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小心!”

    然而就在赵敏惊声提醒之际,就见兵哥突然将双膝一弯,随即整个身子直直的向后倒去,轻而易举的避开了这一脚凌厉的倒踢。

    随后兵哥愣是一个后空翻在原地跳起的瞬间,双脚再次向战熊踢去。

    这一脚正中战熊的胸口,凌厉的一踢带着无尽的力道,顿时就将这小子横着踢飞。

    “噗!”一口鲜血迸出,那是再也无法忍住。战熊前胸顿时塌了下去,他在倒地的瞬间,身后已经扬起了一片血雾!

    “战熊!你给我忍住!”罗恩洛奇斯夫上将大惊,手中刚刚端起的咖啡杯恍然落地,竟然惊出了一身冷汗。

    三招,三招之内胜负已定!

    不需要再继续下去了,罗恩洛奇斯夫当场决定,休战!

    战熊是他的宝贝,更是格鲁乌的宝贝。如果就这样殉在了华夏,毫无意义,他损失不起!

    为了一个卡拉哈迪,不值得!这家伙太强大了,狼王终究是华夏的狼王,更何况知道很多秘密的罗恩洛奇斯夫其实已经和赵誉刚达成了某种协议,他才见识到了徐右兵那些传奇的录像带。

    其中就有毁灭托马丁家族和费列罗家族的特种录像资料。

    鄙视着,无尽蔑视的,脸上带着完全不屑的表情,兵哥再次一步步的向前走进。

    刷的一声铁血出手,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说要掏出你的心肝脾肺就一定要开膛破釜,祭奠英灵!

    现场顿时充斥着一种无限的紧张情绪,就连落素素和季晓佳也觉得太血腥了。他要干什么,真要宰了那家伙,开膛破肚吗?

    一步,两步,三步。

    走近!

    哗啦一脚踢出,兵哥厌恶的将这个庞大的身躯踢正过来,让他的正对着自己,然而铁血一摆,就要动手!

    “去死吧!”

    可不想,就在这时战熊猛地挥开了他还没受伤的右臂,同时手中紧紧地握住一支早已注射成空的针管,针头直向兵哥的眼睛射来。

    就在大家惊叫失声的瞬间,不想兵哥一仰头堪堪躲过这凌厉的一击:“强心剂?”

    是的,正是一剂强心剂,不过这可不是普普通通的强心剂,这种针剂的作用只有**国的罗恩洛奇斯夫上将知道,因为这完全是从森林狼人身上提取的一种特殊基因合成针剂。它的作用可以瞬间改变人的基因组成,几乎是注射后立刻就会发生作用,效用可以达到瞬间就将一名普通人强化成为一匹西伯利亚的森林狼!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知道的太晚了!不要以为你们华夏有古老的武功秘籍,甚至以练习有你们传说中的金钟罩铁布衫神功。但是我们**国一样有古老的秘密,那就是森林狼人!

    听说过吧,狼牙先生!”

    轻易地站起,本来在站起来的瞬间,战熊还有些摇晃的模样,可是就在他起身之后,瞬间完全充满了无限的精气神一般的,紧接着这家伙一把撸掉了自己左手的绷带,令人完全不相信的是这家伙就那样自己扯着自己的手腕,硬生生的将自己被徐右兵掰断了的桡骨和尺骨对齐,再次缠上了绷带!

    随后就是一阵骨骼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传来,这家伙扭动了几下自己的脖子和腰身,让人再次惊叹不已的是,他刚才仿佛还塌下去了的前胸此刻竟然奇迹般的复原了,完好如初。

    “魔鬼吗?你是在我的面前耍魔术吗?”

    “哈哈哈,你说的非常正确狼王先生,我本来就是以为平凡的魔术师、不过我令你失望了狼王先生,因为你很不希望我的复原,好像这对你很不公平!”

    他竟然好了,就这样在注射了一针针剂后本来断裂和受伤的身体竟然奇迹般的复原了。

    不仅仅是兵哥不相信眼前近乎于诡异的一切,就连身后的赵敏和落素素季晓佳也惊呆了。

    “你还是人吗?不,你应该是个魔鬼,恶魔一般的存在!”季晓佳和落素素惊得大眼瞪小眼。第一次见到如此诡异的事情,就连她这个专业医科学校出来的护士也不相信,面前的真实状况。

    “不不不,你不应该用魔鬼来称呼我,你应该我叫——平凡的魔术师!

    而恢复伤势,这仅仅是我最习惯使用的一个小魔术而已e on ,baby!来吧宝贝,让我们再战一场!”

    “哈哈哈,打就打,雕虫小技而已,你就自己骗自己吧!我就不信,你受伤后会不疼!那我就再打断你一次,我看你还疼不疼!”

    一声大喊,兵哥毫不犹豫的再次向战狼冲去。

    而不想战狼毫不犹豫的出腿踢出,是硬生生的接下了徐右兵这凌厉的一踢。

    兵哥这一腿力道凶狠无比,直奔战熊的心口而去,一脚踢出,带着一阵凌冽的旋风气息,霸道十足。

    而不想战熊突然间笑了,因为他等的就是这一刻。对手已经被他激怒了,并且使用了全部的力气。

    不愧为华夏的狼王,这一踢劲道十足。他看出来了,徐右兵开始心浮气躁起来,明显想要快速的结束战斗。不过他的力量的确是强大,已经强大到了即使自己注射了变异基因,也勉强能够抵挡的地步。

    所以仅仅是一招格挡之下,战熊立刻跳到了一边。你强我就任你强,等耗尽了你的力气,就是你必死的时刻。战熊有的是耐心,并且他完全不惧怕眼前的处境。自己来华夏实际上执行的是罗恩洛奇斯夫的命令,并且不管自己使用什么样的方式,只要能够干掉这个蠢货,那就是胜利。

    所以他笑了,因为他有这样的自信和能力,缠到最后的才是王者。哪怕先前吃了多大的亏,挨了多大的打击都无所谓,只要能坚持到最后的,就是胜利。

    他坚信自己坚持的能力,更何况在注射了变异基因的药水之后他更不会惧怕受伤。西伯利亚狼有着一个顽强的优点,那就是越受伤越凶残,越遭受打击,越记仇,随之报复性也就越强大!

    他之所以能够成为格鲁乌的队长,往往都是在最后一击之下将对手击倒。这让他永远都能够成为最后的胜者。而他的这种忍耐与迷惑敌人,甚至多次反败为胜的忍耐力,就是他最大的依仗。

    凭着这种不屈不饶的能力,使他在大大小小无数次战斗中化险为夷,终究力挽狂澜,最后胜出!

    而现在他迅速跳到了一边,立刻就用更加憎恨的眼神瞪着徐右兵。他在挑衅,更在蔑视!

    随后一个急转身,以彼之道还彼之身。这家伙狠狠地一脚踢出,直奔兵哥的小腹。他在冷笑,更在得意,能够躲过自己这突然一击的,这个世界上还没有几个人。

    任谁也不会想到,自己刚才仓皇的躲过去了那凌厉的一踢之后还会有能力还手。因为那几乎是不现实的。两条腿相撞,怎么也要有一个巨痛过后的适应时间,所以不仅仅是袭击者不会再次发动袭击,就连躲避者也会暂时摆开架势暂做休息,绝不会立刻攻击。

    但是所有的人都死在了他这招之下,因为他们都忽略了,忘记了,他注射了变异基因的针剂。

    这一脚踢出,战熊满脸的不屑之色,甚至转而随着他大脚的临近,他脸上变的狰狞无比:“去死吧,狼王,请你记住,你永远都是我的手下败将!因为你到死都不会明白,忽略,其实是你最大的错误!”

    “右兵小心,他太阴险了!快躲开!”赵敏被落素素扶着,但是立刻就看出了这一脚的凌厉之处。

    快准狠,简直是没有任何可以躲避的时间。她突然间疼的心都在颤抖,要不是自己大意的受伤了,怎么会使自己的兵哥哥变得心浮气躁,连躲避似乎都忘记了。

    “好!反击!很好,非常的棒!我就知道,战熊一定不会辱没了我们**国格鲁乌战队的颜面!踢死他,一定要踢死他!”罗恩洛奇斯夫上将再次一掌拍在了自己面前的大班台上,他满脸都是兴奋之色。

    大嗓门毫不怜惜的赞赏着自己的战熊。看着战熊给他争光,就好像感觉他自己在现场一般,那一脚仿佛是他自己踢出去的。别提能有多么的痛快了,只一脚,就送你归西!

    而此刻,邓立华和魏长义大惊失色,忍不住竟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就连在此做客的联众国秘书长柏拉图斯也看出了门道,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但他此刻心中想的最多的却是:徐右兵啊徐右兵,妄为我为你做了那么多的工作。可是你答应我的油田和那个钻石矿呢,要知道你已经是拿走了我所有的储蓄,可是我的股份什么时候才能够变成现金。如果你死了,那些见不得人的协议岂不是要作废,我柏拉图斯还有什么?

    是的,柏拉图斯简直是把他一生的积蓄全都交给了徐右兵。如果说徐右兵这家伙要做一个金融销售经理的话,那简直是非常合格的,因为他不仅仅忽悠了柏拉图斯购买了卡拉哈迪的钻井以及油田的股权,甚至是连带着柏拉图斯的家人和朋友的钱,全都被他席卷而空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