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的,几十年前,华夏军人就以钢铁般的意志,将**人驱逐出了自己的领土。而**人就是败在了那种钢铁的意志之下。

    这就是东方不败的神话,这就是华夏的军魂!

    而今天,不想格鲁乌情报特战队的战熊再次的败在了华夏狼王的手里面,这几乎让罗恩洛奇斯夫上将再次失去了信心,失去了对华夏蠢蠢欲动的信心。

    华夏狼牙,是不可战胜的,这不仅仅是个人的意志力,这更代表着华夏整个战队的意志力!华夏整个战队,拥有这样非凡的意志力的,可不仅仅是一个狼王的存在,因为哪怕是一名小小的士兵,都有着这样坚强的意志力。这让罗恩洛奇斯夫上将感到非常的头痛与无奈,因为这简直是不争的事实。

    而此时,赵誉刚终于是端起了自己的茶杯,只是在他即将要喝水的一刹那间,他突然略有心思的说道:

    “解除对这家伙的一切没必要的监视!这个狂妄的小子是不会背叛祖国的!我以前对他太严厉的,把他踢出了狼牙其实是我的错误决定!”

    “首长!您!怎么能这么说,毕竟他也违背了纪律不是吗!”魏长义赶紧接下了赵誉刚的话。

    “不,错了就是错了,他是因为敏儿才被我踢出去的,这个混蛋,不过最终还是没有给我丢脸,没有给赵家丢脸。即便他在卡拉哈迪,他也是名华夏人吗!你担心什么,没什么可以担心的!

    他是一名真正的狼王,真正的狼王是可以直面面对任何挑战的。我认为他已经成熟了,完全有能力自己面对一切!

    他有着和我们年轻时期一样的秉性,有着我们华夏军人致死也不会退缩的秉性!长义啊,立华啊,你们两个就有这样的秉性,我看人一直都是很准的,其实这就是我们的军魂,我们华夏永不言败的军魂!”

    而此刻,面对一刀刺来,兵哥终于是双眼微微的眯了起来,他强悍的一声大吼,毫不犹豫的咬紧了牙齿,拽紧了拳头,猛地一聚全身的力气,对着战熊锋利的战刀就是一拳击出。

    噗!

    仿佛是有一种无限的气流包裹住了兵哥铁钵一般的拳头,这一拳挥出,正中战刀。但是让所有人惊骇不已的是,战刀却并没能刺穿兵哥的拳头,竟然被兵哥一拳砸断了!

    “这怎么可能!这绝不可能!”罗恩洛奇斯夫上将最终惊叫出声!

    不仅仅是他,就连此刻**国办公室内的将官们俱都惊叫出声!

    这简直太神奇了,太不可思议了!

    那把战刀不仅仅没能刺穿兵哥的拳头不说,竟然被徐右兵一拳砸断了。精钢打造的战刀一断为二,剩下的刀柄竟然直接穿透了战熊的左手,令战熊手骨尽断,骨头茬子直接透出了手掌肌肤,惨不忍睹。

    “你,你竟然会真功夫,华夏传说中的内劲!我败了,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我很好奇你使用的是什么功夫,能够告知吗?”强忍着疼痛,战熊不仅仅没有表现出来任何失败的模样,却是一脸谦逊的承认了失败。

    他大意了,本以为他就是一名普通的狼王,但不想他还是一名华夏武者。是啊,就像自己一样,自己这名格鲁乌的队长又何其是一名寻常人,其实也是凭借着基因药水练就了一身奇异忍耐力的战熊啊!

    “可以,我可以告诉你,这种功夫其实很简单,我们华夏街头小巷会的人多得是,他就是常常会在我们街头小巷看到的真功夫,金钟罩铁布衫!”

    “你是说就像是那种街头蒙人的表演,什么胸口碎大石,标枪刺咽喉吗?我不信,那都是假的,那都是街头耍把式的艺人们骗人的!”

    “骗人的?即便是骗人也需要本身拥有真实的能力!战熊,其实你也很不错,我低估了你的实力!”兵哥最终还是夸奖了战熊一句,这个家伙实力的强悍,其实已经胜过了山姆国三角洲部队的那些人。还有他是第一个让兵哥废了这么多力气才打败了的对手。

    兵哥对拥有真实能力的人都是极为敬重的,他要比山姆国那些特殊部门的家伙们要强悍得多!

    不想战熊一阵沉默,他最终叹息一声,竟然接过了兵哥递给他的一件外衣,飞快的在自己的手掌上缠绕着,包裹着他的伤势。

    “总有一天,我还要找个机会和你进行对决!希望到时候你能给我一个机会!”战熊抬起了头,双眼露出了炙热的光芒!

    “我答应你,只要我没死,你随时都可以来向我挑战!这是你的权利,只要你自己愿意,我不能阻止!”

    兵哥豪爽的答应了,给人一个挑战自己的机会,那不是建立了敌对的关系,其实就是一种契约,相互间切磋的契约!这是武道精神!因为下一次的切磋,将会不牵扯任何利益的关系,只是两人武技之间的相互较量。

    这个请求不需要拒绝!因为没有任何理由可以拒绝!

    当一个人站立到了峰顶,就不能拒绝任何人再次想要登顶的决心。因为这个峰顶属于你占据的,却并不代表他就是你的。它属于自然界的,更属于有任何想要登顶之人的。

    即便你认为它属于你的,也只是暂时被你占据的!

    这个道理是显而易见的!

    “我还有个问题,但是你可以拒绝回答我!我只是猜想!”战熊再次目光灼灼的盯着徐右兵。

    “你说!”兵哥再次大方的向他表漏出了询问的模样。

    “先前那些轰动的事件,都是你所为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兵哥仰天大笑,这个可不能轻易地承认,如果承认了,在这种状况之下,那简直就是向全世界宣布,与全世界为敌。踏平托马丁家族,颠覆了费列罗海岛,闹得山姆国鸡犬不宁。

    直到现在,自己手里还拽着罗斯才尔德家族的第四代继承人梅耶依琳小姐在卡拉哈迪做客,这些可不能说出去,更不是说出去的时候。

    做人要低调,低调是本份!

    “我明白了!狼王,告辞!”战熊艰难的转身,一招手,这才召回了那些全身是伤,仅仅被徐右兵一个人打的到现在几乎还不能动的四名队员。

    等四人相互扶持着艰难的聚集到了一处,战熊这才对还趴在桌子底下的李维康说道:

    “对不起李少,我们输了,我们没有能力保护你,请你原谅,但是我相信,他是不会伤害你的!就此告辞!”

    “喂喂喂,你们可不能走啊,不能把我丢在这里,我会被这家伙搞死的!我们是有合同的,你们必须要把我安全的带出去!”李维康惊叫出声,此刻早没了夜御数女的渴望,更不敢再对赵敏以及那两位美女动什么邪恶的念头了。

    妈妈个蛋的,你们就这样把老子给丢在了这里,我还不被这个魔鬼撕了?

    “不会的,请你相信我,狼王不是那样的人!不过李少,请你记住,做人不能太不是人!”使用着生硬的华夏语,和李少告别,战熊再次对徐右兵一拱手,转身就走。

    “卧槽,就你妈这样的也配给人做保镖!”李维康彻底的傻眼了。他被自己的保镖们给抛弃了,这简直就是他做梦都不敢想象的事情!而这个,一直都被他瞧不起的兵蛋子,怎么实力就这么强呢?

    乌拉乌拉乌拉

    直到这时,外面才传来了一阵救护车的鸣叫声,噪杂的脚步声急促的传来,几名身穿着白大褂胸前显示为市立医院的大夫们才慌忙走了进来。

    “谁打的电话,有人受伤了吗?”

    “我,我,我受伤了,我要去医院!”不想李维康赶紧快一步跑到了最前面,他一下就坐到了两名小护士抬着的担架上,这一屁股坐上去,直接就把担架给坐地上去了,愣是让他摔了个屁股墩。

    “卧槽尼玛的,你们两个连担架都抬不住,还怎么救人,就这样你们还来干什么,是来作死的吗?”

    “你还要不要脸,你好好的又没有受伤,一来就蹦到我们的担架上,你也得让我们放下担架啊,你这楞往上坐,谁也没个心理准备不是!不摔你摔谁!”刚进门的一名女大夫立刻就看不下去了,这女大夫顿时绷起了脸,严肃的斥责着李维康无理的做法。

    “哎吆卧槽,你说谁呢,你是干什么的,你踏马以为你是个大夫我就怕了你了,你怎么就知道我没受伤,我就是没受伤也被你们摔伤了,不行我骨头断了,你们赶紧把我送医院,我要做全身的检查!”

    还真是个奇葩,碰瓷都碰到担架上来了!这名女大夫立刻瞪起了她一双非常好看的大眼睛,刚想再次训斥李维康不要脸的做法,突然间就被一个非常好听的声音叫住了!

    “雨菲姐,今晚你值班?他没事,他就是个疯狗,你不用理他,雨霏姐是我这位姐姐受伤了,你们快过来扶我姐姐去你们医院看看,电话是我打的!”

    “季晓佳,怎么会是你,你怎么在这里,我听说你被分配到峻山疗养院了,一直没见面,是真的吗!我们毕业后就再也没见过,你不是说要考医师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