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呵呵,不可能,有啥不可能的,你都可以随意的把我们抓起来,还想屈打成招!老子翻了天做了地,今个审审你这个混账王八蛋,有啥不可能的!”

    老k淡淡的笑着,嘴里的烟圈直接向李玉东的脸上吐去。浓烈的烟气立刻呛得李玉东直咳不已。他本来就被防盗门压成了内伤,看样子是伤及了肺叶,现在呼吸都为之困难,哪架得住再被浓烟猛呛。

    但现在明显形式不由人,还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他知道自己彻底的败了。宇少杰死的那一刻自己就败了,而等宇庆昌自爆而亡的时候,其实就等于他完全被抛弃了!

    “呵呵,你休想,我是文书,文书,而你只是一个兵!即便你是特战队的老k又如何,难道你以为你就能够审的了我吗!”这家伙还感觉自己高高在上,狼王已经离开了,刚才貌似看到了邢传武!

    这个混蛋,此刻竟然也溜了。但自己不怕,自己身后还有任家。哪怕就是邢传武见死不救,相信任家也不会抛弃了自己。毕竟自己得的那么多东西,可没全留下,那可都孝敬了主子啊!

    哼,这就是好处,关键时刻自己的底气所在。受伤又怎么样,被你审讯又怎么样,三十年河东又怎么样,老子还会翻身的,还会等来三十年的河西!

    这个家伙还在痴心妄想,试图唬住这名老k,但是他哪里知道,或许普通的士兵会被他这样的气势唬住,就如同只知道听从命令的,那两个此刻依旧站在审讯椅子后面的两名士兵。但老k可不是普通的士兵,因为他是一名狼牙特战队的精英队员!

    “文书,哈哈哈,你踏马太可笑了,好大的官啊,你这文书拿出去还带着衔,挂着资历牌,唬唬普通部队的兵蛋子还算那么回事,因为你最少享受着旅排级的待遇,但你错了,你看看老子这是什么!”

    呼啦一声从上衣兜内直接掏出个肩章挂上,正儿八经的中校团长,正团级干部肩章。身为一名老k,完全享受正团级的待遇,哪是一个旅排长可以比拟的!

    这帮家伙个个都是军功显赫的国之功臣,不说肩章上那威武的两杠三星,只看那闪闪发光的金质肩章就不同于普通部队。

    “你你你,你竟然是个中校!”

    “中校!没见识了吧!一个文书,也敢在老子的面前炸翅,你还敢阴谋屈打成招!老子今天就亮出来,吓死你!

    想我狼牙特战队的士兵,哪一个会是普通人!我们一直都在隐忍着,只因为要服从管理,服从你们这些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外行的管理。

    你们以为狼王不在,特战队没人管了,你们钻个空子就可以闯进狼牙来个外行管理内行吗?呵呵,白痴!

    但今个,老子不忍了,老子受够了,那就里里外外一起算!

    李玉东,说吧,这两年来,你做的什么缺德事,别想隐瞒,要不,我提醒提醒你?

    从军服开始,再到特训器材,从克扣生活物资开始,再到你们贪污训练物资!你是让我替你们说呢,还是你自己招!”

    “招,招你麻痹,老子贪什么了,那和老子有啥关系,都是宇少杰干的,有本事你就去阴曹地府找他宇少杰好了!我告诉你们,你赶紧把老子我给放了,否则我绝对不会放过你们得!”

    “放了你,简直是痴心妄想,想不到你还是个硬骨头。好,你很不错,让我瞧得起你,甚至惹我动手。老子正想还回去,还给你呢,那老子就成全了你!”

    说到这里,老k的火就大了,刚才被电的滋味可不好受,麻痹的,那就让你也尝尝!

    噼里啪啦一阵大耳巴子轮上去,顿时就把李玉东打的像个烤肥猪。那整个脑袋都鼓了起来,整整比原先大了一圈还有余。这还不算,紧接着一拉电闸,便听哇的一声,彷如撕心裂肺一般的嚎,刹那间整个声调都走音了,继而戛然而止,竟然被电晕了。

    “卧槽,忘了调节电压了,快啊,快啦电闸,麻痹的要是电死了,老子还玩个屁!”

    咔嚓一声再次一脚狠狠地朝李玉东的手臂踢去,在后面两名卫兵慌忙的拉下了电闸的一瞬间,老k毫不犹豫的将李玉东踹醒。

    一只手直接垂落下来,咔嚓声中好端端的胳膊断成了数节。这还是老k留了些力气,要是真跺下去,这一脚直接能够将他的半个胳膊跺成了肉泥。

    杀猪一般的嚎,撕心裂肺。紧接着疼的眼泪鼻涕一起流。哪怕是肺叶受伤了此刻也顾不得了,李玉东嚎起来就像是一个漏了风的风匣子一般的,嗓子眼里吼出来的完全是一种四处透风般的惨烈嘶吼

    “我我我的手”

    这一脚从肘关节直接跺下去的,老k阴险至极。哪怕就是日后李玉东接上了他的断臂,恐怕这条胳膊也是废了。想要重新修好,那除非神仙下凡,就算是以后拿筷子吃饭都是问题,看来只能是一辈子用汤匙了。

    “说,为什么要陷害我们老大狼王!说,你们究竟贪污了多少,并且钱款去哪了?”

    想想就来气,这两年内可是憋屈极了。没衣服穿,没好饭吃不说,天天训练只能接受最原始的泥坑里泡,山崖上摸打滚爬。那些先进的战术,先进武器装备的使用,是一点没有接触到啊。

    不仅仅如此,狼牙特战队自这两年内,就没有正儿八经的出过任务,都是被眼前这些家伙们闹得。

    “我没有,这和我没关系!我没有贪污,更没有陷害你们!”嘴硬,硬的像个鸭子!

    “草泥马的,不说是不,看来刚才电的轻了。来呀,把他下面给老子扒了,把那电线给我绑在他小棍上!

    我曺你妹的,不给你点真家伙瞧瞧,你真当我老k好欺负是不是,你真当我狼牙特战队都好欺负是不是!

    审人,老子敢自称第二,还没谁敢自称第一!今个老子就让你亲身体会一下,什么是渣滓洞76号的威风!”

    “是,首长!”身后两名卫兵领命,立刻扯着电线就过来了。乖乖,想不到人家这名老k原来还是个中校级别的大官,艹你妹的,简直是阴人没商量啊。幸好刚才的审讯自己两个没动手,恐怕要是动手了,这名老k也得还回来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