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宇文拓展说的霸气无比,这才是一个真正有实力,有身份,有地位,至臻男人的霸道之气!

    他背负着双手,完全没将李维康放在眼里,甚至是从鼻翼中发出一声冷哼,如看蝼蚁一般的怒哼出声。

    宇文拓展,是一个非常有素质的富家公子。他从小接受到的就是专为他精心制作的素质教育和富家礼仪教育。所以他在人前显得非常的低调,从不会像李维康那样的目中无人,高傲自大。

    而这正是深藏不漏,大富之家对子女严格教育的模式下,所培养出来的另一种淡定与自信。

    也就是说,无事时他们看起来就和普普通通的人一样,甚至没有什么特别出彩的地方。待人接物随和大气,看起来无比的平易近人。这样才有利于他们与集团的工作人员们打成一片,有利于他们在自己的员工中获取到最高的拥护和爱戴。

    但是,别惹我,惹火了我,谁都无法平息我的怒火!

    “哼!自不量力!”一听这话,李维康是彻底的怒了。他李维康是何许人,京城四少之一。平时没事的时候一股狂到无边了的傲慢都挂在脸上,更何况还是在这种被人极度不屑与讥讽的程度之下!

    这家伙自持身价高贵,往往是不将任何人放在眼里,不仅如此更持他李家家财万贯,于是就更加的促使了他高傲自大的内心。可不想这个宇文拓展太不给自己面子了,这明显是没将他李维康放在眼里。就凭他一个明珠来的小人物,也配和自己比试吗?

    不,他还是为了替别人,才硬要出手!

    你这是完全没有将我,将我们李家放在眼里啊!

    再次看了一眼的宇文拓展,李维康更是心头怒气大盛!

    “你不就是港城地产界大亨的儿子吗,你还知道你自己现在身在何处吗,你这简直就是找死!”李维康猛地一声大喝,抬脚就踢!

    老子说不过你,我踢死你!

    咋看这一脚,还真是威势惊人,的确有点跆拳道的架势,现行社会上到处都流行有健身俱乐部,跆拳道馆。也不知道到从什么时候开始,华夏突然盛行起来了一股股强身健体的雄风。

    而莫名其妙的,却是很少有人再去遵循老祖宗们留下来的那些太极推手等健身强体的招式心法,转而全都随大流的学起了跆拳道。

    呵呵,大街小巷,随处可以见到就如雨后春笋一般涌出来的跆拳道馆。里面一个个武术教练那都是腰间捆黑带子级别的。也不知道他们在腰间绑个黑带干什么用,难道是为了把裤子系牢固点。

    大厅的海报和宣传照片上,不是与这位跆拳道大师的合影就是与全国乃至世界跆拳道冠亚军的合影。要不就大肆宣传,自己师从某某某,多了一些阿嘎西和思密达!

    不过看招式,李维康这一脚踢出去的确是有些架势。毕竟他是个富二代,就算去武馆学习,重金砸进去的话,也会找到一个真实的带黑布条的教练,看在钱的面子上好好地教他。

    所以他这一脚踢出去,帅气逼人,形体动作行云流水,一看没少练过。甚至加上先前的助跑动作,这一脚下去的话直接就能踢断普通家庭买来用作装修房屋后剩下的细木工板!

    “公子,小心!”

    嗖!

    还没等李维康一脚踢完,不想他的脸上瞬间便感觉到了一种隐隐的刺痛!

    “你踏马的偷袭!我踢死你!”

    嗖!

    一个垫步躲开了迎面扑来的劲风,再次一脚踢出去,李维康收起了右脚。以右脚为重心,作为支撑,左脚迅速的回旋出击,以二百七十度的大回旋,就像是神龙摆尾一般的直踢——快速踢向了宇文拓展身前那名保镖的面门。

    “有两下子!”兵哥微微一笑,转头对着赵敏轻轻地评论着。

    “他啊,从小就这样,狂的都无边了。但是他认准了的事情,却是非常上心,做不好饭都不会吃。我想这跆拳道,他最少练习了能有三五年多的时间了,要不怎么能够躲开小虎的一脚呢!”赵敏解释着,但是却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早就看出来了,小虎的不简单。其实身为宇文拓展的贴身保镖,又怎么会一脚反击之下,踢不中只会花拳绣腿的李维康呢。

    “你不会是在担心他吧!你放心,小虎才没那么傻。没有宇文拓展发话,他是不会伤到他的!怎么说他也是个京城大少不是,宇文拓展人家是真正的商人,商人逐利,虽然已经和这家伙交恶,但是以拓展的性格,绝对不会不留余地!”

    兵哥解释着赵敏的担心,无怪乎赵敏这么重视这个小子。其实看起来他到是蛮帅的,还很有型。从小就对赵敏言听计从,要不是因为自己,说不定这家伙还在死缠烂打。

    呵呵,但是他是真的不了解赵敏,就他这个模样,敏儿怎会喜欢他呢!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在想,小虎怎么接这一脚。要是不闪不避的话,准被踢到。疼我想到能忍受,但是被踢中却会丢面子!

    他要是不想丢面子,最好的办法就是躲开。但是看拓展的样子,绝没有要让开的意思,那小虎绝不会舍弃了拓展而自行躲开,你说呢?”敏儿奇怪的和徐右兵讨论着两人的招式。人家在前面都动手了,可笑这两个竟然像个品评家一般的在后面一招一式的评论开了,还真是一对奇葩大活宝,那生怕是打得不够热闹一般!

    “你啊,还是不了解拓展!因为他虽然是商人,虽然逐利,但他首先是我的朋友!”

    兵哥突然霸气的哈哈大笑,因为在说话间,就见宇文拓展一把将挡在他身前的小虎推了开来,紧接着一伸手快如旋风一般的,竟然精准的抓住了李维康的脚腕。随后一耸一带,就见李维康顿时就像个乱西瓜一般的被宇文拓展甩了出去,是吧唧一声脸朝下直接摔了个狗啃泥!

    这一招快如闪电,又如拂袖逐蝇一般的潇洒自如。整个屋内的人立刻就看得呆了。那堪堪的轻轻一拂,却不想竟有这么大的威力,能将人甩出去七尺开外。

    “你敢打我,你敢”李维康摔得半边脸顿时肿了起来,这家伙吼了一半,便觉得自己的右脸火辣辣的疼!

    精瓷地面啊,自己就像被人摔个乱冬瓜一般的吧唧摔倒在地,摔得他整个脑袋都晕沉沉的,头晕眼花!

    “打你,又如何,你不服可以起来,我们再来!”

    “我弄死你!我一定要弄死你!”转身跳起。高傲自大的李维康什么时候遭受到这种侮辱。这不仅仅是对他的直接攻击,更是对他人格的侮辱。想他京城李大少被人像摔个烂冬瓜一般的摔倒在地,以后他哪还有颜面出去见人。

    啪啪啪,一连几个回旋踢。李维康强势的爆发,他拼了,他愣是拼死也要找回面子。什么破绽不破绽的,什么击技技能都去你娘的吧,老子我今天要不踢死你,将你也踢倒在地,摔个狗吃屎,我李维康誓不为人!

    呼呼呼,大声的喘着气,李维康这一气之下竟然连续的踢出去了二三十脚。但是令人非常遗憾的是,他竟没有一脚能够踢中宇文拓展。而反观他身前的宇文拓展却是淡定的站在那里。对,就是站在那里,人家只是伸出了一只手,随意的拂来拂去的,竟如驱赶一只完全不知道疲倦,没头没脑的苍蝇一般的,满脸尽是一股非常鄙夷的厌恶之色。

    “看什么看,你玩够了没有!你不累,老子还烦呢!”再次轻轻地一手挥出,顿时就如一股股排山倒海之力传来了一般的,瞬间朝李维康扑来。

    李维康莫名的心中一沉,一种非常可怕的直觉使他第一时间意识到了危险的到来,但却为时已晚,他竟再次被一股大力直接推开三四米远的位置之处,竟然一下子撞到了屋内的墙壁之上,噗通一声直直的坐到了地上!

    “我踏马的杀了你!”猛地再次从墙角处爬起来,李维康整个身子都弓成了弓形,这家伙完全就是不要命了一般的朝宇文拓展撞来。他竟然要撞死宇文拓展!

    “你真是个奇葩!你还是躺在地上好好的休息一下吧!”避无可避,避开了自己身后就是大圆桌。避开的话这家伙非一头拱到大圆桌沿上去不可。那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家伙全力的一撞之下,不死必伤啊!

    宇文拓展话音未落,一袖之威已然拂出。这一袖,内含乾坤扭转之力,看似慢悠悠的,其实内中聚集的都是宇文拓展从小到大二十几年来练习太极推手的精华所在!所以提前打了出去,就如同一股强大的气旋一般的,立刻便命中了全力一撞之下的李维康!

    “去睡会吧,你喝多了!”招式用闭,宇文拓展立刻再次将自己的双手背负到了身后,依旧完全若无其事的注视着还真倒地不起的李维康。

    不过这一招到吓坏了现场中的一个人,他立刻大声惊叫起来,转眼间便跑到了躺在地上的李维康身前,轻轻地摇晃着李维康的胳膊,大声的叫着:

    “李少,李少,李少您怎么样了,李少你快醒醒啊,我是刘居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