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然而,就在赵敏举枪的刹那间,顿时就是一声闷哼,径直的飞了出去。

    “敏儿!你找死!”

    嗖——

    一转身,快速的一步跨出,兵哥愣是直接从半空中抱住了被战熊踢飞了的赵敏,紧接着兵哥直接在空中硬生生的一个回旋,左脚直中战熊的面门。

    疏忽了,真是疏忽了,竟然被这家伙踢中了赵敏。而被战熊一脚踢中的赵敏,即便是被兵哥接住,抱在了怀中,也是疼的额头沁出了冷汗。

    “敏儿,你怎么样了!”

    “兵哥哥,我我没事,估计是被踢了肋骨!你要小心!”赵敏断断续续的解释着,看样子伤的不轻。

    “素素,叫120,照顾好敏儿,没我的命令,任何人不许靠近。我要杀了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杀了我,你真是不自量力,你以为你是谁,现在还是狼王吗?不过很可惜,据我所知你已经退役了,再也不是华夏的狼王了。不过真是可怜,已经有两年多的时间华夏没有狼王的出现了,这在特种兵界,简直可以说就是一个笑话!

    你们华夏早就无人了吧,是不是你这个懦夫惧怕死亡,自己退役了!

    来吧,e,让我送你归西,让我杀死华夏最后一名狼王!”冷冷的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一脚被徐右兵踢到了面颊上,生生踢掉了战熊的两颗槽牙。但这家伙愣是强忍着,甚至强行吞进了腹中。

    即便是受伤,他也不能在这名华夏人面前表现出来自己的伤势,更何况仅仅是几颗牙齿而已。身为克鲁乌的队长,战熊知道,如果自己口吐鲜血的话,还带出了那两颗槽牙,定会被面前这家伙无尽的蔑视。

    战熊虽然在嘲笑着面前的这个家伙,但是大意的一次受伤还是让他顿时警惕了起来。

    不过很好,激怒了他。伤了他的女人更会激起他的血性。那就让我领略一下华夏狼王最强的实力吧,是不是像传说中的一样牛13!

    想到这不再犹豫,战狼顿时腾空而起,他左脚点地,右脚凌空踢出,简直是快若闪电,瞬如惊雷。

    蹭蹭蹭,短短不到两秒钟的时间,战狼却连续的踢出了四五脚。他脚下力道凶猛,仗着自己身高腿长的优势,一阵连环踢逼得兵哥是连连后退。

    “姐夫小心,这家伙就是个长腿骡子,接**子,你砸他的腿!”

    嗖的一声响,嗡的一声,一个玻璃酒**顿时就向徐右兵飞了过去。季晓佳想要帮忙,她看到徐右兵只有躲避的份却没有还手的利器,正好想到了自己手中还拽着个轩尼诗的空酒**,于是毫不犹豫的就丢了过去。

    “右兵小心,小佳你混蛋!”

    轰!

    轰然破裂!

    轩尼诗的空酒**子毫不犹豫的击中了徐右兵的脑袋,差一点没把兵哥给砸个趔趄!

    高手过招,最忌分神。更何况战熊的连环腿功已是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他本就算计着徐右兵每一步想要躲避的位置。而不想季晓佳丢来的空酒**正好封住了徐右兵的退路,于是这酒**不仅仅击中了兵哥的脑门,还让兵哥仓皇躲避的时间顿时挨了一脚。

    “右兵!”

    “我没事,再来!”

    咕隆隆连续几个翻滚,兵哥一脚被这家伙踢出去老远。真不愧为**国克鲁乌特种部队的队长,战狼的力道狠辣至极,非常的彪悍。

    但是兵哥被踢中了,却并没有受伤。他一身铁布衫的护体神功,此刻早已发挥了作用。让战狼踢在了肩膀上,简直就像是踢到了一块铁疙瘩一般的生硬难啃。

    不想战狼一招得手,立刻哈哈大笑,他无尽的鄙视着徐右兵,再次猖狂的叫嚣着:“怎么样,狼王,这就是你们华夏最强大的存在吗?我真是不明白,原来你们这么垃圾,这么不堪一击。早知如此,我在一开始就会杀了你们,绝不会精心的算计到现在。

    还记得吗,二十多年前你们也有一个狼王,他就叫赵云龙。哈哈哈,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他有一个非常强大的父亲,那应该叫做赵誉刚,就是你们华夏现在的老总。

    不过很可惜,当时他就死在我父亲的手里面,我的父亲曾经对我说过,华夏,就是一群垃圾。什么狼王兵王的,全是垃圾!

    你们只是因为身后有人,有关系出身好,才被选为了狼王,成为一代兵王。但实际上,你们简直是不堪一击!”

    “你你你,你放屁,你说什么,你竟然杀了我的父亲!不,是你的父亲杀了我的父母!徐右兵,我要他死,我一定要他死。”赵敏完全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甚至是一把推开了面前扶着她的落素素。

    找到了,这么多年以来终于是找到了。不曾想自己的杀父仇人就在面前。自己的父母,就是死在这个家伙父亲的手上的,我要报仇,报仇,我要将你碎尸万段!

    “敏儿站住,一切有我,我是你的丈夫,杀猪这样的糙活就要由我来干。你放心,我即便是宰了他也会将他大卸八块,挖出他的心肝,献到你父母的灵前!”

    一个鲤鱼打滚,兵哥原地弹起。再次站立起来,面色全变。

    不杀了他,难消心头之恨!

    他先是踢中了敏儿,现在更是赵敏的杀父仇人之子。那就来吧!

    一步步的向前走去,兵哥浑身荡开了无尽的杀气。这种蓬勃的杀气荡开,顿时便充斥了整个贵妃厅,给人一种无上惧怕的恐怖感觉。仿佛在一瞬间,这个家伙就像是从天而降的杀神一般,他在俯瞰众生!

    而看着完全就像是变了个模样的徐右兵一步步向自己走来,战熊也立刻收起了他本来那种嚣张跋扈不可一世的模样,立刻再次变得谨慎起来。

    言语激怒徐右兵就是他迎战对敌的策略,激怒了强大的对手令他心浮气躁,必将会找准他的破绽,然后一击必杀。

    然而兵哥绝不会再给这家伙机会。而随着兵哥一步步的走近,战熊不仅再次皱起眉头。这家伙浑身上下荡起来的杀气简直是太为浓烈了,甚至浓烈到让这整个房间的温度都降低到了冰点。

    动了,战熊的瞳孔猛的收缩起来,紧接着脸色就变了,额头上大滴的冷汗刷的一下便冒了出来,甚至禁不住双股都在颤抖。

    “天啊!你做了什么!”强烈钻心般的疼痛终于是没能让战熊忍住,他不由自主的发问

    “你不配知道,去死吧!”兵哥毫不理会,甚至双手猛然加力!

    “去死的应该是你,想要杀我,你休想!”战熊虽然在一开始的时间有些慌了,但他瞬间明白发生了什么,这家伙竟然在自己全神贯注的注视着他双腿的时间,他竟然出的是双手。

    他右手如爪般的握住了自己的左臂,愣是在自己还没反应过来的瞬间就扳断了自己的桡骨!

    而就在自己反应过来的一刹那间,他又掰断了自己的尺骨!

    两道黑色的闪电霹雳一般冲向对方!

    “你卑鄙,竟然偷袭!”任凭鲜艳的骨头茬子外漏,白森森的骨茬还带着鲜红的鲜血流淌,但是战熊却只是右手轻轻地握住了自己的左臂,紧接着借助徐右兵放开了他的瞬间,自衣兜内掏出个绑带飞快的缠了。

    除此之外,他毫不退缩,无比憎恨的目光冷冷的瞪着徐右兵,恨不得立刻就上前生吞活剥了这个家伙。

    是的,又受伤了,不杀了他何以报仇。两人之间的仇恨越来越深,有你没我,有我没你!

    “你还踏马的瞪眼,瞪眼干毛线!给老子趴下!”突然变爪为掌,兵哥再次欺身上前,出掌如刀,狠狠地向战熊的脖子劈来。

    华夏最出名的就是掌劈红砖,这在部队中特别是特种兵中最喜欢练习的一种硬功。平常一掌能够砍断三块红砖的就说明力道惊人了,马上就可以被选到菜鸟队,进行下一步的深度训练,为培养成特种战士而作准备。

    而在菜鸟队的这帮家伙们来说,劈断了三块红砖那简直是最低的入门功夫。因为这一掌要是劈在了人的脖子上,简直可以一掌劈断了人的颈骨,绝对当场毙命。但是入了菜鸟队之后,再经过强化训练的话,这一掌下来绝对能够劈断五块青砖。

    青砖可要比红砖结实的多,如果非要有个参照比对的话,就是说可以当场劈弯一根直径为四个的镀锌铁管。也就是说这一掌下来,劈在了人的脖子上,立刻就能将人的脑袋从肩膀上直接砍下来,一刀两断!

    身为特种士兵,谁都知道这一掌的威力,所以战熊猛地原地一转,瞬间躲开。而就在他躲开的一刹那间,他的右脚倒钩而出,直向兵哥的下颚踢去。

    “好!踢得好!不愧我克鲁乌的大队长!”这一脚恰到好处,不仅仅是化解了徐右兵致命的攻击,甚至让徐右兵避无可避,也是反手必中的一击!

    罗恩洛奇斯夫上将拍桌子叫好,他在荧屏内看得清清楚楚,是大声的赞叹!

    而这边赵誉刚和魏长义以及在狼牙特训基地特别办公室内的所有人心中都是为之一叹,默默的摇头。他们甚至感叹,狼王已不复存在好久了。

    一击不中,已失了狼王应有的威名!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