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行政部主任,还真有点水平。没水平的话,怎么能够熬到主任的位置上去呢!

    一句话,点出了根本,也让大家认识到了自己的决心。不说别的,也别怨我,此时关系到宇庆昌,就算是我老邢也无法交代,所以先立案,后调查,这是根本,也是我的职责!

    此刻的邢主任很聪明,我不抓你们任何人,相信任何人也跑不掉。毕竟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还没闹明白。官坐到了他这个级别,自然懂得凡事背后的较量,哪怕就是自己现在看谁不顺眼,也不需要立刻就表现出来。

    城府吗,腹黑吗,我都有,我也会。但是真要玩的话,就玩你个没商量!

    于是乎李玉东立刻带人进行现场勘测。却怎奈早已被砸塌了的混凝土渣子已经把被炸得肢离破碎的宇庆昌埋得结结实实,真要看清实质的话,就只能用铲车挖了。

    可是动用铲车绝对是不现实的,而现场实在是没有多少人。更何况行政部这帮老爷们确实不是干这种活的料。不要说扒开混凝土渣子查看现场了,哪怕就是让他们装几袋子沙土丢在别处,那也算要了他们的老命了。

    可无奈,任务已经下达,这帮人即便是干不了也得干。于是只能在李玉东的亲自带领下,领着办公室内的几个文员亲自动手,扒开了掩埋宇庆昌老爷子的‘孤坟’!

    除去这些不说,此刻的兵哥却已脱身。他急忙忙的走进了急诊手术室。还好,一切都好,手术很顺利,张强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已被送入重症观察室观察。

    但是步入了观察室的兵哥却是更加的无奈和辛酸,因为这里不仅仅有刚刚被送进来了的张强,还有海伢子,那个自己唯一承认的徒弟。

    虽然兵哥并没有传授给海伢子多少有用的东西,但这师徒情谊却是真实的存在着。

    海伢子是第一个坚强拜徐右兵为师的人,并且他本身就很优秀,甚至优秀到让兵哥自己都自叹不如的地步。他在深海中的潜泳技能以及在大海中飞一般的速度,都是让兵哥非常佩服的。

    慢慢的推开了重症监护室的大门,穿着一身隔离衣的兵哥包裹的严严实实,只漏出了两只眼睛才被张院长允许进去探视。

    带着口罩,兵哥不能说太多,他只能是一边握着一只手,用心感应着两个人的存在。左边是海伢子,右边是张强。握着这两个家伙粗糙的大手,兵哥感受着这两个家伙手中的温度。

    你妹的,还好,脉搏跳动有力,很有规律,有规律就好,那就说明你们还都活着!

    轻轻地松开了两人的大手,中指离开了他们的手腕,兵哥长长的哀叹一声,出了iu监护室!

    “报告首长,刚刚接到行政部的通知,希望首长您能去一趟!”

    “行政部?”兵哥眉头一凛,顿时满面严寒。

    “是的首长,是邢主任亲自下达的邀请!”守候在门口的卫兵立刻立正敬礼,一板一眼的回答着。

    “呵呵,邀请!你很会说话吗小子!”兵哥不置可否的叹了一声,他知道,邢主任的邀请可没好邀请。但是如果自己不去的话,那可就跌份了。

    宇庆昌带人冲击狼牙特战队的事情想必很好查清,甚至不查自清。但身为主管着狼牙特战队政务的邢主任却必须要为宇庆昌愚蠢的行为埋单。不为别的,只因为他要消除一切影响,或者说,他要给所有的人一个调查的结果。

    但这个结果可好可坏,说白了。他可大可小,大了纠结牵连的人可以不计带数。而小了,完全可以本着事实,还原事情的真实状况。

    可是无论是大了或者是小了,兵哥都知道,这事和自己脱不开关系。因为宇少杰就死在自己的手里,所以才会有了宇庆昌冲冠一怒,完全不计后果的冲击。

    事情或多或少都和自己有关系,所以自己不能逃避,也就是说,这个邀请,不管是好是坏,自己都必须去!

    点头表示明白了卫兵传达的口信,兵哥信步就向行政部走去。天已大亮,光天化日的谁怕谁,去了又如何!

    信步走向行政部办公大楼,兵哥无奈的通报了自己的身份。守门的卫兵立刻敬礼问好,但不想随即就在兵哥准备还礼的的瞬间,就见旁边几名卫兵呼啦啦的冲了过来,并且手中还举着早已晾开来的铐子。

    “对不起首长,接上级指示,您违法了,所以我们需要逮捕你!哪怕即便您就是狼王!”

    呼!

    几乎是壮着胆子,先前第一个冲过来的卫兵忐忑不安的看着徐右兵,他的手中正高高的举着一副精钢手铐,那模样就差要给兵哥戴上了。但是他此刻却全然没有底气,无奈只是铐子高举着,却不敢下手。

    开玩笑,狼王啊!面前的可是华夏狼牙大队第一人——狼王!

    这简直就是他们在梦中都为之期待能够一见的人物,却不想今日见面却是如此的尴尬。

    狼王,那是华夏之魂,兵中之王,可以说是华夏最强大的存在,士兵中最优秀的一个兵!

    是的,狼王不是官,他只是一个兵,一名实实在在的勇士。称呼他为首长,只是因为所有士兵们对他的尊重。但是说实话,他的行政级别,其实也只是一名普普通通的大校级别。

    这还是因为狼牙特战队构成的需要,所以才有了大校的军衔待遇。

    “呵呵,那就戴上吧!”不想兵哥非常的随和,是的,他绝不会为难几个小兵,特别是守门的卫兵!

    同为当兵出身的兵哥明白,卫兵可以说是部队中最为基层的存在,你去为难一个卫兵完全没意思,因为他们执行的只是命令。

    而命令,对卫兵们来说就是最高指示。如果你想违抗的话,相信这帮助家伙们就是拼死,也要执行上面交给他们的命令。

    所以与其为难他们,或者说转身就走,那完全就违背了兵哥来行政大楼的最初目的。更有句老话说,入乡随俗,所以真想要知道点什么的话,那就不如按照规矩进去探探。

    几名士兵一愣,为首的大个子更是一愣,甚至这小子恍惚的抓着自己手中的铐子,犹豫三番,才在兵哥眼神的鼓励下,为兵哥小心的戴上。

    乖乖,这家伙给兵哥戴手铐的时候可是双手都在颤抖,甚至他嘴里一遍又一遍的说道:

    “报告首长,我只是在执行命令,前面有几个人也进去了,他们都戴了。我也是没办法,还请首长您原谅!”

    呵呵,是的,求首长原谅,因为这可是狼王,虽然在这里没什么尊卑大小的分别,但说句实话,只要有阶级的社会,那就不可能不存在着大小尊卑、等级秩序!

    而狼牙特战队,更是一个弱肉强食的缩影。在这里,绝对是实力强者说话,而实力弱小的,只有给人当沙袋子的份!

    “没你事,尽管戴!前头带路!”兵哥豪迈的一甩头,精神抖擞的当先就走。为难一个兵,有失水准,但这笔账,兵哥早已记在了邢主任的身上!

    哼!

    给我狼王戴手铐,还真有你的,我看你一会如何解开!

    卫兵立刻答应着,并且头前带路。急匆匆一路小跑的上了二楼,所过之处无不小心谨慎的提醒着兵哥注意台阶,注意脚下之类的恭敬话语。这名卫兵也的确是感觉到了兵哥的与众不同。

    说实话,狼王啊,哪怕就是自己在狼牙当兵,在这个诺大的训练基地内,自己也算是第一次见到了狼王的尊严!

    乖乖,这可是狼牙特战队最高级别的存在,开什么玩笑,给他老人家戴手铐,想想都心虚。

    “说,究竟是怎么回事,尼玛的还想隐瞒,信不信老子电死你!”

    噼里啪啦一阵紧急的火花声,霹雳闪烁。仅仅是刚上二楼,一拐弯,在第一间房门外,即听到了一阵阵威武的呵斥与刑讯的恐吓声。

    “你踏马的有种就电死老子,你这才十万伏的,你以为老子就怕了你不成,你这是给老子挠痒痒吗!

    我呸!

    煮豆燃豆萁,豆在釜中泣!小子我告诉你,别看你现在猖狂,小心一会就拉清单!

    你想让我诬陷我们的狼王绝对没门,并且什么宇庆昌不宇庆昌的,老子根本就不认识。是他带人冲击我们狼牙特战队的,并且还带了几十个人,开抢不说,还有(炸)药。

    冲击不成,他就拉响了(炸)药(炸)毁了我们的岗楼和大门。这个门口的卫兵以及后面我们队的队员们都看的一清二楚。你哪怕就是想诬陷我们的兵哥,那也绝不可能!”

    “我去你奶奶的,老子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你哪来那么多的废话!我再问你,发生有人闯岗的问题之后,是谁第一时间赶过来处理的,又是怎么处理的。是不是你们的狼王徐右兵,是不是他举抢对着宇庆昌首长进行还击的!”

    屋内再次传出一个更为严厉的吼声,并且问话明显有着诱导的嫌疑。那意思就是说,有人冲卡,你们的狼王就命令开抢了吗?

    “你说得对,有人闯岗,并且武装闯岗!但是第一时间处理闯岗的是警卫连一班班长,却并不是我们的狼王。但是我们的一班班长”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