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女人是市立医院急诊科的孟雨菲,和季晓佳是医科大的校友,但所学的却是临床医学,要比小佳高一级,因为都是京城人,所以早就熟悉。

    听季晓佳这样说,孟雨菲狠狠地瞪了李维康一眼,再也不理这个无理的混蛋,直接就向赵敏走去。

    “还好,没有被打断胸骨,我说这些人可真狠,怎么什么地方都能下得去手呢,真是一群流氓!”快速的为赵敏检查了一番,确认并无大碍,心直口快的孟雨菲直接下了初步的诊断:

    肌肉挫伤,心肺受震需要调养。好在骨头没事,不过具体还需要到医院拍个片看看,才能最终确诊。

    她可不知道赵敏是狼牙特战队的一名女队员,这么温柔的女孩被欺负了,在孟雨菲看来简直是不可理喻。真不知道谁是那个流氓,这要一不小心再往上点,那可就打着了双峰了。后果不可想象。

    而此刻兵哥也过来扶着赵敏,好在没有大碍,但是也让兵哥惭愧和心疼不已。想想刚才就那样放走了几名格鲁乌的特战队员,兵哥此刻又有些后悔。敢伤赵敏,非得打断他们的腿不说。

    “敏儿,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更不应该放他们走!”

    聪明的赵敏立刻就明白了徐右兵的意思,赶紧摇头:“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兵哥,他们走了就走了,我没有大碍,我们回去吧!”

    正说着,呼啦啦屋内又冲进来一群人,这帮家伙全身武装的,各个威武不凡,一看竟然是迟到的敬务人员:

    “都不许动,谁报的敬,谁在打架!李少,怎么是您啊?”

    “哎呀赵队长,你们可算是来了,就是他们,这帮混蛋,你看把我这遭际的,是乱七八糟啊。他们吃饭不给钱不说,还砸东西伤人,打跑了我的几名保安不说,是连我也要打啊!

    不过幸好,你们来的还算是及时,你把他们都给我抓起来,回头我请你们吃饭!”

    “啊,咳咳!抓起来是应该的,敢在公众场所无视法律,随便闹事,那就该抓,不过请我们吃饭就不必了,秉公执法可是我们身为敬务人员应该做的工作!”赵队长脸一板,立刻就换了颜面,转头立马怒视着徐右兵,狠狠地瞪着。

    “就是你,带头闹事打人不说,吃饭还不给钱是不,来啊,给我抓起来,全部带回去接受处理!”

    说完,赵队长简直是不顾及任何人的目光转头看着李维康,那模样完全是讨好式的询问着,你看我办的地道不,绝对按照您的指示办理。

    “哈哈哈,对,就是他,赵队长火眼金睛,简直是狄大人在世!一眼就看到了犯罪分子!”说着话李维康非常嚣张的走到了徐右兵的身前,甚至这家伙此刻是无比强势的伸出了手,指着徐右兵的鼻子说道:

    “你踏马的以为你是谁,不就是能打吗,不就是个兵蛋子吗,和我争女人,你也配!你有我有钱吗,你有我李家有势力吗?我随便伸伸手就能捏死你,你信不,你就算再能打又如何,我看进去了你还能怎么办!

    老子踏马的今个就玩死你,哪怕你的长官去要人,没我点头我看谁敢放人!还有,你不是能打吗,您能打出敬查局吗,你不是强势吗,我就看看就究竟哪里比我拽!”

    嘎巴一声脆响!

    真是该出手时就出手!

    这个混蛋一开始就在算计赵敏不说,现在还敢指着自己的鼻子作死。

    这让兵哥很不爽,所以只是一伸手,顿时就扭断了李少的手指头。

    兵哥不是不能忍,但是敢挑衅自己的威严、敢算计自己的女人的那就是触及了兵哥最低的底线。刚才他就感到愧疚,忘记了留下格鲁乌情报特战队那几名队员的一条腿。

    可不想现在偏偏又出现了一个替死鬼,那就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事情了。

    “啊!”一声惨叫,犹如杀猪!

    这可把赵队长吓了一跳,什么人,这大胆,敢在自己的面前直接扭断了李家李大少李维康的手指头,这可是惊天大案啊!

    乖乖,这要是处理不好,今个自己头顶的帽子可就不保了。想想李家李老爷子那个强势的护犊子的劲头,赵队长当时脑门子上的汗就下来了!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你们不是医生吗,快救人啊!快!

    还有你们,她妈的,都踏马傻啦,把他给老子我抓起来,拧上,上背拷!”

    “我看谁敢!”兵哥还没说话,赵敏顿时火了,一步上前,直接对着李维康就是一脚。

    “你纯属作死,恐怕就是你爷爷都救不了你!李维康,你还不赶紧带着你的狗腿子给我滚!别让我赵敏再看见你。我认你是我的弟弟,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从今以后,你我之间的一切情份恩断义绝,以后见面,互不相识!”

    “你踏马的狗腿子骂谁呢,你一个女人说话怎么这么难听,你还敢在我面前行凶打人,一块都给我抓抓了!哎吆卧槽!”

    轰!

    噗通一声闷响,赵队长横着就趴地上了。本来他还想耍耍他的官威,被赵敏说成是狗腿子他非常的气恼,不成想这个强势的女人不仅仅连自己都骂了不说,也敢打人,就令他更不爽了。刚想招呼着过来抓人,眼神一闪,自己竟然飞了出去。

    卧槽!

    一阵钻心的痛,好像全身都散了架一般的疼!

    他知道自己竟被人一脚给踢飞了,当场摔了个大仰趴!

    “信不信老子把你抓起来扒了你的皮!李少,你就这样看着吗?”赵队长狂叫着,他歇斯底里的狂叫着。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这么丢人现眼过。

    从来没有,从来没有吃这么大的亏!

    这简直是他从敬以来遭受过的最大的耻辱,身为京畿队长他肩负要职,只认手中掌控着巨大的权利。在京城这一亩三分地里,哪怕就是京畿大员们都要给他赵队长三分面子。

    而自己是来帮助李少铲事的,如今被打,他立刻就意识到了对方身份的不凡,于是立刻就把李少推到了前面挡身。

    有李少出面,李家出面,在京城还有摆不平的事情吗,哼!就连自己被打,也要找回来!

    摸着刚刚被一名医师用夹具强行固定住了的食指。李少愤怒的再次伸手指向了徐右兵,可是他就像是被蝎子蛰了一下的一般,一遇到徐右兵那强势几乎能够杀人的眼神,这家伙立刻蔫了,又迅速的将自己的手掩到了背后。

    妈妈那个蛋的,可不能指着他,要再被掰断了,自己上哪哭去!

    但自己明显比他强,他就是个莽夫,并且还是靠着赵敏上位的莽夫!于是他尽量避开徐右兵那几乎能够杀人的目光,用怨毒的眼神看着徐右兵的手,(他不敢看兵哥的脸,怕挨打啊!看手可以第一时间知道兵哥想要动手的迹象,容易躲避!)

    他疯狂地,霸道的,又是极度愤怒的咬牙切齿的骂道:“你还敢打人,还敢袭敬!徐右兵,别说我瞧不起你,你踏马就是个莽夫!你能打又怎么样,还不是因为你睡了敏儿。你他妈的要是个男人,有种你就别靠着赵敏为你撑腰!

    就你这样的人也配做个男人,还要女人帮你出头!怎么了,怕了,有种你跟着我回敬局把事情说清楚,我看你那时候怎么玩!你也别靠着赵敏,我也不靠着我家老爷子,我看我们谁先出来!”

    “李维康,你这是作死,我说了,让你滚,不要激怒他,他,你惹不起!”赵敏再次愤怒的出声,其实敏儿是一个非常恋旧的女人,特别是对本就不多的少年情怀,年少时候的朋友,敏儿非常的珍惜。

    更何况不管李维康坏不坏,但是他一直都是维护着自己的,想想小时候他屁颠屁颠的跟在自己屁股后面大献殷勤的模样,赵敏还是隐隐有些不舍。尽管长大了他实在是变坏了。但是在赵敏看来,他这样的二代也还算是好的了,最起码他没别人那么坏。

    所以她怒斥李维康,其实多有让他赶紧滚的意思。她不想李维康惹到徐右兵,更不想徐右兵暴揍李维康一顿。

    “赵敏,你踏马的给我闭嘴,妄我一直喜欢你!你也别惹我,不要以为你们赵家很牛逼的样子,我李家依旧不怕你!你妄图我对你那么好,小时候什么都听你的!不过今个我和他之间的恩怨是解不开了,老子就要特么的玩死他!”

    “哦,好像你很厉害的样子,不过去警局我没心情,这样吧,除了打架或是去警局说清楚之外,你可以另外选一种方式打败我,我现在给你机会,你可以选择!

    但是你要是再敢对敏儿不尊敬的话,信不信我现在就捏死你,喏,就像打趴下你这个狗奴才一样的,我也让你趴在我的面前!”

    霸气,仅仅是一句威胁,顿时就让赵队长带来的那些敬员们立刻看出了一点门道。

    卧槽,感情这是一大滩浑水啊,哪是自己这些小敬员们能够处理得了的事情。什么李家赵家的都出来了,赵家还不知道是谁,但是李家他们可都清楚着呢,因为李家大少就在眼前啊。

    不过听话听音,好像李家大少对这个赵家颇为忌惮啊,那不是说李家不如赵家?卧槽,这样的大家,比李家还要牛逼的赵家不要说他们不敢惹,就是他们的队长,乃至队长上面的大头恐怕也惹不起啊!

    得了,先看看他们怎么斗再说吧,可别轻易上去找死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