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任海涛被留在了狼牙特战队!

    同时一起被留下来的还有他的司机和秘书!

    这是一个极度可怕的坏消息,甚至在第一时间传入任家的时候,就让任青松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惊恐无比!

    “坏了,坏了!出大事了!”

    连连喊了三声出大事了,任青松第一时间就向外跑,他需要立刻弄清楚事情发生的真正原因,还有赵誉刚为什么要留下自己的堂哥任海涛。

    但不想,当他跑到自己伯父所在的单位时,自家的伯父任博全正在召开一个特别的会议。为什么说特别呢,因为他一进会议室就感觉到了与前翻的不同。

    以前任青松到这里找任博全的时候,受到的礼待都是让他特别舒服的,总感觉高高在上的。那种感觉,完全就像是迎驾王子的到来一般的威武。

    而如今,他进入这个特殊的大院,不仅仅需要事先登机,还要写明探访时间。本以为是几个新兵蛋子在守大门,所以任青松指示司机照章办事,毕竟他着急,不想在大门口耽误时间。

    可不想,等登记完了,走到了行政大楼才感觉出了与以往的不同。以往在这里,遇到了任何人都会向自己点头哈腰的奉承不断,甚至远远地看到自己的到来,他们都会小跑着跑过来套近乎,和自己打招呼。

    可今个,就连自己进门口时,看到门口卫兵们对他敬礼的模样,都有些敷衍。

    操行!

    麻痹的,老任家还没怎么地呢,我家大伯还在呢,我任青松还在呢!

    郁闷的骂着,任青松继续向里走。却发现就处在一楼左侧的小礼堂内已经是人满为患。

    呵呵!

    廋死的骆驼比马大!哪怕你们再势利眼,但我大伯还在位呢。咋的了,有本事你们都远远的滚蛋,谁也不来参加我大伯主持的会议那才叫牛逼。

    心中腹诽着,同时惶惶然的担心也放了下来。赶紧走到了后排一个没人注意的位置处坐定,任青松这才感觉大会气氛的不同。

    不对劲啊,看模样是不是上面还有人来,怎么平时的主位,这时候却坐着别人呢。而本应该属于大伯坐的位置处,此刻却是坐着一个干巴的老头。

    更明显的是,此刻的任博全正在讲话,但是却没有几个人在认真的听。不仅如此,还有人站起来公开的和他伯父唱反调,说什么有时候具体的事情要按照现场具体的应对。而不是硬性的下规定,这样很多事情根本就无法处理。

    这一反驳,顿时气得任博全当场气结,甚至气得他心口堵得慌,当场诱发了心脏病,直接被送往医院。后面任青松急忙跟上,到了医院医生当时就要求住院,并且定下了修养期限一个月!

    一个月,一个月的时间不在位,那堂哥的事情谁去处理,难道是自己吗?任青松自认自己还真没有这个实力,首先他就并不像任海涛那样的能够随便的出入赵誉刚的府邸。

    而对赵誉刚,说实话,他任青松送没有把赵誉刚放在眼里,在他的眼中,只有他的大伯和大哥两人。

    随即还没等任青松想到办法,突然又有传言传来,刚才由于任博全在大会上的突然病发,组织决定暂时停止任博全的工作,让他的副职暂时主持全面的工作。希望任博全能够安心的在医院养病,不必担心单位的事物。

    落井下石,不,这绝对是釜底抽薪。这还没等正式宣布任家倒台,实际上任家已经开始走下坡路了,只因为任海涛的被滞留狼牙特战队!

    这是怎么了,一刹那间任青松全蒙了。甚至他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医院角落的一处长椅上,冥思苦想。

    徐右兵,这个混蛋。自从任家得罪了这个混蛋以后,就没有好过。他不仅仅气的任康年归西,现在竟然直接抓捕了自己的唐哥。而大伯任博全明显也是因为这件事受到了牵连。

    任家,风雨飘摇啊!

    恨,发自骨子里的愤恨。任青松终于是找到了病因了。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徐右兵,而这家伙就是赵誉刚的孙女婿!

    我一定要报复你,一定会将你碎尸万段!

    哪怕就是碎尸万段,也难消心头之恨!

    此刻的任青松恨得咬牙切齿,但是他却不想,这哪里和人家徐右兵牵扯的上多大的关系。就算是有,那也是因为徐右兵依法办事而已。

    其实任家在京城嚣张了这么多年,威风八面的惯了,所以一时间任海涛的被滞留,以及任博全的住院休养,让任青松完全的接受不了。他感觉任家一下子就成了孤家寡人不说,以前那些随时来任家探望的,没事就选择向他哥两个套近乎的,一下子全没了,好像突然间消息了一一般的,全都不见了。

    这么大的世界,这么大的京城,难不成那些人都死光了吗,怎么就连医院里面也看不见一个护士,或者是医生呢?

    他却是忽略了,这里是高干疗养院,并且任博全能够住的,都是单独的疗养小院。不仅仅外面守候森严,更是不经允许,不许随便拜访的。

    其实,还有更为深意的一点就是,一个人做官的失败往往会大于做人的失败。做人失败了还会有亲情友情,哪怕就是秦桧还会有三个好朋友的。但是做官的失败,那不仅仅连做人都失败了,甚至连自己都丢失了,只剩下彻头彻尾的悲哀了。

    坐了好一会,任青松才感觉有人在叫自己,迷茫的抬起了头,竟然是个小护士。这个护士长的水灵灵的,特别的清纯,美丽的大眼睛笑起来眯缝着,就像月牙一般的漂亮。

    “您是任首长的家人是吗,首长已经醒了,您能进去看一下吗。首长叫你!我是首长的护士小高,如果首长有什么需要的话,你就按铃呼我可以吗?”

    “呼你,可以。不过我大伯究竟是怎么了,没啥事吧。这怎么一下子就住院了呢,严重不?”任青松自从来到了这里,还是第一次见到这里的医护人员,刚才他一直急得团团转,四处打电话找人帮忙来着,但不想很多人一看是他的电话,不仅仅是干脆不接,更有甚者有的人直接挂断了。

    我了勒个去的,都是些什么东西啊!可不像这名小护士,人长得好看不说,小嘴还甜甜的,真会说话。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