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bp;&bp;&bp;&bp;搭乘着护士长的车子,季晓佳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护士长聊着天。没办法,护士长对她很关心。谁也不知道季晓佳是怎么来到峻山疗养院的,并且一来就分配到了高干病房。

    &bp;&bp;&bp;&bp;能在高干病房从事护士工作的,往往都是院内素质过硬,技能过硬,品德非常过硬的业务尖子。或者说都是有些背景的不同人物。

    &bp;&bp;&bp;&bp;因为在这里明显可以第一时间接触到一些大领导,并且有和大领导直接对话的机会。更有人因为这样的便利条件,甚至一飞冲天,等被自己服侍的领导出院后,她的工作也随之得到了调动,甚至一下子就调动到了那些让人梦寐以求的好单位好岗位上。

    &bp;&bp;&bp;&bp;可明显季晓佳不是,甚至她只是个实习生。

    &bp;&bp;&bp;&bp;实习生,一个实习生一来就能被定岗到了高干病房?不要说大家看待季晓佳的眼神怪怪的,就是科室护士长看到了季晓佳,也总在琢磨这个女孩的来由和背景。所以有时没事的时候,严护士长就喜欢套套季晓佳的话,看看她究竟是院里面哪位尊神的亲戚或是关系,怎么也不和自己打个招呼,就把人给派过来了呢。

    &bp;&bp;&bp;&bp;“嗳,小佳,干的怎么样,工作不好干吧,是不是受了一肚子委屈啊!我和你说啊,干我们护士工作的就这样,没办法,特别是住到我们科室的,全都是我们惹不起的大人物。

    &bp;&bp;&bp;&bp;我啊,一开始毕业的时候就被分配在这里,那时候还是个小姑娘,单纯的要命,就和你一样,总是挑最苦最累的事情去做。可做到最后呢,不仅仅没有奖金不说,还不讨个好。

    &bp;&bp;&bp;&bp;没办法,社会就这样,人也是这样。当时的我就是那样,很委屈,而又不得不去做,因为是新人,我不做就更没人做。更何况那些老同事们早就倚老卖老的颐指气使的惯了。我们要是不做,到头来挨骂的还是我们。

    &bp;&bp;&bp;&bp;不过呢,我忍了,熬过来了。因为你做过什么,上面的领导们都能看得见。说白了,平时领导不说话,看到了一些问题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就过去了,但是关键的时刻,其实领导一下子就会想到那个总是勤勤肯肯工作的你。

    &bp;&bp;&bp;&bp;所以在最后的护士长任命中,我一下子就胜出了。

    &bp;&bp;&bp;&bp;其实啊,任劳任怨勤勤恳恳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要有欣赏你的人,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关系。小佳,和我说说,你认识我们院里的哪位大领导啊!不要藏的那么神秘好不,连我都瞒!”

    &bp;&bp;&bp;&bp;严雪雁轻轻地扶着方向盘,一边问着,一边仿佛是自怨自艾的翘起了自己那修剪的无比精致的漂亮美甲。

    &bp;&bp;&bp;&bp;看到这双玉手,雪白透亮的模样,眼神再随着她那如同嫩藕一般的双臂向上延伸,瞬间就能够发现她无比成熟波澜壮阔的无限资本。

    &bp;&bp;&bp;&bp;说实话,严雪雁是一个非常有料的极品美少妇。无论相貌或是身材,她简直可以说是峻山疗养院高高在上的一枝花。甚至就和刚刚毕业的季晓佳比起来,也完全的胜出。当然,她胜出的是那种任何青涩女人都比不了的成熟美少妇所拥有的特殊气质。

    &bp;&bp;&bp;&bp;那是被一种知性美和艳丽四射完全相容到了一起的另一种无比养眼的味道,那种味道就叫做——极品(制)(服)(诱)(惑)!

    &bp;&bp;&bp;&bp;“啊,严姐,我可不认识院里面的大领导啊。咱们疗养院的领导不是正团级,就是旅团级,我只是个小丫头,我能够认识谁。还有啊,我是真没关系,要说大领导,除了方主任我只认识您啦!

    &bp;&bp;&bp;&bp;而方主任那里也是我当天进科室的时候才见到了一面。他严肃的,我连话都不敢和他说,他那么严肃,吓死人的好不!要不是他是首长的主治医师,我可不敢和他讲话。

    &bp;&bp;&bp;&bp;严姐,其实我感觉就你对我最好,在科室里,也只有你不欺负我。而她们啊,和你说的一样,哼,不仅仅是拿我开涮时刻都想看我的笑话不说,我甚至感觉她们总喜欢捉弄我!”季晓佳突然嘟起了嘴巴,想想在单位里的那些事就觉得憋气。

    &bp;&bp;&bp;&bp;哼,就连这个病房,那也是她们那些人故意让自己去的。她们把好的病房都抢光了,那些好说话的首长谁不愿意服侍啊,而明摆着,这个只会骂人的首长,没人愿意管,于是就理所当然的成了她的了。

    &bp;&bp;&bp;&bp;“你啊你,小妮子,对我都隐瞒,枉费我那么的支持你了!好了,不说了,你到哪下车!”见季晓佳的嘴巴很紧,严雪雁隐晦的眉头一皱。她想不到这个小丫头这么的精明,是一点口风都不透,就连自己都瞒着。

    &bp;&bp;&bp;&bp;哼!就当我好心被驴吃了吧,再说我没事干啥要巴结一个小护士。既然你不和我说实话,那可别怪我以后不待见你!

    &bp;&bp;&bp;&bp;“啊,严姐,你要撵我下车啊!我要是在这里下车的话,那只能是走到五环才能坐上车,您不会吧,生我气了!

    &bp;&bp;&bp;&bp;严姐,我是真不认识他们啊,我只是个实习生,我是三大护理学院,我只是看到了我们疗养院的招聘信息,所以就来应聘了啊。不想我刚刚投了简历,就让我来面试,一个月后便通知我可以来上班了。

    &bp;&bp;&bp;&bp;甚至我来了之后,才发现她们连对我的各种审查工作都做完了。所以我就这样来了吗!严姐,我什么都不懂,您可要多帮帮我啊,在疗养院,我只认识你,是真的严姐。我就感觉您不仅仅是人长得美,心更美,就像我的大姐姐一样,所以我和你说话才不会感觉没有压力,不会感到害怕!

    &bp;&bp;&bp;&bp;要不严姐,马上就要发工资了,我请你去西单吃面好吗,还有小吃,步行街那里的小吃特别的正宗,那一直都是我的最爱!我啊,每次上学的时候饿的头晕眼花的时间就特别的想念我们京城的小吃。回来后早就想去吃呢,但一直没机会,更没有人陪!可惜我在这里谁也不认识,严姐你就陪我去大快朵颐一顿行吗?”

    &bp;&bp;&bp;&bp;“哈哈哈,你这个小妮子,你不会是要去来个大扫荡吧,吃个小吃还需要等待发工资。季晓佳,可是你的简历我可都看了,你家里条件很不错嘛。父亲是个中学教师,母亲是个**,你会吃不起一顿小吃?”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