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刘居长焦急的询问着,这里的情况很糟糕,他甚至感到无法解决。而眼下,他唯一的期望就是李老爷子的出现。是你家孙子被人打了,我虽然在现场不错,但我也实在是无能为力。

    一个是京城李家,一个是京城赵家,还有一个华夏首富。哪怕他刘居长官居要职,此刻也感到棘手不已。

    “我知道了,你等我电话!记住,千万不要鲁莽,还有,小少爷怎么样了!”

    “李秘书,小少爷看样子没啥大问题,就是刚才被震晕了。我想一会就能醒过来。但以小少爷那脾气,我怕我怕!”

    “好,我知道了!”不想李大秘书没有做任何评判的挂了电话。只是一句知道了,随即便挂了电话。

    这可把刘居长急的团团转,虽然李维康已经被抬上了救护车,但自己说请这帮人回警局问话,那简直就像是没说一样,没有任何一个人搭理自己。他此刻只能是无奈的待在医院的走廊处进退不得,眼看着徐右兵和宇文拓展一伙已经从贵妃厅内走了出来,正要往外走,一时间更让他心焦不已。

    而正在他焦急不已,急的团团转的时刻,手中握着的电话终于是响了。

    慌忙接听,一个无比威严的声音便从话筒内传出:“我听说徐右兵在现场,你可以将电话给他!”

    “啊,是,是,李老,我这就叫他接电话!”

    “不是叫,是请,你们啊,哎!”

    “啊,是是是,我就是请,是请!”刘大居长慌忙向前一步,正好拦住了要往外走的徐右兵。

    “您好,这个请你接个电话可以吗,是李少家老爷子的!”

    “李老爷子的电话?”兵哥疑惑的询问了一句。华夏李家,他不甚熟悉,更没有过多的接触。只知道李家世代经商,多以医药生意为主。而到现在,华夏几大药业集团,那多半都是李家的产业。李家不仅仅以药业集团为主,更是主打*市场,现如今华夏百分之六十的*市场都被李家掌控着,可以说李家是华夏说一不二的药企龙头企业。

    轻轻地接过电话,徐右兵不能不卖李老爷子一个面子。因为即便是不认识,他也知道赵誉刚和李老爷子之间的关系。而像这种情况之下,宇文拓展踢晕了李维康,李老爷子没有下令立刻抓人,只是打来了电话,足以可见,李老爷子对自己有话说啊。

    “李老您好,我是徐右兵!今天我和朋友们都有些冲动了,还请老爷子您原谅!”面对李老,兵哥即便是再狂放自傲,他也知道李老不是一位寻常人,所以必须的礼貌还是要有的。而与李维康之间怎么闹都无所谓,完全可以解释为年轻人义气冲动的胡闹。但真要是牵扯到李家,那性质就变了,会立刻演变成大家族之间的纷争。

    “哼!冲动?何来冲动一说,你徐右兵那是将在外,军令有所不授啊!我小小李家,你如何会放在眼里!”

    嘶!

    本以为李老爷子是一个开明大气的人,本身又是做医药生意的,必是心平气和很注重养生的一位满脸精神矍铄的老爷子。他应该是非常融智,大气豪爽的一位老爷子,但怎么听这话的意思,完全是要问罪啊!

    哼!

    你李家就算是在华夏再牛13又如何,你以为我徐右兵真就怕了你姓李的吗!

    “呵呵,李老爷子,请恕我直言,事情发生的经过,我想您会知道的。但是在这里,我就不具体和你提了。我有朋友在,所以先告辞了!”兵哥顿时强势起来,话不投机半句多,你就算李老爷子又如何,老子爱接你的电话就听几句,不爱听直接挂了,你能奈我何!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妄,自大,一身虎气,简直是和传说中的一模一样啊!

    本以为敏儿跟着你,会受些委屈,现在我看来,这委屈是受定了吗!敏儿怎么说也是我看着长大的,我那不成器的小孙子成天围着赵敏的屁股转,没办法,谁让敏儿太优秀了呢。

    对于这些,我是知道的,甚至也劝过他,和他谈过。但是老了老了,年轻人都不喜欢再听老人的唠叨了!可是事情总需要解决吗,你说是吗!”

    不想兵哥刚刚想挂电话,李老却是话锋一转,直接和他拉起了家常。不仅如此,话里话外,兵哥瞬间就听出了李老爷子对自己的欣赏和对自己孙子的疼爱。但那却不是溺爱,完全是一个老人,对待自己孙子爱情所遭遇的逆境的一种疼惜。

    “这个!”兵哥刚想回话,不料又被李老爷子打断!

    “维康的小女友已经给我来过电话了,维康没事。你们啊,打打闹闹的都可以,但是有伤身子的事情那就过了。年轻的时候无所畏惧,甚至毫无感觉,但是只要步入中年,一身外伤到时候就会痛不欲生啊!

    我听说你可是我们华夏的狼王,国之守护者。右兵啊,你很出色,也很给赵誉刚争脸。我这里正好有些世代相传的老药,对老伤和暗伤终究还有些用处的。正好,你今个有时间吧,那可不可以来我李家坐坐,我想我的这些老药,也真正找到了它需要的人,终究还会发生些作用的吧!”

    老药材,徐右兵可是知道那些老药材的作用。而能被李老爷子称为老药材的,试想哪一件不是千年之宝。李家世代从医,甚至在前朝还是给皇家治病的,那从宫里面顺出来的好东西多了去了。所以一听这话,兵哥立刻就心痒难耐。

    老药材可不是轻易能够买到的,更是千金难求。正如李老爷子所说的,自己一身的伤痛,这些现在看来无所谓,要是到了中年,恐怕各种病痛全都会找上身啊。

    “怎么,我的千年老药材还打动不了你,那我说一物,想必你也听过吧!

    九经淬体丸!”

    “什么,九经淬体丸?”兵哥猛地就是一怔:“难道还真有这种药物?”

    “哈哈哈,想我也是七十多岁的人了,从来还没有骗过谁。九经淬体丸,正适合你的身体使用,那张老头难道没和你说过。

    据我所知,你练习的武功套路多出自少林,天下武功出少林吗。而九经淬体丸却正是少林和尚德江方丈亲自炼制的一味强身健体,洗身舒经脉的一味不外丹丸。这味药丸使用之后,立刻就能洗净人体的沉污,强身淬体,延年益寿啊。而练武的人使用的话,那必修补暗伤,使一身功力更加的精纯。”

    “哈哈哈,想不到李老爷子您还是个武术大家,只不过我现在很怀疑,你为什么要将这么好的药丸送给我呢?”兵哥很不客气的问出了他心中的疑惑。要知道自己可是刚刚把他的大宝贝孙子给砸晕了啊。这世界上还会有这么好的事情吗,以德报怨恐怕只在传说中吧。

    这老东西不会另有想法吧,他其实应该恨自己入骨。他不会是拿出了一枚毒药要毒死自己吧,那自己死翘翘了以后,他的孙子可就有机会追求赵敏了。

    我呸!

    兵哥在心中狠狠地唾弃了自己一句。真可谓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想那李老也是华夏大家,在华夏,在军中的地位超然,就连赵誉刚也是非常敬重李老的,自己私底下在心里这么腹诽一位老头,多少有些不地道啊。

    人家本来就是医道世家,有几枚药丸,也说得过去吧!

    “你啊你,爱要不要,不过机会只有一次,如果你想要的话,那就趁着我还没有后悔的时候,带着敏儿过来一趟!对了,还有你的好兄弟,那个宇文拓展。”

    “好,我去,又不是龙潭虎穴,我就去给您老人家请个安!”兵哥大气的决定了,去,为啥不去。管他李老爷子安得什么心思,还能吓到我徐右兵不成。

    “哈哈哈,好!”李老痛快的挂了电话,不过却是无比郁闷的一把将那已经打的发热的手机塞给了自己的秘书。

    什么东西,我老李要见的人,我还要低声下气的求着这家伙不说,还要送他东西、想那九经淬体丸,哪是那么轻易就能够送出去的好东西,甚至是李家世代相传的传家之宝啊。

    而不想,今个自己上赶着要送这小子,他还推三阻四的好不情愿!

    “上赶着不是买卖啊!”李老终于是疲惫不已的靠在座椅上,幽幽的发出了一声无奈的感叹:“维康怎么样了,伤的重吗?”

    “轻微脑震荡,ct和磁共振都做了,大夫说需要休养,现在苏子怡正陪着少爷。老爷,难道我们就这样放过他们?”

    “放过他们?终究是小孩子之间的打打闹闹而已!你啊,还是不懂,有些时候你的眼光要总揽全局,不要被一时一事的得失所迷惑。而现在,我让他来谈,你觉得我是在放过他们还是在赚便宜呢?”

    谈什么,李大秘书立刻回过神来。高,实在是高,李老爷子想不到这就要和他们谈合作的事情。而如此一来,这帮人本就理亏的情况之下,试想怎么会拒绝李老爷子提出一切苛刻的条件呢。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