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是的,任博全虽然被高科技的医疗手段给救活了,苏醒了。但是他人醒了,心还没有醒。

    别人不知道此刻的任博全究竟在想什么,就连那个大眼睛的小护士和一旁偷偷进行议论的胖护士也不相信这个老首长早已醒了过来。

    “唉,小赵,你说他醒了吗,为啥醒了却就像没醒一样啊!”

    “你傻啊,谁家出了这样的事还能轻松地了。任海涛你知道吗,还有那个任青松,刚才还在这里,一会就被抓走了的那个人。

    你别说,打死我我也不相信他是个贪污犯。呼!不过长得真迷人啊,高高的,有点小帅!”

    “你花痴了吧,你要是花痴了你就去监狱看他啊!我可是听说他们单位领导都放出话了,一定要配合纪律部门严查到底,哪怕牵扯到任何人,都绝不姑息!”

    “嘘,别说了,我怎么看病床他的腿好像动了一下啊。小心被人听到!”

    “啊,不会吧,你可别吓我,我们只是个小护士!”胖护士急忙捂住了自己肥嘟嘟的小胖嘴,紧张的注视着病床。

    但心里却在想,什么人啊,感情一直高高在上的,不是贪污得来的就是受贿得来的,呸,就这样还住二十四小时特护病房,享受高级待遇,真是气死人不偿命啊!

    但是她们两个却是不知道,她们偷偷的议论声,早就传进了任博全的耳朵中。

    听到这样的议论,任博全是又气又急,忍不住强直的想要坐起来,赶紧找关系进行疏通。

    但是情急之下,明明感觉自己能够伸开胳膊,大手一挥立刻招来自己的随身秘书,赶紧去给自己办事。却不想任凭他脑袋死命的下达着挥动大手的动作命令,他那条胳膊却像是长在了床上一样的一动不动。

    不仅如此,就连他大声喊着来人——翟秘书,却是遗憾的惊悟,难不成自己哑巴了不成!

    为什么我竟然喊不出来声音了呢?

    混蛋,混蛋,都是一群混蛋!

    魔鬼,魔鬼,我一定是被下了蛊!

    不管是任海涛还是任青松,那可都是任家年轻的新一代啊!可就这样被人轻易地抓了起来,那不就等于断了任家的后路吗?

    是谁,针对我任家,是谁,竟然如此的作为!

    赵誉刚?

    不不不,老赵头即便想要动手,也绝不会这么狠,毕竟任家曾经对他有救命之恩啊!

    想当初战场上,是任康年为老赵头挡了一颗子弹,才没让他当场挂了。难不成这家伙恩将仇报,对任家一个不留吗?

    赵誉刚,你这是财狼豹子心,绝对的不要脸!哪怕不是你亲自动手,那也是因为你在后面支持着。

    哼,徐右兵,你那孙女婿徐右兵!

    一定是他,我任家定和你势不两立!

    别以为我不知道,现在,还有谁能够指挥得动狼牙的人,除了徐右兵还有谁!

    任博全是又急又气,任家两名大将都被狼牙特战队的纪律部门带走了——这可是直接宣战啊!

    但狼牙特战队,那简直是水泼不进针插不得。想当初真不知道宇庆昌那家伙是怎么才把自己的儿子送进了那个鬼门关。也许就是因为他曾经是狼牙的缔造者之一吧,所以赵誉刚才没有将他的儿子拒之门外。

    可更让任博全气愤的是,自己还没有退呢,还没有宣布被撤职查办。那些平时道貌岸然的家伙们就迫不及待的跳了出来。一个个大义凛然的样子,大声高呼:严查,要一查到底。

    查你麻痹啊!

    你要查谁呢!

    老任实在是忍不住了,他甚至破口大骂,咬牙切齿!

    他真想现在就从自己的病床上爬起来,亲自到狼牙找到赵誉刚去问问,去问问他那个孙女婿究竟想要干什么!

    他这样做,对他有什么好处,哪怕就是逼死了任家,将任家从燕京除名,他又能获得到什么!就算是将任家踢出了华夏,他徐右兵又能够得到些什么!

    但他左思右想,他还是没能想明白任家究竟怎么就得罪了这个徐右兵。不对吧,即便是得罪,那也是因为你们先气死了我任家的老爷子!

    我呸!

    任博全总算是寻思过来了,就在80,就在当初任康年住院的80因为任家挡了给狼王医治得的时间,还有洪荒号的任德贵!

    这可都是任家的下一代啊,当初自己花费了多大的精力,才让任德贵成为了洪荒号的参谋长!而此刻,竟然全都折在了这个混蛋的手里面!

    是的,任德贵刺了徐右兵一刀,终究让他怀恨在心!

    是的,如果当初在洪荒号上没有那一刀之仇,他徐右兵又怎么会如此的记恨!

    小人,最为卑鄙的小人,事情都过去了,还抓着不算完,这在任博全看来,这个徐右兵也就这样了。一生,恐怕也就注定只是一介武夫,绝对没有大成就,永远也别想离开狼牙特战队了。

    呵呵,赵誉刚,这就是你的下场,即便是选个孙女婿也就这样了,难不成还会有什么大作为吗?说不上一个任务就死在战场上,再也回不来了!

    是的,我咒死他!我咒死你个兔崽子!

    可怜啊,可叹,曾经威严无比,高高在上的任博全,此刻却是只能躺在自己的病床上咒骂着,但更为可惜的是,他虽然不断地咒骂着,却发不出咒骂的声音。乃至他此刻想要动一下,都是男的困难。

    “醒了,真醒了啊,你快看,他的手真动了,还有嘴巴,他在叫,他要说什么?”小胖护士眼尖,第一时间就发现了任博全的不正常。而大眼护士却是此刻不知道在想什么的样子,完全的走神了。

    快速的跑上前,职业使命终究使小胖护士高度的履行着自己的职责,她将自己的耳朵轻轻地凑到了任博全的嘴巴上,轻柔的问道:“首长您醒了,恭喜你首长,但是您一定不要激动,您要平复心态。您在说什么,轻轻地告诉我好吗,好吗?”

    “你你尼玛比!”

    噗!

    “你!你无耻!你不要脸,你个老东西,你怎么不去死!”小胖护士恼羞成怒,瞪着自己无辜的大眼狠狠地盯着病床上这个不要脸的人,他怎么骂人啊!

    可你即便是想骂我,也要我的确是惹你了吧,真是无耻至极!这样骂一个女孩子!不要脸!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