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但即便是这样,季晓佳从小就和父母一样的要强,从没有去罗家讨过任何一点欢喜,要过任何一点帮助。所以就连她最后上大学,都只能是无奈的选择了一家护士学院。

    摸出了电话,拿在手里犹豫着,季晓佳最终还是选择了拨出。既然答应了人家,那就帮一把吧。这老头怪可怜的,他的亲戚犯了错误又不是他犯了错误。更何况季晓佳最看不得世态炎凉的这种情况。

    看到别的病房都是人来人往的,送花的,送礼的不断,可是自己主管的病房却是如此的清淡,在心理上季晓佳也有一些悲哀。

    哎!

    看同事们看自己那眼神,就像是自己遇到了一个瘟神一般的也要跟着倒霉啦。

    哼!

    “姐偏不,我就替他打这个电话又如何,我到底要看看,难道就连他说的那个一定能够来这里看他的人,也会不来吗?

    不过姐可不是因为他有钱,更不是因为他有势。算啦,就他这样的,又能有什么威势呢。即便是自己不了解,但是耳朵里面听得也是传言满满的。原来他就是名动京城的任家家主啊。

    看样子任家是倒霉了,并且就像是历代的名动世家一样,只要遇到了大事,立刻就会被一撸到底,最终彻底的淡出了人民的视线,甚至再也无法翻身。

    而那个帅帅的小子,原来就是传说中的京城四大王子之一啊。我说呢,那么有型,那么有魅力。得了,这样的家伙可不是自己的菜,像他那样的人玩的女孩子多了去了,自己可要离他远点。再说,他是被依法带走的,恐怕很难出来了。”

    嘟嘟嘟

    电话刚刚拨出去,只响了三声就被人接了起来,里面传来了一个非常动人的声音:“您好,请问您找谁!”

    “啊,您您好!我想问一下这里是赵首长的官邸吗,我受人所托,帮他打个电话给赵首长,请问我能和首长通话吗?”季晓佳怯怯的,甚至有些莫名的恐慌。他不知道这个电话究竟是打给谁的,又是哪个赵首长。但是他想,任家家主认识的人,恐怕身份绝不会低了,而京城姓赵的,那不会就是华夏的赵总吧!

    “受人所托?请问你是受谁所托,能够告诉我你的名字吗?”电话那边优美的声音又传了过来,不过却是怀疑性的询问。

    “啊,我是峻山疗养院的护士,那个我是受我病人任博全首长的托付打来的。他自从病了以后就没有任何人去探望他,所以他想打这个电话让他的老战友去探望一下!他的秘书也不在,家人也不在,就连送饭的都没有,所以我想说的就是这些情况。”

    实话实说,季晓佳最终还是稳了稳心神。得了,反正电话我也打了,心意到了就行了,至于你们去不去,答不答应的,那就和我没关系了!

    “你稍等,我这就向首长请示一下!”那话那头好听的女声暂停,紧接着就是话筒被轻轻地放在桌子上的声音传来,继而就是一阵高跟鞋的哒哒声。季晓佳知道,这是去叫人去了。

    而那边,象山狼牙特训基地赵誉刚的府邸中,赵敏正紧皱眉头的看着面前匆忙走来的罗素素,再次疑惑不已的问道:“你是说医院的一个护士帮着任博全传话给我爷爷?

    哼!还真有胆大妄为的主!难道她得了失心疯了吗,这种电话也敢随便打!”

    “敏儿姐姐,不会吧,你这么说人家,我听电话里也就是个小女生,也许是被忽悠了也说不定呢。要不我们去问问兵哥怎么样,看看他怎么想。我觉得是不是任博全想要打悲情牌啊,要知道当年任家的老爷子可是救过你爷爷一命的。”

    “问他,哼!我气还没生够呢,他爱干什么就干什么,有本事就回去卡拉哈迪去娶他的朵拉和瓦纳去吧!我才懒得见他!”

    呃!

    罗素素无奈,只能是摇了摇头,这几天她和赵敏都没有理徐右兵,甚至连这家伙的面都没有见到。好像这家伙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事一般的模样,根本就不来给两个人道歉。

    哼,想想就生气,这家伙就算在忙,难道他真的就不考虑一下自己和敏儿姐姐是不是真生气了吗。

    如果按照自己以前的性情,那真的是掉头就走了,再也不会理这个混蛋了。但是无奈的却是,自己就是迈不出去象山狼牙特训基地的大门。好像一出了这里,就像身上立刻就丢失了什么无比宝贵的东西一般的,疼的人心疼挖胆的,惶惶然不知所以然。

    “要不这样,敏儿姐姐,我们去会会这个小护士如何,听听她啥意思。像这种人,一定是想为任家出点力,趁机想捞一笔的人。我们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探探任博全的真正口风,你觉得敏儿姐姐!”

    一听这话,赵敏猛地打了个响指,非常霸气的小手一挥,完全赞同罗素素的提议。

    “咦,也不错啊。徐右兵那个混蛋把事情整的是越来越大,都不知道该怎么收场了。现在是所有人都被他惊动起来了,整个华夏连带着燕京都被这个混蛋搅合得阴云密布的!

    哼,这件事情已经是惊动了最高层了。那我们去探探任家最终的打算也不错!”

    “那就走起?憋死我了成天,待在这里成天听的都是一二三四,要不就是四三二一的。军营我可是住够了,出去还能逛逛街呢!”罗素素立刻响应。能离开这里哪怕是一会都可以,就当出去散散心也成啊!

    说走就走,当即就回电话给季晓佳,不过从心底里,罗素素感觉这个女护士绝不是因为钱啊物的或是其他原因想要替任博全打这个电话,她仿佛有一种预感,这个小护士也就是替任博全传个话,其中根本就不涉及到利益的关系。

    有时候人的感觉往往很奇怪,两个人即使素未谋面,只听声音就会获得很不错的好感。而通过这个很礼貌的电话,落素素判断,那个小护士绝对是个护校刚刚毕业分配到了峻山疗养院的实习生。

    “敏儿姐姐,我觉得这个小护士不一定就像是你说的那种人,不过她即然答应了要和我们见面,一开始你可别吓唬人家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