是普普通通没有经过摔打锤炼的身子骨,恐怕只这一下,你就受不了啊!

    哎,我真是不明白,我怎么就养了这么一个不知道进取,肆意妄为的东西。真是丢人现眼,丢人现眼啊!”

    “不,李爷爷,你别这样说他,这也不是他的错。有些事情也和我有关系,都是我不好,没有及时的打断他的想法!李爷爷,我来是向您道歉的。对了,他就是右兵,徐右兵!右兵,快叫李爷爷!”

    赵敏一转身,伸手便拉住了徐右兵,急忙为李老爷子介绍开了。

    “首长好!”徐右兵立刻双腿并拢,敬礼问好。

    “好。好,你就是徐右兵?真是人中之龙啊!年轻有为,虎虎生风。咋一见,颇有当年大将军横刀立马的威势!”

    “谢谢首长夸奖,这是我兄弟宇文拓展,就是他踢了你的孙子,不过我也动手了,还请首长原谅!”

    “哼!那个混账王八蛋,踢得好,不让他长点记性,真以为他能在整个京城横着走了。宇文拓展,年轻有为啊,少年便跟随着你祖父宇文老董事长打理你们家族公司的事物。听说在你十九岁的时候便硬是将公司的红利提升了十个百分点,不容易啊,真是商界奇才,传说中神话般的人物。

    哈哈哈,我老李头可真是三生有幸啊,今个真是蓬荜生辉,一下子能够迎到你们这些个人中翘楚登门,好好好,快请进,快请进来,让我们进去说!”

    一听此话,徐右兵心中一动,感情这李老爷子还算个明白事理,讲理之人。于是他立刻装着怕李老爷子走路不稳怕他摔倒了的样子,急忙上前扶住了李老爷子,便往里走。

    “老爷子,您慢点,这深更半夜的,真是打扰您了。都是我们小辈不好,不该惹您老人家动气!”

    其实这家伙却是暗中行气与自己的手掌心,一股内劲顺着李老爷子的手腕,暗自探下去顿时游走在李老爷子的七经八脉之中,仅仅是几十步路,快速的一周探测完毕,兵哥立刻就发现了李老爷子身体内的异样。

    心中一惊,让兵哥想不到的是这个老爷子还会功夫,并且层次还不低,自身已经练成了一种能够强身健体的真气流。感情这么多年来这老爷子就是因为有着这种真气流支撑着,要不恐怕就要卧床不起了。因为在老爷子的腰间,兵哥探测到一处巨大的暗伤,虽然已是陈旧之伤。但由于现在结缔重生,行气不畅,血脉不通,所以造成了李老腰痛腿拐的现状。

    这符合了中医所谓的通则不痛、不通则痛的硬道理。

    “怎么,小徐你还会疗伤疗病?”不想一时走神,他这一丝真气在李老的体内还没能抽回,立刻就被敏感的李老爷子感应到了。

    这一问立刻就让徐右兵感到尴尬无比,想着李老爷子是什么人,手底下掌握的大型医疗公司乃至三甲医院数不胜数,多如牛毛,仅仅是上市企业就达几十家之多。人家身体有什么不适,自己还能不知道,更何况老爷子还是个练家子,只这一点,就显得自己在人面前有了班门弄斧之嫌。

    更何况以自己在张院长那里学到的一点医学方面的皮毛之术,想要彻底的治好这样的顽疾,兵哥此刻觉得他也没有多少把握。

    “这个!李老爷子,我只是见你行走费劲,所以忍不住好奇,还请老爷子您原谅!”

    无奈的出声道歉,不想立刻就引得老爷子哈哈大笑:“坐坐,都别站着,小李啊,快去泡茶,把我最好的大龙袍拿出来,我要请这帮小家伙们好好的尝尝!”

    转头李老爷子突然认真的看着徐右兵,就那样目不转睛的打量着他。良久老爷子才是一声幽幽的长叹:“惠良玉后继有人啊,老张那家伙可真算是捡到宝啦!不错,不错,真不错!

    其实我这老伤,说起来还和老张头有点关系,想当初一战而起,我们被敌军包围,关键时刻我负责带领野战医院撤离。当时老张头正在给一名司令员做手术,那正是紧要关头,下不来啊!

    可是所有人马都准备妥当了,紧要物资也都装备齐全了,我只能下令先头医疗队先撤,我亲自带领着野战医院警卫连的战士为老张头守候在外面。

    可还不到半小时的时间,敌人已经攻上来了,而老张头的手术还需要二十分钟。于是我立刻带人冲了上去,愣是以一个连的兵力阻挡了他们将近一个营的冲锋。

    但小鬼子们装备精良,又有强大的火力掩护,所以最后我们还是不得不紧急撤退。而就在撤退的时候,我被一枚炮的碎片击中了后腰。

    但是更为可惜的是,你的师娘,不,你得干娘,就是惠良玉。她是一个很奇特的奇女子啊。她拥有着一身精湛的家传武功绝学,甚至是刀枪剑戟,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关键时刻就是她冲了出来,愣是把我背了回去。

    只是可惜,可惜啊,到最后我活了,你的师娘却身上多处中弹,最终抢救无效

    如果可以的话,我这颗九经淬体丸,我是再珍贵我也应该拿出来的,但是等我醒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来不及了!

    这终究,就是欠老张头的,就是欠你的!更是欠惠良玉的!我这条老命,都是惠良玉给的,我又有何资格再吝惜这颗药丸呢,来来来,你来看,今个我就把它送与你!”

    紧紧地拽着徐右兵的手,李老爷子直接将徐右兵拖向了内间!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