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bp;&bp;&bp;&bp;是的,可能。因为此刻的任博全已别无选择!

    &bp;&bp;&bp;&bp;“我很看好你,你是个善良的人!还是个小美女!你叫小佳吧,季晓佳?”

    &bp;&bp;&bp;&bp;任博全心中有些恼怒,他还是有些放不下自己的身份,想到此刻自己竟然低声下气的求一个小护士,还是他非常无奈唯一的选择。于是他只能是压着自己的性子,耐心的和季晓佳交谈。

    &bp;&bp;&bp;&bp;“啊,首长,我是叫季晓佳,你都知道啊,她们都叫我小佳的!”小护士眉头一紧,但还是愣着神的点了点头,承认了自己的名字。

    &bp;&bp;&bp;&bp;“呵呵呵,那就好,我也是听她们总在走廊外面这么叫你,所以我也就知道了。”说完一顿,好像微一思索,任博全突然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要试验一下,试验一下自己究竟是不是等于被人软禁了!

    &bp;&bp;&bp;&bp;“你帮我打个电话,找个人,这个人姓赵,年纪大了,你叫他赵伯伯就行,不,赵爷爷吧!你就说是我的病房管床护士,是我让你打的这个电话,我需要见他,有事情想和他面谈。可以吗?”

    &bp;&bp;&bp;&bp;任博全决定实质性的面对,呵,赵誉刚,不管你插没插手这件事情,但是任家绝不是那么容易好拿捏的。在华夏还没有株连之罪!

    &bp;&bp;&bp;&bp;哪怕就是任海涛犯错了,但是他相信任青松绝不会贪污受贿,因为这小子根本就不需要,他有个好媳妇。任家的一切经济事物,甚至都交给了任青松的媳妇在打理着,并且收益颇丰。

    &bp;&bp;&bp;&bp;所以作为享有股权的任青松,花都花不完,他又不需要做其他的事情,每天就知道花天酒地的喝点酒去个酒吧夜总会高档娱乐会所的,哪里又用得上贪污受贿呢。

    &bp;&bp;&bp;&bp;所以他想问问赵誉刚,你究竟想要干什么,你们究竟想要干什么。难道一个任海涛犯了错误,就连我任博全也要被罢免,被软禁接受调查,就连不成器的任青松都要坐牢吗?

    &bp;&bp;&bp;&bp;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bp;&bp;&bp;&bp;“打个电话?”季晓佳迟疑了一下,难道就是这个事情?

    &bp;&bp;&bp;&bp;“可以啊!这没什么吧!你是不是想家人了,或者是老朋友了,要让他们来看望您?”

    &bp;&bp;&bp;&bp;“哦,对对对,你说的有道理。不过家人我暂时还不想见,这个人是我的老战友,你要是方便的话,就当帮我传个话吧!我也是想让他出面帮我问问,我那不成器的侄子究竟犯了什么错误,因为别人不了解他,我可是了解他,他绝不会贪污受贿的,因为他没那个权利!”

    &bp;&bp;&bp;&bp;“啊,你是说那个原来一直坐在外面椅子上的大哥哥,那天突然就被好几个人带走了的人吗?

    &bp;&bp;&bp;&bp;首长,不过我说了您可别生气啊,那帮人真是凶,还一点情面不讲。还有啊,他们根本就不注意影响,我对他们没一点好印象,太粗鲁了!”

    &bp;&bp;&bp;&bp;“哈哈哈,你啊,到是很可爱!你咋就不想我那侄子真就犯了错呢!小佳啊,你很单纯,也很可爱,不过正是我欣赏你的地方!”

    &bp;&bp;&bp;&bp;“哼,犯错误也要有权有势吧,你侄子当时就自己一个人坐在外面,身边连个秘书和司机都没有,怎么可能是个大官。依我看就是个富二代要不就是个管二代。啊,对不起首长,我又说错话了!”

    &bp;&bp;&bp;&bp;“没事,你继续说,你说的都是事实!”不想任博全真的就没生气,还在鼓励着季晓佳继续的说下去。

    &bp;&bp;&bp;&bp;赶紧拍了拍自己的嘴,又有趣的吐了吐自己的丁香小舌,季晓佳完全是没心眼的看着任博全这才继续说道:“首长,我感觉您也不是个坏人,和外面传说中的不一样。你啊,骂人只是因为被气的,所以我知道您是一下子没能缓过神来!

    &bp;&bp;&bp;&bp;因为我看了啊,你的侄子开的完全是一辆豪车啊,好像要一千多万吧,走的时候竟然被那些人开走了。能开的起一千多万汽车的,又怎么会去贪污受贿呢。再说贪污的大官,绝对不敢这样嚣张吧,竟然把贪污的钱用来买豪车,你说我分析的对吗。太张扬早晚会出事,肯定会被抓的!”

    &bp;&bp;&bp;&bp;“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啊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很有道理啊!”

    &bp;&bp;&bp;&bp;一老一少,一个半死不活的老头儿,不想就在一间病房内,竟然和一个美女小护士谈了一下午。呜呼哀哉,当季晓佳从病房内出来的时候,护士站很多小护士都用怪怪的眼神注视着她。

    &bp;&bp;&bp;&bp;她不会是在那间病房内被那怪老头骂傻了吧,要不就是骂晕了,直接晕倒在里面了。好可怜啊,真是自找的!

    &bp;&bp;&bp;&bp;做哪个病房的管床护士不好,她偏偏却要选择一间总挨骂的病房!

    &bp;&bp;&bp;&bp;而不想季晓佳却对这些眼神完全的不在意。她竟然走进了洗浴室,匆忙洗刷了一番,换衣服下班了。

    &bp;&bp;&bp;&bp;她只掌管着一间病房,并且还是此刻峻山疗养院最不被人待见的一间病房。那里面的病人谁都讨厌,能有人去伺候已经是不错了。

    &bp;&bp;&bp;&bp;所以看着仿佛身心疲惫不已的季晓佳想要下班,一些姐妹们只是打趣的又逗了她几句,并没有问她为什么今天要选择下班。

    &bp;&bp;&bp;&bp;像她们这些小护士,往往都是不经常离开医院的,因为在单位里,她们就有自己的宿舍。这里远离市区,来回又没有班车,想要下班进入市区的话,除了乘坐进出医院的便车之外,再就只有叫通勤车了。

    &bp;&bp;&bp;&bp;而医院的通勤车对她们这些小护士可不经常有,便车更不是随便就能坐的。原因很简单,不认识你敢随便坐啊。

    &bp;&bp;&bp;&bp;“小佳,今个不在医院住吗?你要回市区?”

    &bp;&bp;&bp;&bp;“啊,是的护士长,我都快有两个星期没有回家了。护士长我都要郁闷死了,天天听人骂,快要疯啦!”

    &bp;&bp;&bp;&bp;“小佳啊,这是工作。你能主动抢着去做最艰难的工作,正说明你的觉悟高,你还是预备队员呢,组织上正在对你审核,你的表现,我们大家可都看在眼里。

    &bp;&bp;&bp;&bp;我啊,也没别的意思,更不是不允许你下班,放心吧,晚上还有值班护士呢,你的病房忘不了。

    &bp;&bp;&bp;&bp;不过正好,今天我也想回家了,你就坐我的车,我捎你进市区吧!”

    &bp;&bp;&bp;&bp;“哇,那简直是太好了,护士长,我正愁没车坐呢!我要怎么谢谢你啊!护士长,要不我帮你拿东西吧!”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