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别想阴我,更别想阴我们的狼王!我告诉你李玉东,你只是个文书,但是上面还有张彤和马队。你敢再这样逼迫我们,信不信马队和张队就能直接灭了你丫的!”

    这名老k心中大怒,服从命令赶过来接受调查是一名军人的本份,但是如果被诬陷或是想让他歪曲或者是编造事实,那是绝不可能的!

    狼牙特战队的战士们可都是硬骨头,即便是面对十几倍与自己的敌人都不会妥协,更何况面对这么一个阴谋的小人。

    他心有所感,李玉东一定是受到了某些指使,要歪曲事实,想撬开他们这些人的嘴,打开突破口。但他真是找错人了。想让自己这帮人与他一起同流合污那简直是不可能,更别说还要嫁祸给狼王!

    “踏马的,我让你嘴硬,还张彤与马队,那我就让你看看,你的张彤和马队长在干什么!”

    疯了,这个家伙一定是疯了。李玉东在打开了监视器的瞬间,这名老k便禁不住大叫。不仅仅是一分队张队长,就连自己二分队的马队长也被逮起来了。他们两个大队长竟然被分别关押在不同的审讯室内,正在接受询问。

    “你无耻!你这是犯罪!李玉东,你疯了,你有什么资格审查张彤和马超,你可知道你的军阶!”

    “军阶?我是(政)治(部)的文书,我所执行的就是(政)(治)部的命令!还军阶,你以为你是谁,再不招我就要你好看!我看是不给你加点大招,还真就像是给你们挠痒痒!

    哼,厉害啊,真不愧为我们狼牙基地的铁血战士。十万伏对你来说没感觉,那就加到三十万伏试一试!”

    一挥手,李玉东再次大吼:“给我加大电量!”

    十万伏的电量上去,如果是一个普通人,立刻就会被电晕。但这里的铁血队员可不是普通的人。由于他们本身惊人的毅力,硬是强忍着,抵抗着这刑讯电椅的非人折磨。

    可不想这个丧心病狂的家伙还要加大电量,并且一加就是三倍。三十万伏的电量,在刑讯上来说已经是极端了,它不仅仅可以瞬间造成人身被强电流击中的巨大痛苦,甚至很有可能对行刑人留下终身的创伤。

    “来吧,兔崽子,老子是不会怕你的!你就是个小人,阴险的小人。别以为你加大电量老子就会屈服,你要知道,我们狼牙的兵,是从来不会惧怕任何威胁的!你想要我陷害狼王,我们的狼牙之魂,你有种就把老子电死!”

    这名老k强忍着,甚至是咬牙切齿的痛骂着。他已做好了牺牲的准备,虽然他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但是想让他作伪证,还要陷害自己的狼王,那绝对没门!

    “好,我就成全你!”李玉东拼了,眉头紧皱。他想过事情不会这么的简单。但是既然已经做了,就没有回头的道理。不成功便成仁,他已经没有退路了!

    亲自上前,一只手已经触到了电门,可就在他即将上推的顷刻间,突然被一股大力横着便砸飞了出去,整个身体都被抛向了半空中。

    随着一声惊天动地般的怒吼,咣当一声轰然落地!

    这一摔,差一点没把李玉东给摔个半死,艰难的转身,门竟被人一脚踢飞,他就是被门板砸中,而砸飞向了半空之中的。

    但倒霉的掉落下来之刻,本就被摔得七零八落,浑身就像是散了架一般疼痛的李玉东。怎料想,那残重的防盗门竟然又轰隆一声在他之后跌落,堪堪把即将想转动一下身子的他,再次砸倒在地。

    呃!

    一声低沉的凄吼,随后便再也没了声息。

    继而站在审讯室后排的两名士兵立刻上前,规矩的敬礼站立,心惊胆颤的问候着:

    “首长好!”

    “还不赶紧解开!”兵哥怒斥一句,立刻亲自上前为这名队友解绑。

    两名士兵对视一眼,立刻跟上。乖乖,这边正审着呢,他们可是听得清清楚楚,李玉东这小子憋着坏想要诬陷狼王,不想狼王却亲自来了,后面还跟着(政)(治)部主任邢传武!

    呵呵,人家逆袭了啊!

    “首长好!”被徐右兵亲自解开了锁链的老k充满了感激的看着自己的兵王:“我就知道,我就知道您一定会来救我们的!头,这小子可不是个东西,他想冤枉你,并且逼迫我嫁祸于你。他想逼我说出宇庆昌之死是因为你逼迫的。

    首长,我真想毙了他,你说我是不是应该毙了他!还有,张彤和马超也被他抓了起来,就关在这里的审讯室中,头,我们快去救他们!”

    不等徐右兵说话,这名老k上前一脚就跺在了李玉东的后背之上,紧接着大声的吼道:“兔崽子,老子早就说过,老子会干死你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几年你和宇少杰没少欺负我们这些大头兵。今个这样的下场恐怕你是做梦都不会想到的吧!

    受死吧!”

    “等一下!”就在老k即将动手之时,兵哥突然阴测测的喊停。

    “你不觉得一脚踢死他算便宜他了吗?让他招,他怎么审你的,你就怎么审他!我相信这预审的工作,不用我教你吧!”

    啪啪啪!

    老k顿时就把自己的胸脯拍的啪啪直响,这家伙一朝翻身,那是再次大吼着说道:“老大你就瞧好吧,别的不会,抓个舌头审出他的屎来,那天生就是我们狼牙特战队的看家本领!

    这小子哪会预审啊!麻痹的,他只会动刑!”

    “好,那就交给你了,我去救人!”

    “是!”

    答应的干巴乱脆的,当徐右兵与邢传武离开的时候,屋子内已经是狼哭鬼嚎了。此刻老k翻身做了主,这家伙翘着二郎腿悠闲地吐着烟圈,那两名士兵早就把李玉东给绑在了审讯椅上。

    一脚朝审讯椅子踹去,直接踹在了李玉东搭载在椅子扶手上的手指,顿时疼的李玉东撕心裂肺一般的大吼大叫。迷迷糊糊的抬起了头,巨痛让李玉东双眼紧凸,赫然的看着面前的一切:“这不可能,不可能!”

    刚刚被防盗门砸的眼冒金星,还没有反应过来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这一下立刻就清醒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