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而此时此刻,正在预审室内张牙舞爪,声嘶力竭亲自审讯着几名特战士兵的李玉东却是全然不知,自己的厄运即将到来了。

    说实话他力审这些人不仅仅有做给任家看的目的,其实私下里,他和宇少杰的关系特别的好。

    宇少杰,身为新一代狼牙特战队的‘杰出代表’,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就在特战队内混的风生水起,其实和他李玉东有着很大的关系。

    两人同为世家子弟,并且早就认识。更有甚至,宇少杰的身世来历,李玉东是再了解不过了。有宇庆昌在后面站着,想必以后狼牙的坐镇之人,必定就是宇家之人。

    这可不是李玉东的臆断,而是手打鼻子眼前过的现实!

    宇少杰,不仅仅凭借自己特殊的武功技能在狼牙特战队站住了脚,更是凭借着他自身的优势和优良宽裕的条件拉拢了一干人等。

    在这些人的支持下,他如愿以偿的进入到了狼牙特战队的管理层,继而飞跃,主掌大权。

    而对于他的力挺者,宇少杰对他们绝对是纵容的,宽大的,甚至论功行赏的。但是这些钱从哪来的,这些人都知道。那就是私自克扣狼牙特战队士兵们的津贴补给,特训器材。构筑并加大特训项目的上报,申请资金。而等资金下来后却挪为他用,甚至直接瓜分!

    试想,随便砍下了一个飞行特训项目的训练,仅仅是一次飞行所需要申报的油钱,就足以使这帮人出去疯狂的潇洒一个星期的开销了。

    一双巨大的黑手,带动起几十双巨大的黑手,毫不犹豫的伸向了狼牙特训基地的宝库。可想而知,在这里,他们仅仅是两年的时间内,只是在项目申请资金的贪污上,便达千万。

    而这,还仅仅是其中之一!

    恐怖与担心!

    害怕与颤抖!

    随即而来!

    可让李玉东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宇少杰就这样死了,轻易地死了,死在了狼王徐右兵之手!

    这个混蛋,他不是已被踢出了狼牙吗,怎么又回来了!

    还有,你死就死了吧,但是你父亲也脑袋被门挤了吗。竟然也跑到了狼牙胡闹,还自爆而亡!

    卧槽!

    如果是宇少杰的父亲宇庆昌没有死的话,他李玉东一点都不用担心,甚至可以说是高枕无忧。因为不管怎么样,宇庆昌是绝对不会放过徐右兵的。而真要追查的话,完全就撇开了那些贪污受贿的事情。

    试想一个要严加追查凶手,讨个说法,更是手握权势,身居高位的大佬。他就算不会不依不饶,试想有关方面也会给宇庆昌一个交代。

    但是你死了就不同了,就等于宇家一下子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消失了不说,案子也就悬了。没有谁会站出来为死人说话,从而得罪风头正盛的新人。要知道那可是狼王徐右兵,并且身后站着的可是华夏赵誉刚!

    而不仅如此,徐右兵还需要一个说法。你总不能说把人杀了就杀了吧,他需要对外公布一个理由或者是借口。而这个借口,那简直太多了。因为宇少杰想要被人抓住某事当成借口的话,根本就不需要详查,随便抓一把就是一大堆。

    而有宇庆昌在的时候,谁敢去抓宇少杰的问题。可现在就不一样了,为了要溜须拍马徐右兵的屁股,证明徐右兵杀宇少杰的正确性。不肖人说,肯定就会有人主动的将一些很不好的东西当成罪证,交上去。

    而这就是李玉东最为害怕的事情。因为这些事情,随便的一点,那就会有他李玉东参与的身影!

    先下手为强!

    我身后有任家,还有邢家,再说自己的父亲和爷爷总不能干看着,自家也不就是一个随随便便毫无出息的家庭!

    审!

    话说最好的防守就是攻击,只有主动出击,才能紧紧地握住自主权。那我就审出一个你的不是!

    所以当徐右兵和邢传武一同走在了走廊上的时候,立刻就听到了审讯室内那简直就像是厉鬼一般的呵斥!

    “你给我说,是不是狼牙主动找宇少杰麻烦的。他就是看到了本应该属于他自己的权利,被人家抓走了,所以他心中不平,故意报复是不是!”

    “你踏马放屁!我们老大的思想才没有你这样的龌蹉!还权利,狼牙特战队有个什么权利可以抓在手里面,就像你们一样无缘无故的就可以奚落我们,随便呵斥与谩骂我们吗?

    你错了,那是因为你们根本就不配成为基地的领导!狼牙特战队也不需要这样的领导!你知道吗,我们和狼王之间的关系,那不仅仅是首长和士兵之间的关系,他更是兄弟,是战友,是随时随地,可以毫不忌讳的,不加思索的将自己的后背托付给兄弟般的新任!

    因为他命即我命,我命即由他!我命由他不由我,他命由我不由他!你懂吗,你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嘛!

    在战场之上,谁的性命其实都不在自己的手中掌握着,那,其实都掌握在队友和战友们的手中!

    你不是一名老k,你不懂,因为你永远也不会明白,什么叫兄弟,什么叫战友!”一名老k赤果着上身被绑缚在一张刑讯椅子上。但是此刻的他却没有任何一丝的恐惧和害怕。

    对一名特种战士来说,刑讯椅子,那简直就是最小二科的东西了,甚至是战术技能里面要求必须要掌握并且能够通过的抗打击项目之一。

    试想,一名特战队员,如果一不小心被捕的话,只是一把特别的刑讯电椅,就让他把自己知道的秘密全都对敌人交代了,那么他还做什么特种兵。

    不屈、不饶、坚强、忍耐,抗争,甚至是就义,那是身为一名特战队里面的老k,必须要掌握和所要通过的学习科目。想仅仅凭借一个电椅,就让一名身经百战的老k屈服,李玉东想的太简单了!

    “草泥马的,你还教训起我了,知道我是谁吗,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你是不是想死,是不是还以为你还能够活着走出去!

    我告诉你,你就是参于逼死宇庆昌首长的特殊案件中的重大嫌疑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所以仅仅凭借这一条,我在这里就是弄死了你,也没有任何人能够为你伸冤,为你感到可惜!”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