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他还有脸来,那就让他等着好了!”突然将手中的机要文案往前一丢,赵誉刚满面寒霜的再次说道:“你看看!”

    “是,首长!”魏长义急忙伸出了双手,拿过文案细看。这竟然是一份刑讯笔录,很详细,并且要点很突出,完全和任海涛有关!

    看着看着,魏长义的眉头紧皱。甚至他感觉自己的后背冷汗直流。狼牙特战队近两年来发生的一些个事情,不能说他不知道,但是他却无心管理,他以为都是些小事情,不就是一些饭菜问题和服装生活的问题吗。

    饭菜虽好,但是众口难调。所以他一直不认为这是个大事情,因为他的心并没有用到这里,而是用到了烟海炮校,还有其他地方。

    他时时刻刻的,秉承着随时跟随着赵誉刚的脚步,甚至是紧步不离的,完成着赵誉刚的任何指示。但是对狼牙特战队,他实在是疏忽了。

    “首长,我,这是我的错误,我疏忽了!”

    “我没有说你!长义啊!我知道你在忙什么。人的精力都是有限的,可是我却想不到,有人竟然当我赵誉刚老糊涂了,真是老糊涂了!

    这不是你的错误,其实我也是想看看,他们究竟能够闹腾到什么样的地步!

    哼!想不到,还真是让我高看一眼啊!如果不是我这盘棋,终究要迂回的杀回来的话,难道不成这狼牙特战队就易手他人了不成!

    混蛋!一个个的都是混蛋!可是他们谁会真正的懂得,这是中枢必须要掌握在自己手中最锋刃的利刃!

    狼王一出,谁与争锋!

    铁血一出,必扬我华夏神威!

    铁血狼牙,这是我华夏最忠诚的守卫,我怎么会将他踢出狼牙呢!可笑,愚蠢,哪怕我赵誉刚即便是纵有通天彻地之能,但我也不能随便复员一位狼牙!

    你明白吗?”

    你明白吗!

    赵誉刚说的再直白不过了!

    是的,你明白吗,你们明白吗?

    兵王,他已经不是一个人的存在,他是整个华夏的魂!

    当一个人的自身能力,已经强大到足可以守护一个民族存在的时候,那时候的他已经成了民族的精神,成了华夏不屈的信仰所在。

    所以徐右兵的存在,他这个狼牙的继承者,继承的并不是一个狼王这么的简单,因为他肩负着民族的使命,国之守卫!

    而此刻的魏长义才明白了,什么是兵王,什么是狼王。他突然在心底的最深处一声长叹。敢情一切都在赵誉刚的掌握之中啊,就连那个混蛋闹出的一系列的事情,原原本本的,其实都逃不脱如来佛的手掌心。

    呵呵,小东西,蹦跶吧,只是因为你头套着枷锁,受到了制约,而将你踢出了狼牙特战队两年,那就是给你解去了紧箍咒,任你蹦跶!

    好高深的算计啊,好大的一盘棋!

    而试想,这样的一盘棋,那绝对不是赵老一个人在下棋,而赵老的背后,又站着谁呢?

    在华夏,除了姚为民,那就是许向东了!

    禁不住猛地再次惊出一身冷汗,魏长义情不自禁的再次看向了自己手中的询问笔录。这份笔录简直就是对他自己工作赤果果的打脸啊。

    因为自己的疏忽和失职,却不想导致狼牙特战队发生了这么多简直令人不敢想象的事情。

    呜呼哀哉,这些人究竟想干什么,他们想干什么!

    “怎么,还想不明白?”看着魏长义站在自己的书桌前不住的发愣,赵老忍不住再次的哈哈大笑。好像突然间赵老就像是换了个人一般的,猛地站起,挺直了腰身。

    “这是一计!你啊,能看明白我当时还用这一计干什么。要的就是瞒着所有的人,将你们都瞒住了,这条计策才会生效。如果当时你就知道了的话,你还怎么能够配合着我演好这一幕,让这些个挑梁的小丑们,现在都纷纷跳出来踊跃的曝光!

    老啰!我即将卸任,归隐二线。但我也要站稳最后的一班岗!小魏啊,能够接起我这副担子的,眼前就只有你了!而你呢,就需要牢牢地掌控住这把利刃,让他继续为我们的国家,为了我们的民族,乃至于让我们傲立于世界的东方之上,永立鳌头!”

    “是,首长!”咋然惊醒!

    魏长义惊容满面,他想过,想过赵誉刚一直都在培养着自己,甚至想过自己和邓立华之间,到最后谁才能是接班人。可不想今天赵老竟然提前泄露了先机。

    自己和邓立华不是兄弟却亲如兄弟。两人看是不争,但其实说句实在话,都想上任。

    而不想,到最后,到了今天,首长原来早有打算。

    “怎么了,在想邓立华?哈哈哈,你啊你,算啦,他另有用处,但绝不会比你差!”赵誉刚轻轻地摇了摇头,这才装作不经意的模样,撇了一眼墙上的挂钟,好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

    “三点半咯,是该下去了!恐怕楼下的屁股都要滚烫咯,这些混蛋,再不敲打一下的话,不仅仅是让他们忘本了,简直是他们从哪来的,都会不记得了!”

    “是,首长,我给您头前带路!”魏长义急忙站直了身子,转身就去开门。他听得明白,老爷子绝对不会给任海涛任何好脸色看,说不上仅仅是因为手中的这份询问笔录,老爷子要是大发脾气的话,当场就能够撸了任海涛这个后勤主任。

    楼下,高大而又肃静的会客大厅内装饰的非常古板严肃,在这样的大厅内坐着,给人一种非常拘谨压抑的感觉。这种感觉不是因为他空间的狭小,相反,而正是因为他空间的巨大。

    这种感觉,真正的来源却是因为这里绝对神圣的不同环境。墙壁上是(伟)人和(开)(国)(元)(帅)们的画像。各个威武而又严禁,却又面带微笑,和蔼可亲。他们无比深邃的目光就那样注视着坐在这间客厅内等待着会见的来访者。

    仿佛无声中又在询问:

    我将祖国交给你们了,你们做好了吗?做到了吗?你们是时刻准备着吗,时刻牢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吗?

    怎么,你们是要说什么吗,那就先和我们说说嘛。你们在心里面说实话,我们都能够听到。知道心与心的交流吗?

    我都能够听到!

    良久,虽然只是一眨眼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但是此刻的任海涛却感觉如坐针毡一般的难受。他看着四面墙壁上的画像,禁不住浑身冷汗连连。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