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身子一顿,顿时眉头紧皱。里面竟然刑讯逼供不说,还诱导供词。

    按照兵哥的脾气,此刻早就应该一脚踢破了大门冲进去大吼一声问个清楚,但如今自己都被戴上了铐子,可想而知这个邢主任此刻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于是兵哥只是神秘的一笑,继而随着这名尴尬不已的卫兵继续前行。

    不想这名士兵看了一眼兵哥,突然又左右看了看走廊上没人,继而非常小心的说道:“听说您是狼王,我很崇拜你。但是邢主任可不是个好东西,老大你最好有点心理准备。”

    “哦?”兵哥禁不住有些疑问的看了一眼这名卫兵。卫兵,在狼牙特战队是最基础的存在。他能对自己说这些,足以证明这小子对自己的确是敬仰有加。

    “老大您如果有关系赶紧找,我就怕邢主任对您下阴手。前面已经抓了十几个人了,并且”这小兵没有做过多的解释,但意思很简单,那可能就是刑讯逼供。

    因为他虽然没有解释,但手指着那间依然传出不尽厉吼的审讯室,兵哥已然明白了几分。

    没走几步,就来到了一间上面挂着主任办公室牌子的门口。这名士兵顿时停止了脚步规矩的站稳,再次对兵哥点了点头,继而对着大门高喊:“报告!狼王带到!”

    说完这家伙转头面对兵哥又是尴尬的一笑,在他心中,对狼王的尊敬,已然超出了所有的认知。只不过他依旧履行着自己身为士兵的使命。

    吱呀一声门开了,邢主任竟然亲自迎了出来,但一照面这家伙立刻严肃的呵斥道:“什么东西,这是谁戴的手铐,简直是胡闹,胡闹!

    说着邢主任突然转头进了自己的办公室,随后再次出来的时候手中已然多了一把钥匙,伸手就向徐右兵双腕的手铐伸去。

    “哎呀徐老弟,你可别误会,我只是让人请你来,可没说你犯罪了要抓你,更不敢下令给你戴手铐啊!来来来,我帮你解开,这帮王八蛋,简直是吃了豹子胆了,这种事都干得出来!

    胡闹,简直胡闹!”

    装腔作势,表演的很好,弄得兵哥一脸懵逼。呵,这家伙一上场就来了个谦虚谨慎,彬彬有礼的形象,倒显得兵哥有点受宠若惊了:

    “邢主任,不必了吧,现在我是嫌疑人的身份。这手铐就戴着吧,想必一会要是再戴的话,解来解去的还非常的麻烦!”

    “麻烦?啊,不不不,我先给你解开再说。我是请你过来,但绝不是以嫌疑人的身份!

    哼,恐怕是某些人借故曲解了我的意思!这个一定要查,马上就查!我邢传武一生做事,开敞明亮,从不做背后的小人。如果徐老弟你不相信的话,那也无妨!”

    说着话邢传武也就打开了戴在兵哥手腕上的铐子,兵哥也没再拒绝。人家既然表明了是误会,还与他无关,那如果自己再坚持着戴着,就多少有些不近人情了。再说邢传武说了,别有用心之人,马上就查,兵哥正拭目以待。

    摘下了手铐,果不其然,邢传武立刻向卫兵询问是谁下达给兵哥戴上了手铐的命令。

    卫兵立刻再次敬礼,唯唯诺诺的答道:“是文书下达的命令!”

    “李玉东?简直是混蛋,胡闹!他有什么资格下达这样的命令,好了你下去吧!”

    不想邢传武一听这样的回答,禁不住愣在了当场。但是喝退了卫兵,他却眉头紧皱。转身看着徐右兵,邢主任再次强装笑脸,一脸谦卑的说道:

    “坐,来坐。我这里有点简陋了,还请狼王不要介意,改天我请你到外面喝一杯,向你道歉!”邢传武一脸尴尬。

    “道歉?”兵哥更加的眉头不解。他是行政部主任,而李玉东只是个文书。这文书看来比一个主任的权力都大,想这行政楼内还真是怪事连连。

    “哎呀你有所不知啊,狼王!”邢传武好像有苦说不出的样子,正想解释,不过又被兵哥打断:“叫我右兵就可以了!”

    “啊,好吧,明人不说暗话,叫你右兵就右兵!”邢传武只好强颜欢笑:“我一直都是非常佩服你的,真想不到见到了你,还真有点一见如故的感觉!

    来,坐,坐下喝点茶,我和你说说!”

    亲自为兵哥泡好了茶,见兵哥依旧绷着脸,邢传武只能是继续解释:“宇庆昌是狼牙的创始人之一,其实和赵首长原来都是一个部队的。当时他们被称为武功大队,也算是华夏特种部队的先驱。

    而在历史悠远的战争年代,华夏武功大队做出了非常不平凡的成绩。他们往往深入敌后,做的都是小股渗透,精确打击和对情报刺探与刺杀的任务。

    而和赵首长一样,宇庆昌就是武功大队原先领导者的下一代。但宇庆昌和赵首长又不一样。赵首长掌握的是战队中的事物,而宇庆昌掌握的却是线报链与战队外的事物。也就是说两人分工明确。对战队的事物分别主管,相互配合,才成就了如今的狼牙特战队。

    而进入了和平时期的武功大队,也改名成为了狼牙特战队。于是战队内的事物也就相继的减少,但战队外的事物却是与日俱增。随着号召,战队外的事物竟变成了庞大的商业网联。一时间宇庆昌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特殊的关系,竟然建立了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

    这个帝国究竟庞大到多大的地步,就连赵誉刚都弄不清楚。但是赵首长却知道,如今的宇庆昌早已今非西比,他不仅仅手中掌握着巨大的商业财富,甚至于华夏内内外外无尽的高官商旅过往甚密,已然拥有了绝高的地位。

    但这严重的违反了狼牙特战队的初衷,甚至违反了特战队的性质。于是赵誉刚在几次与宇庆昌相谈无果的情况下,只能是壮士断臂,力将宇庆昌踢出了狼牙特战队!

    狼牙特战队,必须要有一个清廉的环境,如果连这里都变质了的话,那么谁还会真正的为华夏出力,为人民守候!

    这就是底火,赵老爷子和宇庆昌之间的底火。可想而知,被踢出了狼牙特战队的宇庆昌,没有了特战队首长的身份,立刻就被人看低,顿时颜面尽失!”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