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兵哥小心,有炸(弹)!”张彤大吼一声就要扑过来。可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就见兵哥猛地一把拽住了宇庆昌腰间绑着的一圈*,狠命的一拉,顿时是连人带*一块儿抓起,直接向前掼出去能有七八米远,而说巧不巧的,这一掼之下正好将宇庆昌给扔进了门口坚实的岗楼里。

    “卧倒!”

    轰隆隆!

    紧接着便是一阵轰然的巨响,就如同风云滚滚般的袭过苍茫的大地,刹那间人儿失聪!

    震傻了,巨大的爆炸声惊得耳朵都失去了作用。可这还不算完,狼牙特战队门口结实的门岗,这个根本就是采用钢筋混凝土浇筑的岗楼,竟在爆炸中轰然倒塌。

    “卧槽!豆腐渣工程?”老半天才爬了起来的张彤张口结舌的望着门口的岗楼,禁不住连连摇头。

    “你说啥?有人受伤吗?”马超从侧面匆忙的赶来,赶紧查看着现场的状况。

    “受伤,那倒没有,只是这岗楼也太不结实了吧!你看,都塌了,当初这可是宇少杰亲自找人修建的啊,连着训练场旁边的政教楼。”张彤一边说着,一边向轰然倒塌碎成了一堆渣土的门岗走去。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这就是为狼牙特战队修建的门岗吗,还号称可做碉堡使用的门岗?

    卧槽!

    伸手一扒拉,里面哪有八个的螺纹钢,哪有六个的盘圆钢。就连主体支撑所使用的都是还不到四个的圆盘钢丝,而中间加固所用的钢材,那直接就是两三个毫米的细铁丝。

    “混蛋,垃圾。巨贪啊!”马超伸手一拉因为爆破早已被炸碎了的混凝土块。很可惜的是,表面上结实的混凝土块子,此刻捏在了手里,令他怎么也不相信的是,不肖使用多大的力量,顿时就被捏成了渣。

    “混凝土不达标,这里面水泥和沙子的比例还不到三比七。这简直太糊弄人了,他这得贪污多少钱啊!”

    “贪污?这叫收受贿赂,非法发包!”我说马超,你不明白可别瞎说。不过这可都是证据!来人,拍照留档!

    尼玛的,老东西,炸得好,死的漂亮!”一边骂着张彤甚至一边伸脚拨拉着。

    而很显然,下面的混凝土渣下以隐然有血迹的出现。真想不到这老东西还有如此的血性,他这是打定了主意要为自己儿子复仇了,甚至连自己都算计上了。

    太狠了,老不死的!心机太重了,为了报仇,哪怕是让他搭上性命,那也毫不吝惜!

    不过想想,张彤也释然了。这家伙就宇少杰一个儿子。儿子都被死了,他这老子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所以,还不如帮儿子报仇雪恨,一起死了算了。

    但不想他遇到的可是徐右兵,给任何人都会无法想象,一个人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直接抓起了另外一个人,还能一把掼出去七八米的距离之外。

    “都让开都让开,快,列队!”马超眼尖,并且注意力始终不完全在这堆早就被炸成了渣的混凝土堆上。在他第一时间紧急的发出了列队的命令之后,就看到身后一辆辆拉风至极的勇士与悍马突然一个急刹车便停在了他们这些人的身前。

    乒乒乓乓一阵紧急的关车门声传来,随后就见一位位平常并不怎么能够出见在的狼牙特战队的高阶军官出现在眼前。

    “怎么回事,马超?张彤!”

    “报告首长,这里发生了强(爆)(炸),我们也是刚刚赶到。不过我们目睹了事情的整个过程。

    投放(炸)药的人自称是宇少杰的父亲叫什么宇庆昌。他带了几十个人过来非法冲击门岗,不仅仅冲击,还持抢,开抢恐吓我们的岗哨卫兵。

    我们的卫兵礼貌的关上大门进行守备的工作,但是不想他们还真敢开抢!没办法,于是门岗紧急向我们求援。于是我们带队立刻赶到。

    但是在我们来了之后,就见这老家伙自己冲进了门岗,说什么非要给我们点颜色看看不说,还说今个要(炸)(毁)狼牙特战队,(炸)(毁)整个象山基地!

    除此以外,这人大骂我们狼牙特战队不说,还辱骂赵首长,辱骂我们的兵哥。”

    “兵哥?在那里?”来人无比嚣张的瞅着列队中的各个士兵。兵哥,难道就是狼王徐右兵?他回来了?

    再次定了定神,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这家伙赶紧大步上前,甚至是略带讨好的说道:

    “哎呀我的妈呀,我以为我看花眼了呢。狼王,你小子还好吗,啥时候回来的,你回来了也不说一声,我们好请你吃饭啊!”说话的戴着个金丝眼镜,长的雪白大胖,非常的有型。这家伙就是狼牙特训基地的政务主任,主管着狼牙特战队内大大小小的政务事件。

    而明显的,这里的轰然炸响,就在他的主管范围之内。而更可怕的是,这小子一来就闻到了味不对。

    先别说岗楼怎么被轰塌了,塌不塌的不重要,就算是像现在这样都塌成渣了也无妨,最多拨点款摘重新盖一个不就得了吗。

    可是听说有人冲进去了,还是自行引爆的。那可就不一样了,并且这个冲进去的人叫啥,那可是宇庆昌啊!

    “哈哈,邢主任,好像这事挺麻烦,还和我有点牵扯,不过也牵扯不大。最主要的是我现在需要赶紧去疗养院急诊手术室,没时间在这里和你解释了。

    那什么我还是当事人,应该避嫌。不过你既然来了,你就调查一下吧。我战友重伤,正在手术,我要去看看!”

    兵哥赶紧找理由撤退,这个邢主任可不是个好鸟,当初就和自己不对付。并且这家伙身后站着的可是华夏邢家,这小子虽然看起来白白胖胖的,给人一种非常让人相信的感觉,但其实一肚子坏心眼。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有人自己找死,那还能牵连上你了不成,既然你的战友受伤,那一定就是我的战友。我知道你们外出执行任务的特殊性和重要性。你放心,我不问,你也快走吧!

    这里有马超和张彤在,我相信我绝对会搞清事情的真相的!你们说是不是啊马超、张彤?”

    呵呵,这声反问,官架子十足,不仅仅给了兵哥一个可以离开的理由,并且又毫无痕迹的不容置疑的留下了张彤和马超等待询问。

    呵,这家伙可真不简单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