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正想着,对面喊声又起:“告诉你们,把赵誉刚给老子我叫出来,让他交出徐右兵,交出他那个流氓孙女婿!

    只要他让他孙女婿一命抵一命,我宇庆昌绝对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我会放过你们,放过狼牙!”

    “你踏马做梦,还一命抵一命,你那狗儿子的烂命,岂能抵得过我们兵哥的富贵!

    我告诉你宇庆昌,你这是违法,你这是犯罪!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你还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我管不了那么多,你把他们给老子我叫出来,否者就别怪我杀进狼牙,踏平了你们的老窝!”

    “哈哈哈,老东西,你真是大言不惭,临死了还不知道收敛。有本事你就带人冲过来,只要你敢踏入警戒线一步,你看我们敢不敢反击!”张彤毫不犹豫的和宇庆昌对骂着,看得兵哥直瞪眼。

    尼玛的啥时候狼牙特战队的队员们已经到了泼妇骂街的地步了!这真是越混越不像话了,都被人家指着鼻子骂到了家门口了,还有没有一点血性!

    “你给我闭嘴!张彤,是男人就要有点血性!”

    早已忍耐不住了的兵哥大踏步的起身,利落的向外冲去!

    “宇庆昌,你违法违纪,并且唆使你的儿子犯下了滔天罪行。我现在以狼牙特战队的最高执行长官明确的告诉你,你必须要接受我们的调查!

    来人!逮捕他!”

    “你说啥,还真他妈的邪性,真是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这是谁的裤子拉链没拉紧,竟然把你给露了出来!”

    “老匹夫,你会说话吗,老子今天就教给你,怎么做人,做个文明的人!”

    哗啦!

    一摆手,突然数弹齐发,紧接着一连串的惨叫声传来,转头看看,宇庆昌立刻脸色大惊!

    自己带来的小伙子们俱是右手被子弹击中,*落地。而眼睛一花,一个人影就像是风一般突然就蹿到了自己的面前。

    啪啪啪,毫不犹豫的几个大耳巴子下来,直打的这家伙完全的懵逼了!

    “你,你你你,你竟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管你是谁,打的就是你!”

    啪啪啪——

    一连串又是几个大耳巴子毫不留情的扇在了宇庆昌的左右面颊上,顿时就见这老家伙左右两个脸颊简直以吹弹可见的速度瞬间肿胀了起来。

    “有钱难买老来瘦啊!可怜啊,可怜,看来你宇庆昌和你那完全不要脸的儿子一个样,你看看你都胖成猪头了,显然没大寿命。宇老爷子哎,你说呢!”

    戏弄着,打着还不算完,兵哥就是要气晕这个猖狂的家伙。按道理来说这家伙身居高位,无论是从思维还是经验角度上来说,他这么大岁数的人了,怎么能够做出这么愚蠢的行动。

    带人直接抢击狼牙特战队,那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而不想,他竟然做到了!

    我们不能说,一个人,即便是已经老了,也会做出非常离谱的事情。更有时候,他们做出的事情,就连我们年轻人都无法想象。

    可现实就是如此!

    被一队狙击手干翻了警卫的宇庆昌,此刻完全成了光杆司令。甚至完全不用兵哥吩咐,左右两侧早有人冲了过来,直接将那帮利落的警卫们上了背铐,依法带走!

    现场,只留下了宇庆昌一人。

    “你是谁?”仿佛是清醒了,再次面对孤单的环境,在盛怒之后,禁不住就连大佬宇庆昌都有点不敢面对这疯狂一闹的结果。

    是的,形势比人强,再次落入对方的手中。而此刻再也没有了回旋的余地,宇庆昌终于是清醒了!

    “我?呵呵,我就是你想要我给你儿子抵命的徐右兵。只是可惜,恐怕你的愿望要落空了。因为要去陪你儿子的可不是我,而是你自己!”

    嘲笑着,非常不客气地嘲笑着,甚至一把夺过了宇庆昌手中的六四小砸炮。直接握在了手中,甚至直接用枪管拍着这老家伙的脸,一脸的漠视。

    “是你?你为何要杀我的儿子?你就是狼王?你信不信我要杀你!”杀机顿起,哪怕被抢顶着,但是宇庆昌真不愧曾是战斗部队转业出身的高级军官。他这种对于危险的漠视,可是发自心底的,绝不做作!

    “就你?很可惜,我不信!”从兜里掏出了一根烟,兵哥悠闲点着,吸了一口。从而将六四向身后一丢,样子潇洒之极。

    “你不信,你不信,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一个不信,好一个从容的狼王!你是狼牙特战队第四代狼王,如果我没记错的话!”

    “可那又怎么样,即便是第四代,那也是我,而不是你那狗屁儿子!”兵哥再次嘲笑的吸了口烟,竟然很没礼貌的,对着宇庆昌长长的吐了一口烟气!

    啊咳咳咳——

    “你无理!混蛋!士可杀不可辱!”

    “呵呵,奇葩,你简直就是个奇葩!还士可杀不可辱!老东西,你也算个士吗!好吧,充其量你就算个士,那也是不是一名士兵的的士,你应该是千古大贪官,该诛九族的混蛋!”

    曾!

    兵哥怒骂着,甚至一伸手,就将先前的那部手机递给了宇庆昌。但很显然视频是打开的,里面正播放着有关于宇庆昌的罪证!

    “你你你,你简直是卑鄙!无耻!!”

    nonono,无耻的可不是我,我是真想不到啊,你儿子在这里执行着你的使命,但是你这个德高望重的老家伙却在家里直接绿了你的乖儿子!

    老东西,你还真是无耻至极,连自己的儿媳妇都能下手!我真是想不到,像你这样不知廉耻,没有脾胃的狗东西,你还有什么资格,有什么脸面来这里耀武扬威。你想过后果吗,你为你们宇家想过吗。

    你的儿子已经死了,你要是再死了,你们宇家还会剩下什么呢?”

    真是一言惊醒梦中人,暴怒中的宇庆昌突然眼冒精光,再次详细的打量着徐右兵。

    他醒悟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小子,你狠,你狠,你狠!但是你绝不要轻易地认为,你就可以每一次都不会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纵声狂笑,宇庆昌简直是笑的痛快淋漓,甚至就在兵哥很不耐烦了,甚至想要转身的一刹那间,这个老东西突然一伸手直接抱住了兵哥的身子,紧接着一种刺鼻的硝烟味弥漫,低头一看,兵哥顿时一惊!

    老家伙外衣之内,在腰间,密密麻麻的绑缚着一层(雷)管(炸)药!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