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的,徐右兵为什么想办任家,那就是因为他们忘本了。变了,变得根本就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了,早已忘记了初心,忘记了当初的目的和承诺。

    所以既然抓了任海涛,他就不能放过任青松,如此一来,整个任家都被牵连,带累,连根拔起。

    因为他们从跟里面烂掉了,已经被病菌腐蚀了。此刻就算徐右兵可以放过他们,恐怕整个华夏人民也不会放过他们。而兵哥,更不能做有头无尾的事情,做了就必须要给所有的人一个交代。

    所以,即便是现在的卡拉哈迪还处于山姆国苦心组织的封锁状态之中,但是兵哥也无力去管了。因为他知道,那里还有达咪西,还有联盟酋长们。

    再加上赵誉刚的承诺和罗老爷子的一锤定音。他知道华夏绝不会坐着不管。

    “你啊你,行,我懂了。不过你到是悠着点,你想过钱书记吗?你可以肆意妄为,但是你可要知道,现在正是钱书记上位的时刻,很关键啊!”

    王浩点到即止,最后无比风趣的笑骂了徐右兵几句,甚至是又扯到了他的那些个女人们这才挂断了电话。如果不是这家伙挂电话挂的快的话,想必兵哥立刻就能够扯上寒雨蝶和安妮几名异域风情的外国妞。

    你奶奶的,老子也只不过是整个中东或是阿拉伯妹子,你倒好,直接干翻了山姆国!

    无比郁闷的挂断了电话,兵哥这才哈哈大笑起来,打完这个电话多日来的郁闷心情一扫而光。有了王浩的指点,这家伙这才意识到了自己还可以利用任家的事情做更大的文章。是啊,钱书记又可以上位了。本来就是嘛,想必任家腾出来的位置所有的人都盯着,已经是窥视很久了!

    呵呵,跟着闹,闹得欢,恐怕实际用意绝不在此吧!最真实的,还是任家头顶上的那些个帽子。

    不想电话接通,钱木槿听到了徐右兵的汇报只是淡淡的说了声知道了。继而并不再提这个问题。两人一度没了话语可谈,竟然尴尬的握着电话就那样冷场了。

    “钱钱伯伯,小艺和小雪很好,她们两个让我代她们向您问好呢,只是这次机会不同,所以她们没有一起跟着回来。钱伯伯”

    “好了,我知道了,你要照顾好她们。右兵啊,帮我向你赵爷爷问好!”

    放下了电话,这边的钱木槿立刻站起了身。这绝对是一个大快人心的好消息,但是偏偏他还不能表现出来太激动的神色,更不能在徐右兵面前表现出来。

    任家走到头了,任家的从政之路至此终结!甚至恐怕任博全的悲催人生也走不了多少了吧!

    钱木槿眉头紧皱,或许任博全的住院,就是一个最好的妥协之策。他在向上面乃至某些人示意。我知道错了,就这样吧,我已经是这样了,都住进疗养院了,收手吧!

    大人物看待问题实在不同,角度更为刁钻。在有心人看来,任博全其实是被软规了,但是谁也不知道,其实这是人家委曲求全,装病求饶的最根本解决办法之一!

    病了,很严重的疾病,再也回不到领导的岗位上去了,就让任家安然的退出吧,退出公众的视线。

    此刻的狼牙特训基地早已恢复到了从前的模样,甚至就连训练场也粉刷一新。新式的训练设备,各种高精尖端的武器产品:

    最新式的直升机,舰载机,轰炸机,乃至高科技昂贵的科技实战演练大厅,立刻都重新投入到了使用中来。

    并且改善了伙食标准和生活用具的配发。

    一个宇少杰又怎么样,宇家又怎样,惹到了狼王,必杀之!

    张彤和马超正在自己的小会客厅内喝酒,桌子上摆着炸蛎黄、辣根八带、炸花生米和清蒸武昌鱼。

    两个家伙正在大块朵颐,开的是两**上好的茅台。手把**,一人一**,谁也别让谁,谁也别抢谁的。刚进屋一闻到味就感觉不同,绝对是窖藏十年以上的珍品级别。

    两名老k兴冲冲的推门就进,刚进屋就开始大吼大叫:“老大,我们牌局已经摆好了,正缺两人,你们来不。卧槽老大,你们两个真会享受啊,这不会是茅台吧吗,还是窖藏十年以上的,给我来一口!”

    一个家伙说着动手就抢,毫不客气,一把抢过了那**只倒了一半的茅台,随手就着**嘴就灌了一大口。

    “咳咳咳,好酒,艹,两年没喝这么好的酒了。老大,难道出任务不成,让我去吧,毕竟我把您的酒给喝了!”

    “滚滚滚,出个蛋的任务,你会啥,啊,你们都会啥,除了吃吃喝喝还有打牌,最新式的,高精端的武器你们都弄明白了不!还想打牌,还想着喝酒呢!

    你们现在出门都是睁眼瞎,有一身蛮力气就觉得自己了不起了。艹,我看要是现在派你们出任务,你们连敌人的军舰都摸不上去!不到半路就被人家一枪爆了!”

    “啥,救我能够让人一枪爆了。老大你开什么玩笑。不就是几架新式舰载机还有最新式的探测雷达吗。你忘记了,我们还有最新式的隐身衣呢,那可都是狼王为我们申请的,听说那套衣服,一套的制作成本下来就要百万。

    干嘛我们就被爆了,有了隐身衣,我们就是茅山的道士,都有穿墙术!”老k非常的不服气,连续两个星期下来,这身子练得都要成一根棍般的僵直了,今天好不容易有机会,可以早早的不用训练,哥几个想凑一块打个牌,不想来叫人还被一顿臭骂。

    再说不就喝了你一口酒吗,至于吗?

    “你啊,我怎么说你好呢。隐身衣,隐身衣就什么都可以解决了吗!那是你们的底牌,早早地,把一切都依靠在自己的底牌上,你们会输得更惨!

    知道我们狼王的意思是什么吗!哎!还是不能告诉你们,自己唔吧啊,唔明白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还有去影像室看过那份最新的战斗资料吗,当时我们老大也穿着隐身衣,可你们认为那种要吗,只要一颗鱼(雷)过来,一切都可以不复存在。在这种时刻,你们还会觉得,你们拥有无所不能的隐身衣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