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k可不是和李玉东逗着玩,说干就真敢干。身为狼牙特战队的老k,有啥是他不敢干的。手里面握着杀人执照都有,更何况审讯一个文书这样的小儿。

    在两名卫兵的拉扯下,基本没费啥力气,那是呲喽一声就将李玉东的下面给扒了,紧接着就用线圈缠绕在这家伙的小棍上!

    呵呵,可别说,这家伙的小棍还真不一般,缠起来没咋费事。

    万事俱备,老k也不啰嗦,直接伸手就要拉电闸!

    “别,住手,我招,我招还不行吗?”也不磕巴了,也不漏风了,真是不到黄河不死心,不见棺材不掉泪!呼啦一下还没等电闸合上,这家伙就吓尿了!

    “我操你妹的,你恶心不,啊?这是审讯室你知道不,你踏马的遭际成这个样,等会你收拾啊!”

    完全没给李玉东任何好脸色,即便是听说他要招,老k也是两个大耳巴子又上去了。

    艹你妹的,这就熊了,你那本事哪去了,嗷嗷叫的本事哪去了,刚才电爷爷的本事哪去了?

    不行,决不能就这么便宜了这小子,你电我一下,我要是不百倍千倍的还回去,我可就吃大亏了!

    两耳巴子下去,此刻的李玉东面如土色。虽然脸再次肿的就像个屁股一般的,但毫无血色。他真的怕了,在小棍被电线缠住的一刹那间就怕了。这可是实实在在的被缠住了啊!

    好家伙,三十万伏的高压。这电一下一不小心就废了,那自己可就成了二十一世纪最新的一名太监了!幸福啊,终生的幸福啊,一辈子就在这里葬送了!

    相比自己如果是招了的话,要是把责任全都推在了宇少杰的身上,那也成。反正宇少杰已经死了,就算他们想算账,难道还能把宇少杰从停尸房里面扒出来不成!

    还有,李玉东相信任家的任海涛绝对不会见死不救的。只要自己还在审讯室,哪怕就算是任海涛想让自己闭嘴的话,他也要想办法救自己!

    “别,别别别,别打了,我招,我全招!都是那个宇少杰啊,他对我说,只要按照他说的做,保证我以后绝对不仅仅是只做个文书。虽然我是狼牙特战队的文书,只是个文书,但如果调离这里进入普通战队的话,我立刻就能够成为一名堂堂正正的旅团长!

    独立旅或者是加强旅,你要知道,那可是绝对的实权部门啊!于是我就答应了,答应和他一起做了那些个事情”

    李玉东招了,如同竹筒倒豆子一般的全招了,此刻的他再也没了任何一点精气神儿,耷拉个脑袋,一脸的死气。他知道仅仅是这些,自己的战队生涯也算是走到头了。只要有了这种污点,那一辈子也别想洗清,再回战队。更不可能像他说的,成为一名实职的旅团长!

    呵呵!

    以前的想法是美好的,甚至是让人充满了希望,无限憧憬的。但现在,却成了实实在在的阶下囚。

    “就这些?你踏马糊弄三岁孩子呢,你明知道宇少杰已经死了,你就来个死无对证,好的坏的都往人家死尸身上推。你小子够阴险的啊,就连人家死人都不放过,还一下就污蔑两!

    艹你妹的,难道你分的少吗,你敢说你一点没分?全都让宇少杰拿走了,甚至贡献给了宇庆昌!

    来啊!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这丫的为虎作伥,还死不承认。不仅仅是克扣我们的生活物资、吃穿用具!就连我们食堂的饭票他们都要算计!

    还愣着干啥,给我电!”

    “是,首长,您就瞧好吧!兔崽子,想不到他是这么个玩意,我说我们这些人的饭菜怎么是越来越差劲了,冬天除了大白菜和萝卜之外,那是一点青头都看不见啊!感情就连买菜的钱你们都贪了!

    艹你妹的,就你这样的,我不电你个后半生残废,让你成为实实在在的老公公,我都对不起你爹妈!”

    恼了,身后的两名普通卫兵也恼了!本来就是,你踏马的克扣狼牙特战队的生活物资也就算了,连普通士兵的那点津贴也不放过,是个人都会和你没完!

    所以一听吩咐,两名卫兵急忙动手,一个干脆按住了李玉东的双肩,不让他动。另一个伸手握着电闸就要往上推!

    “不要啊!我说的可都是真的啊,我说的!

    啊——”

    嗖——

    一杆黄的和白的,突然凌空飞舞,喷溅而出!

    这电闸一合,那简直比做了小飞机都过瘾,是立刻飘飘然直上九重天!

    李玉东醉了,美美的醉了!

    他第一次享受到了在这个世界上除了女人之外,还会有另外一种爽,超然的爽!

    简直是爽的是不要不要的!

    晕乎乎的,就像是喝醉了酒。不,喝酒怎么能比喻的了他此刻如此神仙一般的享受。应该说,就像是吸食了(鸦)(片)烟、磕了药、吸了粉一般的如梦如幻,如痴如狂

    但紧接着,还没等三分钟过去,就是一种巨痛,钻心一般的巨痛传来,从大腿根处,一直延伸到小腹,继而向上,传遍了周身的整个神经!

    冥冥中,这家伙颓废的睁开双眼,然后突然大叫起来!

    “肿了!肿了!那是啥,那是啥,卧槽你马!我和你们拼了!”剧烈的挣扎,歇斯底里的狂叫,李玉东吓傻了。不仅仅是他的小棍肿了,此刻就连大腿腹股沟处也肿胀难忍,他知道,那是淋巴结,腹股沟处的淋巴结肿大!

    废了,自己被废了,这些人毫不留情的把他给废了!

    身为一个男人,头可断血可流,断手断脚的都无所谓,大不了拄着拐杖打着绷带吊着胳膊一样的活!可尼玛小棍被废了,那还算个什么男人!

    所以此刻的李玉东疯了。

    他甚至再也不配合,张嘴就骂,撒泼一般的朝前拱去。此刻的他,就算是用头撞,他也想要撞死这名老k。老子和你没完,大不了一命抵一命!没了小棍,老子还活个啥意思!

    “李玉东,你别想撒泼,你是个男人,不是个女人,你清醒吧!我告诉你,电你一下是轻的,被电了都这样!如果你再敢不老实交代的话,信不信老子真就废了你!

    你们两个还愣着干什么,准备给我拉电闸!”

    卧槽,还要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