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柏拉图斯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他甚至认为徐右兵完了。对方这一踢凌厉至极,徐右兵非死即伤!

    而他如果败了,那就注定华夏对卡拉哈迪的援助会受到**国严重的阻扰,也就等于只能漠视山姆国对卡拉哈迪的封锁。

    是的,现场就连魏长义和邓立华也禁不住再次握住了拳头,他们都明白徐右兵战败的结果是什么,那不仅仅是卡拉哈迪的事情,甚至是华夏与**国之间的事情。

    而此刻,罗恩洛奇斯夫上将的办公室内一片叫好之声,罗恩洛奇斯夫上将一拳砸在了他的办公台上,就像是擂起了进攻的战鼓,顿时惹得一阵群情激荡。他手下的将官们已经是大声的叫嚷了起来,仿佛已经见到了徐右兵被战熊一脚踢死了的后果。

    而被踢死,这怎么可能,要知道兵哥可是华夏国最勇猛的一位狼王。他更是拥有着一身刀枪不入的铁布衫神功。只是在此刻他不能使用少林狮子吼,如果可能的话战熊怎么还会活蹦乱跳的在兵哥面前挑衅!

    所以这一踢在兵哥看来完全为之不屑一顾。

    “这算是什么,你在给爷爷我挠痒痒吗!来吧,孙子,我们继续!”

    惊呆了,兵哥的霸气与强势,再一次惊呆了所有的人,不仅仅是华夏狼牙作训基地办公室内的所有人,就连柏拉图斯也忍不住再次对徐右兵刮目相看。这还是个人吗,他竟然能够毫不在意这凌厉的一踢。这一脚要是踢在了平常人的胸口,绝对会立刻震碎胸腔而死。

    而更让罗恩洛奇斯夫上将惊诧的是,徐右兵在硬挺着挨了这一脚之后不仅仅毫无受伤的痕迹,还借势冲了上去,再次挥拳向战熊击去。

    哐、哐哐哐

    战熊一踢之下站立不稳,刚想收势,不想兵哥的一拳已到。他突然脸色大变,世界上还有如此强悍的人吗?

    他不仅仅能够生生的抗住自己这凌厉的一踢不说,还没有后退一步,甚至当场反击。这不可能,绝不可能,因为即便是他不受伤,也会被自己踢飞,怎么还会依然不动,当场反击呢?

    是的,而现实就是这样的,由不得战熊不相信。那一脚虽然是踢中了,但他却仿佛踢到了铁板之上。巨大的反击之力却将他自己震开,哐哐哐让他忍不住连续向后退了数十步不说,紧接着对方便毫不留情的展开了反击。

    一拳,两拳,三拳

    一拳比一拳狠辣,一拳比一拳凌厉。

    “找死!”战熊几乎被激怒了,被迫格挡让他显得非常的狼狈,这完全不是格鲁乌特战情报队一队之长的作风。被人逼迫着打,这让他感觉非常的憋屈不说,现在还非常的无奈。

    因为这家伙出拳的速度简直是太快了,招招如电不说,每一拳都带着无比凌厉的霸气。如不格挡,被他击中,后果就是筋断骨折。

    “来吧,来吧小子!”战熊咬着牙,疯了一般的举拳相迎。我踢不死你,我也要用拳头砸死你,我就不信你身体是钢铁做的那么的结实,来吧,那就让我们以硬碰硬,看看最终是谁的拳头硬。

    真不愧为格鲁乌情报特战队的队长,在避无可避的紧急情况之下,战熊是应咬着牙迎战。

    嘭嘭嘭,又是连续的几声闷响,战熊就觉得自己的手像是被车轮碾过了一般的巨痛,紧接着刹那间便没了感觉。而在他加大了力气,再次以全神之力和徐右兵硬拼了一拳之后,想不到立刻就被兵哥一拳击飞,竟然倒退着一个后滚翻被强势的击倒在地。

    哗啦啦,身后是一连串桌椅被撞翻了的声音。

    战熊郁闷的吐了一口血,这才艰难的爬起来,但就在他一眼扫中了自己的右手之后,他立刻倒吸一口凉气。

    “我的手!我的手!我要杀了你!”

    满眼通红,就像是完全被激怒了的一头棕熊。因为战熊的右手竟然皮肤裂开,果露出来森森的白骨。

    这怎么可能,要知道自己刚才可是注射了变异基因针剂啊!强大的变异基因针剂不仅仅让他痛觉减轻,按理说身体肌肉已经强化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怎么还能被砸碎!

    不可能,这绝不可能!

    战熊情不自禁的吼叫着,情况完全的反了过来,按理说出现了这种情况的应该是自己的对手才对,自己强大的能力应该把那个小子砸的支离破碎、体无完肤才对,怎么会反了过来!

    “孙子,等什么,来吧!我们继续!”猛的向前几步蹿出,兵哥不再给战熊任何反应的机会,又是一脚直直的踢出!

    “你找死!”来不及躲避,战熊直直的一脚踢出,硬生相抗、

    哐,就像是两个沉重的粗木头桩子相撞一般的闷响,力道凶猛结实。但是却没有任何人后退,两人脸上都漏出来震撼的表情,甚至同时出脚,再次撞击在了一起。

    不信服,不屈服,即便是明知道疼痛不已,也要硬生的相撞。没有什么技巧,也不需要什么技巧。在这狭小的贵妃厅内,只能进行双方真实实力的对决。

    痛,以肉相搏,还都是小腿互相撞击,真的很痛。痛彻心扉,痛到骨髓。但他们仿佛毫不在乎,依旧狂踢不已。谁也没有退却,谁也不能退却,因为退无可退!

    兵哥知道,直到这时候还没来人,没有任何人出现这说明了一个很真实的问题,这里的一切,发生的一切早已有人关注着。但是他们不能出现,不能干预。那因为自己本身就是狼王,处理这样的事情就是自己的职责所在。

    妈的,这帮混蛋!

    兵哥在心中怒骂着,他感觉自己又被人玩了一次。他强忍着,即便是自己拥有着铁布衫神功无敌,但也是强忍着疼得厉害。

    而反观战熊比自己更惨,因为一次次毫不犹豫的撞击,两人小腿处的裤腿已经撞破,被军靴剐蹭撕扯之下就像是被狗牙咬的一样参差不齐。甚至战熊的小腿已经血肉模糊,已经露出了森森的白骨,他要比自己更惨。

    但两人谁也没有收脚,依旧狂踢不已!他们此刻已经不是在比试自己的战术了,而比试的更是各自之间的耐力。是的,华夏军人以耐力著称,耐力和意志的对决永远都是华夏的强项!

    哐哐哐,不断地撞击声响犹如闷棍相击,直震人心。赵敏痛切心扉,她瞪大了眼睛痛苦的嚎叫着。

    那是小腿,不是棍子,恐怕就是一根粗木棍,也架不住这样的撞击。更何况有血有肉的人腿。

    落素素死死地把这赵敏,生怕赵敏一冲动再次冲上去帮倒忙。其实她自己也是疼的不行。因为那每一脚 仿佛就踢在自己的腿伤一般的,简直让她站立不稳!

    “我要上去砸死他,你们别拦着我!”季晓佳高举着一把椅子,就要往前冲!

    可就在这时,战熊突然咧着嘴收起了自己的腿,他疼的终于是忍不住大声的嚎了起来,转身就跑。

    可是仅仅是迈出去一步,他便噗通一声滚倒在地。很可惜,他的小腿骨折了!

    蹭!

    这家伙一把抽出了随身的战刀,猛的一闪身,毫不犹豫的向前一滚,对着徐右兵的前胸猛刺。

    “丢人!废物!”

    罗恩洛奇斯夫上将突然再次的一拳砸在了自己的大班台,甚至是无奈的闭上了眼睛!

    这太丢人了,比不过就动刀!后果不需要想象了,因为以他上将的身份,他早就意识到了他不愿意看见的后果。

    是的,此刻再也没有人对战熊发出赞叹般的欢呼了。因为他就这样失败了,他失败了不仅仅证明他不如华夏的狼王不说,还丢尽了**国格鲁乌战队的颜面。

    “将军,我不认为他们是靠实力打赢了这场比斗,这算什么,两个人相互踢腿吗?这丝毫没有任何技巧可言!那家伙一条腿强壮的就像是钢铁一般的坚硬,不要说是战熊,我估计就是拿个铁棒子对他敲打,他也可能能够抗住!

    要知道华夏人的耐力是是被公认的,更何况他是华夏的狼王!是经过特殊训练的队员!”

    “放屁,洛奇恩德洛夫斯基,你这样的话简直没有任何道理!两腿相撞,不是实力的比拼又是什么。不要再丢人了。正如你说的,那是耐力的对抗,更是军人意志力的对抗!

    华夏军人,拥有着钢铁一般的意志力,这对我们来说,简直是最可怕的事情。就连我们都不能坚忍在冬季四十多度的严寒!

    可是你们还记得几十年前的那次漠北的对决吗,就是他们,愣是坚持在零下四十多度的严寒中,坚守了一天一夜,最终愣是守着他们的国线,让我们不得寸进!

    而当时天气预报最后报道的最低温度,夜间零点到三点竟是零下五十六度!你们知道吗,在零下五十六度的时间,他们坚如磐石,就像是被冰冻了的雕像一般的,愣是一动不动的执勤到天亮!

    仅仅是这份宁被冻死也不撤离岗位一步的坚持,这才是最值得称道最值得任何人尊敬的坚忍!

    华夏,永远都是我们的劲敌!这个民族,是我们永远也不能随意挑衅和交恶的存在!你们明白吗,即便是出现了争执,在我认为也必须要使用协商解决的方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