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他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这种预感很强烈,但是他却不知道究竟要发生什么,禁不住一向沉稳的任海涛竟不自主的站了起来,在客厅内来回踱起了脚步。

    曲秘书看得直瞪眼,他很想提示一下自己的主子,这可不是在自家的办公室内,现在可是在赵老赵誉刚的府邸之内,即便是你身份显赫,但也不能如此的随意啊!

    焦急的看着任海涛,曲秘书也有些坐不住了,最终他刚想起身提醒,不料二楼已经传来了非常清晰的脚步声。

    一抬头,身影已经从二楼的走廊处露了出来,此刻的曲秘书惶然站起,他想提醒任海涛显然已经是来不及了。可更加郁闷的是,此刻的任海涛好像依旧陷入在不自觉的踱步中,仍没有感觉出赵老的来临。

    “首长好!敬礼!”仓皇之下,曲秘书突然喊出了敬礼和问好的口令。也怪他机智,这一嗓子虽然声音不大,但是干脆有力,一时间立刻将魂游身外的任海涛给喊了回来!

    急忙小跑两步,迎在了楼梯口处,任海涛严肃的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对赵誉刚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首长好!老首长,海涛来看您了!”

    “哈哈哈,海涛啊,坐,坐那说话,不必拘束。你是有日子没来我这里了,你还能记得我老赵家的门朝哪开,已经是不容易喽!”赵誉刚打着哈哈,但话里话外都是讽刺。这个浑小子,其实完全继承了他爷爷老任头的那种鬼精灵,有时候更是用人朝前,不用人朝后。任家,总出些这样的货色。

    “啊,赵爷爷,我就是忙,有时候一忙起来就忘记时间了,多少次我都很想来看看您老,但一看时间太晚了,我就不敢再来打扰。

    其实啊,我好几次都对曲秘书说了,正好家里有份多年的老山参,一直想送给您补补身子的。可就是不得空。今个还好,总算是抽出时间来了。曲秘书,快,快把我那老山参拿出来让我赵爷爷看看!”

    曲秘书一听这话,赶紧把手里抱着的一个精致的包裹打开,里面更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包裹着一个镜匣模样的盒子。再看,竟然是一颗极品老山参被绑缚在镜匣盒子内的红丝绒上。

    根须端正密集,参头纹理粗厚,一看就不是凡品。这颗老山参,仅仅是看模样,那没有千年也有八百,可以说是正规的野山参,绝不是家中种植的那种只长块头却无参纹的种植品。

    “首长,请您掌掌眼,帮着把评一下。当初任主任买的时候我就怀疑来着,这个不可能有一千多年吧。当初那个猎户都能有七十多岁了,一看就是常年待在深山老林子里面寻宝贝的老参客,特别是他手中的那条梭罗棍,一上眼就是个老物件,包浆饱满啊。

    可是给我的感觉却是蒙人,我可是听人说过,越是拿着假货的参客,其实越把自己打扮的像个老参人,他们啊,其实就是为了蒙人!但是吧,看这个老山参,再看他手里拿着的梭罗棍,一时间我还真就打不定主意,也就没能阻止我家任主任购买。”

    曲秘书一边呈献着老山参,一边就像是说故事一般的说着这颗老山参的由来。也是,但凡是件宝物,都有点来头。

    而华夏送礼更是一门艺术,特别是像这种贵重物件。一颗千年的老山参,那简直就是山珍中的极品,甚至是百年不出的稀世珍宝。这样的老山参,有行无价,有价无市。那是你想买都买不到的,更是寻常时候连见都见不到的。

    也就是说这样的极品老山参,即便是有人愿出高价购买,但是,却不一定能够碰的上这样好的东西。或者说有这样同款的老山参想要出卖,但是要价定的太高,根本就不是寻常人能够买得起的东西,就连那些京城首富,富豪商贾们,也是有心而无力获得的。

    再就是由于宝贝实在珍贵,这种东西说白了只能是有缘人获得,价值除非在外,其缘分还是最主要的。

    仅仅一两句,就阐明了这东西的珍贵程度。但一句请赵老掌掌眼,帮着把评一下,顿时就道出了这东西或许就是个养殖品而已!

    ——不值钱!

    是的,不值钱,送礼哪能送这么贵重的东西呢,说白了这要真是千年的老山参,那价值怎么也要上千万或者是大上几千万。乖乖,如此珍贵的东西,你还是拿来送礼的,你这不是逼着老首长犯错误吗?

    说的好听点你别无所求,只是世家之间的交往。但如果你稍有所求,那就是行贿受贿。如果被按价定罪的话,只要是物价局认定为珍品的话,想必仅此一项,就可以废了赵誉刚百年的清誉,让其丢官罢职,甚至身陷囹吾。

    但是养殖的品的话就另当别论了。养殖品的话,像这样的老山参,那只值个块八毛的,在农贸市场五块一斤按斤称!

    所以同样的东西,一句话翻过来反过去的话,那就全变了。

    俺关系好,被人蒙了,拿了个养殖品扔在赵誉刚家不要了,这东西满大街都是,你要就送你吧。这样的话,就算是司法那里,也无*处。

    而这,就是博大精深的华夏送礼文化。

    反过来,就算是真出事了的那一天,赵誉刚也有说辞。当初这小子就说他买了个养殖品让我给把把关,这孩子逗我玩呢,谁知道他哪根神经不对劲了,那东西我连看都没看,随手就丢大门外了!

    不值钱,几毛钱的东西,炖鸡汤都没劲!

    一不小心扯多了,扯远了,但这正是任海涛选择送给赵誉刚一颗老山参的真实意图所在。

    所以一听曲秘书这话,任海涛立刻就接话说道:“是啊赵爷爷,我这眼光还是不行啊。就留您这,您给看看,或者是帮我找个懂行的给看看,我也觉得这就是个养殖品,被人家蒙了。要真是个养殖品的话,您可别笑我,据我知道就算是养殖的,那也可以炖个鸡汤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说完任海涛带头笑了。这话这样说出来就有失水准了。可是这样有失水准得话,还偏偏就有必要在这样的地方说出来。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