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李玉东签了,签了就代表认罪。但是他却不知道,任海涛随即就赶往了象山赵誉刚的府邸。

    宇少杰的死,再加上其父宇庆昌大闹狼牙基地,甚至自爆炸毁了狼牙基地的门岗,虽说没有造成其他人员的伤亡,但影响是巨大的。

    任海涛大骂宇庆昌的愚蠢,但是他又不能不过来向赵誉刚求情。宇庆昌自脱离了狼牙特战队之后,就是任家重要的一脉。他出了这样的事情,作为任家现在的掌门人,如果再不出面的话,那么任海涛将会无法领导以后的任家,无法向紧随在任家身后的其他人进行交代。

    虽然说宇庆昌玩的太大了,甚至是完全无视华夏国纪法度,任性妄为,终究造成了如此不可逆转的局面。但任家也必须要为他出头。别的不为,只求一个不要公开,哪怕是在狼牙内部私自处理了就得了。

    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影响降到最低。不要将负面的消息扩大,也就是任海涛此次前来的最终目的。

    但不想,他刚刚下车,还没有走进赵誉刚的办公室,秘书的电话就响了。

    “报告主任!出大事了,李玉东被抓了,并且招了!”

    “你说什么?李玉东是谁?”

    呜呼哀哉!

    这句话要是让本先还想硬扛着的李玉东听到的话,恐怕肠子都能够凉透了。他做梦都不会想到,自己前前后后给任海涛送了那么多名人字画,珍玩古宝。到头来他这个人的名字还是没能在任海涛的脑海中留下任何一点印象。

    “主任,他是李家的长子,李玉东啊,狼牙政治部的文书!”

    “一个文书?和我有关系吗?”愤恨的任海涛非常不满的瞪了自己的秘书一眼。这样的小事还要在这种时候汇报,真是不长眼!不,或许是自己的秘书认为,自己来一次狼牙特战队不容易吧,是不是顺便可以为李家那小子求个情。

    呵呵,还好吧,看看老赵的反应再说。或许这也算不上什么事。想起了李家,任海涛这才想起了谁是李玉东,感情就是那个经常那些破瓷瓦片子来糊弄自己的那个家伙啊!

    这小子淘换的一些东西没有一样是自己对味的。弄一些破碟子破碗的,一不好看二不能用不说,摆在那还碍眼。这就不如宇少杰了,想想宇少杰的确是死的可怜。

    哼,麻痹的,你死了就死了吧,以后谁给我送那些稀世珍宝夜明珠和田玉的好货色。不行这个李玉东还是可以培养一下的吗。要让他明白自己的爱好!

    门口,听到了消息的魏长义已经迎了出来。面对任海涛,两人同级。但任海涛是来拜访赵老爷子的,所以作为赵老爷子的私人和生活以及公务办公室主任,他是要礼貌的迎接的。

    而这边任海涛的秘书焦急的想要阻拦一下任海涛的前往。但看来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任主任的大手已经伸了出去,此刻已是满脸春风的笑着,正疾步的向台阶上走去!

    “哈哈哈,让魏兄亲自降阶相迎,真是不好意思啊!不知赵老身体可好,我来的唐突了,小曲,快把我准备的好东西拿出来,让我们的魏大将军看看,这可算是千年的好东西啊!你快给掌掌眼!”

    “掌眼,别别别,我说老任啊,你那些东西听说可都是顶级货色,你拿我面前是在逗我吧。我这干点军事训练啥的还在行,掌眼恐怕就不行了!

    走走走,进屋谈,我已经通知了老首长,老首长刚才正在午睡,恐怕此刻已经在客厅等候了!”

    午睡!!!

    一个午睡,让任海涛禁不住面容尴尬的一闪。午睡,他此刻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想起了曾经也是腰杆挺直,年近七十九了还非常硬朗的父亲。却怎奈,终究没能等到八十。就是在遇到了徐右兵那个混蛋,一气之下怒火攻心才走了的!

    而不想,此刻的赵誉刚还能午睡。老家伙,真是越老越壮实。他和自己的父亲相比,也仅仅相差了十几年而已。但是人家却依旧大权在握,风光正盛啊!

    哎!

    莫名的感叹,任海涛突然恼恨不已,暗想如果任家的任康年还在的话,任家岂会是现在这般的不堪的状况。而自己,恐怕早就身居高位,又上一层了。

    没有接曲秘书递过来的礼物,魏长义当先做出了一个有请的姿势,亲自前面带队,直接领着两人向客厅走去。不过到了大客厅落座之后,却是发现赵老赵誉刚并不在客厅内等候。

    “啊,那个可能赵老还在洗漱,你们稍等,我进去看看!”

    “哎呀魏兄,你忙,你忙,你服侍首长重要,我们等一会不要紧的!”任海涛急忙起身客套着。开玩笑,他还能说那你陪我坐会,我们两个先聊会?

    罢了,既然能够见到赵老就不错了,匆忙的情况下能够得到会见,在没有预约的情况下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

    魏长义礼貌的打了个招呼,等服务员端着两杯清茶送了过来,他便转身向二楼走去。赵老爷子近段时间总感觉神情很不好,在魏长义看来,或许是人老了的原因吧。再加上昨晚折腾了大半晚上,所以今天午睡的就能久一会。

    自己吃饭的时候已经提醒了赵老一次,说了任海涛的突然拜访。赵老也答应了,等待午后接见。可现在已经是下午两点一刻了,赵老还没醒来,不会是睡过头给忘记了吧。

    规矩的一直站立在门外等待,约摸着时间到了,再次看了一眼腕表,确定已是半点了,就算是午睡也该起床了,魏长义这才轻轻地敲响了二楼卧室的门。

    “进来——”屋内进来的尾音拖得很长,魏长义顿时就是一个机灵,感情首长早就醒了。

    轻轻地推门而进,礼貌的问了句好,随即关上了房门,魏长义小心的向前走去。赵誉刚有点鼻炎的毛病,受不得凉风。更是在睡觉醒来的时候,千万经不得外面冷风的侵袭,所以有人进屋要立刻关门,那是在这里所有的服务人员,早已养成了的一个习惯。

    “他来了?”赵誉刚头也不抬的伏在书桌上,鼻子上架着个老花镜,好像正看着机密要案。

    “是的,来了,在客厅等待!”魏长义赶紧点头回答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