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甚至是皱起了眉头,因为他的眼中毫无三个挥舞着军刺的家伙,哪怕他们是无比危险的,哪怕军刺即将刺中自己。但是他更感觉到了第四个一动不动的人那全身弥漫出来的暴虐气息。

    这个人更加的危险,他给兵哥一种极为强悍的直觉!

    这是长期在死亡边缘自然而然就生成的一种对特殊危险特有的提前感知。

    这是无数次在生死战斗中总结出来的经验。甚至这都是血与泪的结合,是一名兵王所特有的,特知本能。

    噗噗噗!

    毫无退缩的,兵哥就这样直直的迎了上去,甚至让人仿佛自行补脑——清楚的听到了三刀利刃破开皮肉直透心腹的噗噗声。

    “兵哥哥!”

    “右兵!”

    “姐夫!混蛋,你们竟然敢伤害我姐夫,我杀了你们!”

    “我没事,不要中计,保护小佳!”强忍着破肤的疼痛,兵哥双眼中立刻射出两道冷冷的寒茫。

    “我不管你们是谁,只要惹我,必将付出十倍乃至百倍的代价!克鲁乌,我将与你们不死不休!”

    而眼见这家伙这么轻松的就被三刀刺中,顿时就让坐在办公桌后面的罗恩洛奇斯夫大失所望,难道这就是华夏传说中的狼王吗,呵呵,简直是不堪一击!

    可是猛听到这家伙在挨了三刀的状况之下,还是身体要害部位被刺中的状况之下,说话还是如此的中气十足,说出来的话更是如此的霸气。顿时再次引起了罗恩洛奇斯夫的注意。

    “呵呵,有两下子,被刺中了颈动脉还能不死,也堪称奇人!

    不过其人即死,倒也霸气无比!难道他想与我整个格鲁乌的队员们为敌吗?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狂妄!”

    是的,距离如此的近,哪怕兵哥即便是拥有铁布衫护体神功也不能阻挡被特殊镀珞碳钢打造的军刺直接刺中。这帮家伙们手持的都是**国特种兵专用的野战军匕。

    这种军匕非常的小巧,全长加上直直的刀柄才二十多公分。并且非常的纤薄,仅仅有不到4毫米的厚度,但却双面开刃。刃头采取矛形尖刀的设计样式,拥有可以刺穿一切的可怕穿透力与无与伦比的切割力。

    其刀身上更是配有加粗的血槽,不仅仅在刺中敌人的时候可以瞬间放光敌人身体内的血液,还有利于轻松的将刀拔出来。

    并且**人的军匕在设计的时候就突出了要特别锋刃的程度,特别要求适用于刺杀和劈砍的力度。所以他们的军匕,本身就拥有一种无限的锋刃程度,就连背刃都是极其锋利的。

    更何况在刺来的时候,兵哥甚至是连躲也不躲的直接迎上。可想而知,罗恩洛奇斯夫其实在心里,早就对兵哥判了死刑。

    是的,连躲也不躲。直直的迎了上去,就那样被刺中了。甚至可以自行补脑的听到噗噗噗躯体被刺穿的声音。但是谁能知道,这却是诱敌深入的无奈之举。

    是的,被刺中了,甚至破开了兵哥的肌肤,但却是再也不能寸进一步,就那样被卡在了肌肉内,夹在了脖子上。

    任凭三名格鲁乌特战情报队的三名队员们狠命的想要将他们的刀从兵哥的身上抽回去,可不管他们使用了多大的力气,却依然无济于事。三把刀,此刻就像是天生的,长在了兵哥身体上的模样,任凭他们怎么往外拉,都依旧拉不回来。

    “去死吧!还给你们!”

    嗖嗖嗖!

    三把刀,突然自身上弹出,犹如三把利箭一般直直的射入了三人的前胸。这力道,这准确度,就像是使用双手掷出去的一般轻松无比。

    噗噗噗!

    这下完全不需自行的补脑,三刀三洞,亲眼所见,直没入胸!

    紧随着,兵哥展开了身形,右拳就像是高速行驶的卡车一般的猛然挥出,噗噗噗又是三拳,顿时击中了三名格鲁乌特战情报员的脑袋。

    嗡——!

    真像是被重卡撞上了一般的轰鸣,眩晕,眼冒金星,支离破碎的感觉

    三具庞大的躯体,就这样轰然倒地。就在倒地的瞬间,他们犹自不信服的瞪大了自己蓝蓝的双瞳。

    这是真的吗,电光火石之间,自己竟然就要死了?

    “这不可能!赵誉刚,你是个骗子!你耍诈!你在欺骗我们,你有埋伏,你们还有后援,有暗器!”罗恩洛奇斯夫猛然瞪大了自己的双眼,疯狂的拍着自己的办公桌站了起来。

    亲眼见到自己的特战队员就这样死在了自己的面前,他还是不相信这会是真实的状况。潜意识中,他总以为,狡诈的华夏人,一定使用了卑劣的暗器手段!

    “将军,请注意您的用词。要是输不起,就请履行诺言。在我认为,这就是事实,并且这可是您的提议,将军阁下!”

    对面的视频通话中,赵誉刚一脸严肃的回击着罗恩洛奇斯夫不要脸的抨击!什么暗器,眼前可不仅仅只有华夏人在看着呢,联众国的秘书长柏拉图斯先生,就一直安静的坐在那里,毫不动容。

    尽管赵誉刚一直都不了解是什么让这位秘书长如此的端坐不动,如此的稳如泰山,但是他却知道,这位秘书长对华夏是支持的,他对待卡拉哈迪的事情,是希望那个地方远离战争,拥有和平的。也就是说,他是支持徐右兵的。

    这个混蛋,还真是走了狗屎运,连柏拉图都会支持他。赵誉刚很不理解这是为什么,因为在赵誉刚的印象中,柏拉图可是一直帮着山姆国说话的,甚至暗地里对山姆国唯命是从。

    果不其然,就在罗恩洛奇斯夫还想暴跳如雷的出口大骂之际,只见柏拉图轻轻地挥了挥手,继而又指向了现场画面。

    画面为之一变,原本极度嚣张的三名格鲁乌的特战队员就那样倒地不起了。胸前汩汩的鲜血直流不说,明显脑袋被重拳击中,是绝对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了。

    但是这却激怒了最后一名格鲁乌的特战情报员。这家伙立刻疯了一般的大吼大骂,甚至完全不顾一切的向兵哥冲去。

    “你做了什么,你这个混蛋,你该死,我要杀了你,杀了你!你竟然杀了我的兄弟们,我要为他们报仇!”

    砰的一声巨响,就如同两辆高速行驶的动车突然相撞到了一起一般的恐怖。这家伙奔跑起来就像是一头猛犸象,其超然的体重加上巨大的力量踩踏的脚下的楼板都在震颤。

    两个人瞬间撞击到了一起,结结实实的竟然能够感觉到实际上空气由于撞击产生了突然被挤压爆破上升的力度。

    轰然分开!

    跌落开来!

    兵哥蹭蹭蹭倒退了十几步方才站稳,那还是因为敏儿毫不犹豫的冲了上来,一把抱住了即将摔倒在地的他。而不想那名格鲁乌的小子却只是向后退了四五步便站住了身子。

    强大,果不其然!

    两人对面而立,俱都双目如刀般的相互注视着。敏儿就站在兵哥的左侧,寸步不离。她更是冷冷的看着这名格鲁乌的特战情报员,突然开口:

    “你是猛犸象——战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华夏,你可知道,你已经严重的违规?”

    “哈哈哈,哈哈哈哈,传说中的夫妻档果然不同凡响!你就是华夏的那匹小母狼火凤凰吧!那这位肯定就是你的狼王先生无疑了?”冷冷的注视着徐右兵,甚至警惕着赵敏的突然袭击。猛犸象战熊不愧为**国格鲁乌情报特战队的队长,此人一身彪悍的实力,无与非凡。

    “你是故意冲着我们来的?怎么会,难道你会算命,就知道我要来这里?”赵敏突然疑惑不已的反问,甚至转头看了一眼依旧瑟瑟发抖躲在桌子下面的李维康。这小子此刻哪还有他那咄咄逼人嚣张至极的富二代的模样,憋屈的简直就是一个十足贪生怕死的货。

    “算命,nonono,算命我可不会,那是你们华夏人的爱好。不过算计我可以会,因为你那张会员卡就是我帮你放到了你的背包里面的!”

    “你?”赵敏突然间一阵心悸,要是真是这家伙说的这样,他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可以将自己早已经遗忘了多时的一张卡,从自己的房间内找出来,还故意的放到了自己的手包中。足以可见,他要真想杀自己或者是其他人的话,简直就是顺手拈来!

    那岂不是说,面前的这一切,其实都是在他的算计之中?那么他为什么不直接杀了自己和徐右兵呢,而是要在这里营造出这样一个决战的场面?

    想不通,赵敏一时间开始迷茫!

    甚至是放松了警惕,因为此刻,她突然感觉,已经没有了需要警惕的必要。

    “你是冲着卡拉哈迪来的,你是冲着我来的吧!说吧,你想要干什么,或者说,你有什么要求?”兵哥也在一刹那间想明白了。他目光如刀,一眼看穿了事情的本质。

    “聪明,还真是聪明!真不愧为夫妻档!”冷冷的注视着徐右兵,战熊默默地向前走去。一步,两步,三步

    “站住,你还想打吗,你省省吧,你是打不过我老公的,哪怕你身高一米九又如何,如果你不信的话,你可以继续!”霍的掏出来一把精致的小*,赵敏第一时间高举着,对准了战熊的脑门。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