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哥,我我要和你喝!”落素素没站稳,竟然伸出了双臂直接环住了徐右兵的腰,这一下可把李维康给看傻了,尼玛感情她们几个都有一腿啊!

    玩我呢这是!

    “你是谁,你就是我姐姐总说起来的我的那个姐夫吗?唉吆喎,你们当面秀恩爱,想没想过我还是个单身狗。不行,我也要和你喝!”

    这时,本来唱的好好的季晓佳也站了起来,这妞虽然长得艳光四射,但并无媚态,一看就是个极为外向型并且性情可爱至极的美少女。不过她好像也喝多了,竟然伸手便拉起了徐右兵的一条胳膊,直接抱在了胸前。

    与此同时赵敏也不甘示弱的站了起来,身子也不甘落后的直接斜靠在了兵哥的肩膀之上。

    我靠靠靠!

    搞毛线呢这是,本来这仨妞李维康全惦记着呢。他还想了就是今晚搞不定赵敏,那么搞定另外两个总没问题吧。赵敏的身份太特殊,实在要是没办法的话自己完全可以放过她。但是她带来的两姐妹那可就是自己的了!

    出来玩这就是规矩,明哲保身可以,但你总要让人帮你顶缸吧!你自己可以不献身,但一定要把闺蜜献出来当个替代品,这就是潜规则。

    而就在李维康看的眼中简直就要冒火了一般的情形之下,不想兵哥却是非常为难的左推推,右晃晃的,恨不得直接将黏在自己身上的三个美女推开。

    看他那模样,此刻被三位美女拥着,简直就是一种磨难,就像是遭遇了无尽的麻烦一般的难受。

    尼玛的!李维康是越看徐右兵这个模样,心中的气越盛。这就是那个兵蛋子,这就是玩弄了赵敏的家伙!

    哼!还愣着干什么,不知道替老子出气吗!狠狠地对着站在徐右兵身后的几名蓝眼睛的保镖们使了个眼色。李维康的意思就是给我打,往死里面打!而这帮家伙们早就熟悉了李维康的眼神指令,立刻就摆开了架势从背后冲了上来。

    而兵哥虽然是怀中抱着落素素,左胳膊被季晓佳抱在了怀中,右肩又被赵敏靠着,但却反应奇快。耳听一阵凛冽的风声从背后袭来,兵哥不慌不忙的身子一沉,顿时右脚便向后直接一个倒踢,只听吧嗒一声脆响,就像是踹滚地西瓜一般的,这一脚直接踹在了一个家伙的脸上,倒着就将他踹飞了。

    “格鲁乌?你们胆敢来我华夏!”

    只一脚,兵哥便试探出了这五人的来历。

    格鲁乌特种部队,那可是**国特战队中非常出名的一支情报战队。他们主要担负着对不利于**国各种情报的收集与汇报工作。并且肩负着第一时间打击与渗透到敌人内部,武装或者是分化瓦解敌人的内部力量,或者直接暗杀与刺杀敌高层首领人物。

    并且随时深入敌后,进行侦查,打击和摧毁的作用。除此之外,他们还担任着武装威慑和阻止突然袭击的恐(怖)事件发生的紧急处理工作。这支战队,可以说是**国最为重要的一支情报战队,他简直就可以说是**国的耳朵和眼睛,其起到的作用非同寻常。

    于此重要的战队,其战功也是非常显赫的,甚至他们直接隶属于**国总统作战指挥室负责,他们的作战任务和阻击任务,一般情况下都由总统办公室直接下达。由此可见,他们是直接受**国总统指挥的一支利刃尖刀组成。

    突然被叫出了名字,仅仅是格鲁乌三个字,顿时也令这五名蓝眼睛的壮汉一愣。

    没有人能够随便的说出来他们的身份,甚至说他们已经是退役了,那就更不可能还有人能够知道他们的来历。可不想,仅仅是一动手,还没照面,人家只是背对着自己其中的一人踢了一脚,便判断出了他们五人的来历。

    那么说这个家伙不仅仅出身于华夏特战队,更有可能是其中的强者!

    “你是谁!”

    “怎么,不敢承认!知道规矩吗,你们这群公山羊!”徐右兵很不客气,公山羊是对**男人最卑劣的侮辱,那简直就是愚蠢,混蛋,流氓的代名词!

    因为在兵哥的眼中非常憎恨这帮家伙,这帮家伙自私自利,往往为了获取情报,根本就是无所不用其极,甚至超出了人类所需要使用的正常手段。还有一点,那就是因为敏儿的父母就是死在这帮家伙们的手中。

    是的,当时虽然说有一个旅团在外兴安岭附近拉练,无意中截获了敏儿的父母。但实际情况却是格鲁乌战队得到了特殊的情报,第一时间就埋伏在了敏儿父母所要经过的那条必经之路。他们的任务就是要夺回图纸,杀人夺图。

    只不过这是后来兵哥自己查到的线索,但是为了减少对赵敏的伤害,所以兵哥一直忍着没说。

    呵,想不到,今个竟然在这里碰到了。更有甚者,本来狼牙特战队就与周边有约定,那就是互不侵犯,和谐共处,良好互助。更是禁止其他的战队不经允许绝对不可以私自出现在华夏地域。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甚至是不成文的约定。

    更何况还是格鲁乌这种情报战队!那更是狼牙特战队决不允许的问题。

    “格鲁乌?你们竟然是格鲁乌的人!呵,来我华夏做什么,如果你们听话的话,乖乖的跟我回去,否则,别怪我手下不留人!”一听是格鲁乌的人,不想本来看起来好像已经喝醉了的赵敏顿时挺直了身子,往旁边一站,顿时就与兵哥肩并肩成为了抵角之势。

    别忘了,敏儿曾经可是华夏狼牙特战队的情报主任!她的身手,以及敏捷程度,还有对危险的感知,那都是第一流的。

    “敏姐还有我呢,晓佳你靠后,看我和敏儿姐姐收拾了他们,我们再继续喝!”一声娇喝,落素素伸手就抓起了桌子上摆着的那**轩尼诗。此刻在素素的眼中哪还顾得上这是一**价值几十万的美酒。抓在手中**口朝下,**底朝上。任凭上好的美酒咕咚咕咚的往外流,再看素素毫不怜惜,满面冰霜,不动于色。

    “我的酒!可别浪费了!”这一**好酒,只倒了几盎司。好酒可都是用来品的,可不是牛饮的。如果一杯就斟满了,直接干了,那不叫喝酒,那简直就叫牛嚼波尔多。

    四十多万的美酒,没喝几口,咕咚咕咚就这样被落素素给倒了个底朝天,可是把李维康给心疼坏了。所以是一声大吼,这边他刚想起身夺下落素素手中的酒**子,不想兵哥直接一腿扫出,李维康顿时横着就被一脚给踹飞了。

    哗啦啦一阵碗碟的清脆震响传来,这一脚毫不客气的竟然直接将李维康踹在了巨大的大圆桌上。

    呜呼哀哉,那上好的清乾隆青花釉里红大汤碗直接就被砸碎了不说,其桌子中间摆放的四个精致的看碟也跟着被压成了一团泥,哪还能看得出是四名美女面容姣好的呈现。俱都恢复到了她们本来是土豆泥做的糟乱模样。

    “给我,给我杀了他,我爷爷的青花釉里红,这可是御赐的孤品啊!”

    “给我上!”一摆手,四名格鲁乌的特战队员立刻一拥而上。此刻他们已经顾不得那名只被踹了一脚,却到现在还没能爬起来的队友了。

    尼玛逼的,关键时刻掉链子,被人踹了一脚就躺在地上装死。丢人都丢到华夏来了。本来还在等着这家伙爬起来,组成战队一起攻击,但现在来看,这家伙还真是胆小如鼠,可怜的要命!

    不过对面这个家伙还真是不简单,一张口就说出了他们的身份不说,背对着自己这伙人也能踹晕一个。所以刚才这帮人面面相觑的还在考虑,他究竟是谁。

    不过此刻完全顾不上他是谁了。因为虽然他们已经退役了,但是只要一朝成为了格鲁乌的队员,那就终身代表着格鲁乌。

    所以即便是面对强敌,他们也要冲上去想办法干掉这家伙。因为如果他们还想在华夏继续混下去的话,就比如说给李维康这样的土豪当保镖,那就绝对不能够暴露他们曾经是格鲁乌情报特战队员的身份。

    因为此刻的他们虽然再给李维康做保镖,其实他们退役只是因为战伤,退役不退身,他们依然肩负着为**提供情报的使命,所以他们拿的却是双工资。

    然而,随着这四个家伙的渐渐逼近,就仿佛周围立刻就充斥出来了无限的杀气一般,凛冽的环绕在所有人的面前。

    赵敏顿时皱起了眉头,好强大的气势,这绝对不是简简单单的四个格鲁乌的情报特战队员,因为这种逼人的杀气直接说明了,他们简直就是从尸山血海里面滚出来的强者。那是双手都沾满了无尽鲜血的人才会有的一种强烈杀气。

    人不动,瞬间便充斥了整个空间,杀气震天。

    “呵呵,喜怒不形于色,敏儿,素素你们两个保护好那个小女孩,这里就交给我了!”兵哥的瞳孔轻轻地缩了起来,他的眼神此刻已经完全的锁定了这四个家伙。

    好强悍的对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