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老大你不知道,你两年不在狼牙,我们可算是被害惨了,我们就像是没了主心骨一般啊老大!

    那个宇少杰中饱私囊,克扣军饷不说,还贪污受贿,简直是无恶不作。这还不算完,办公室里好多妹纸都被这家伙引诱了。

    我有证据,绝不是瞎说!还有我们应该发的补贴和奖金,两年内可是没发一个子啊!

    老大您可得为我们做主啊老大。再说我们绝不离开狼牙,就算是打死也不离开。别说我们以前坚持着,现在终于是把你给盼回来了,那就更不会离开了!”

    马杆和猫头鹰等人顿时就明白了兵哥为啥这样说,精明的他们哪里不知道兵哥这是嫌弃自己这伙人无能了,丢了他狼王的脸了。

    自己可是狼王亲自带出来的,这帮老兵哪一个不是跟随着兵哥出生入死的兄弟。如今混到了这种地步,狼王不生气才怪!

    “胡闹,瞎扯!说话要有证据,即便是他人被我打死了,但是你们也不能往人家的身上泼脏水!还有,我是出手重了,但是绝不过分,因为有视频录像证明,我当时出手的正确性!”兵哥顿时狠狠地批评着这帮家伙。搞毛线呢,这要传出去,还以为我故意挑事收集证据呢。

    “不,我们有证据,并且证据确凿!”

    “是的,我们有证据,还有视频,对,我还在宇少杰宿舍偷到了一本笔记,上面记录了他多次中饱私囊克扣公款的证据!

    而现在,我们平时训练基本接触不到机械化设备,什么坦克和自行火炮就别说了,直升机以及现代化军舰和超级武器更是瞎扯!

    而这些作训费用,每个季度都会拨款到我们狼牙基地的账户中。但是钱哪去了?

    因为就叫宇少杰贪了!

    他甚至在外面包养了几名一流影星!听说还给她们在国外买了别墅和庄园。我们有证据,有录像!头,我早想搞他丫的了,但是我交不上去,因为我只相信你!”又是一名队员举着一个优盘直接递在了徐右兵的手中。

    好家伙,这可是货真价实的罪证啊!

    兵哥心中暗乐,但是他面上却是声色不动!甚至气恼的大骂着!

    “我又不是纪委,我又不是督查。你给我干个屁用,你应该交给魏署长!

    哼!”

    “老大,我这还有,不过我没有去国外执行任务的机会,所以我搞到的都是宇少杰他的父亲的。但是你看了绝对会惊掉大牙!

    你看看吧,我都存在手机上,手机密码是铁血兵王的汉语拼音!”

    一把接过当空飞来的手机,兵哥利落的输入密码。紧接着打开了隐藏的视频项目。然入眼后,兵哥立刻勃然大怒!

    “够了!老天想要其灭亡,必先让其疯狂!

    马超!”

    “到!”马超立刻向前一步,敬礼立正!

    “将这些证据呈送魏长义署长亲阅!”兵哥虎眼半眯,状若杀神!

    但是熟悉兵哥的都知道,这就是最为真实的狼王,狼王即将杀人时!

    可一转身,见马超快速的离去,兵哥即刻把脸一沉:“没脸见就不要见!狼牙是什么,是一个绝对独立,有个性,有追求,有胆色,有豪气,什么都可以自由做主的战斗分队!

    可你们竟然说,现在你们穿在身上的,是你们唯一的衣服!你丢不丢人,狼牙特战队的原则你们都忘记了吗?你们时刻突击在祖国最需要的生死线上,但是你们的权益和应该享受到的利益呢!

    自己不争取,何怨别人!”

    怒其不争,这就是真正的怒其不争。甚至兵哥生气了,这帮混蛋,都被人折腾成什么样了,怎么就一点血性都没了呢!

    “老大,我们争了,可是谁又能都闹得过人家宇家,闹得过宇家父子!甚至到现在,你见过大海和长号吗。他们两个现在已被除名,甚至还被判刑,发往京郊服刑。老大,这都是我们争的结果啊!”

    “你说什么?你有种再说一遍!我没听清!”心寒,甚至是胆颤!

    兵哥怎么也想不到,他们克扣军饷中饱私囊就算了,贪污受贿包养影星也罢了。但是这帮家伙竟然猖狂到,直接对狼牙特战队的士兵们动手,甚至阴谋陷害,致使入狱!

    这,已经是不可忍受的底线了,并且是绝对不能够容忍的!

    哒哒哒

    外面的枪声又起,想那宇庆昌完全的疯了!

    真可谓疯狂到死!

    “跟我来!”

    大踏步的向外走去,还未到大门口就能闻到一阵阵浓烈的硝烟味道。

    “海雕!”

    “到!”

    “带人从左侧迂回!马杆你右侧,两面夹击!”

    “猫头鹰!”

    “有!”

    “实施全歼,外部围捕!决不允许给我放跑任何一个逃跑者!”

    “是!”

    “剩下的,跟我来!狙击手就位,给我干掉任何拿抢的家伙!”

    “是!”

    吩咐命令下达,安排完毕,兵哥毫不畏惧的当头带着一干人马就朝前冲去。正当前,张彤就躲在正大门的艺术雕像后面,身旁几十名战士猫着腰,任何人也不敢露头憋屈的隐藏着!

    而前面抢声正响,可是令兵哥无比气愤的是,这些人枪口只是向天,却并没有对他们实施真实的攻击!

    “张彤,你难道在躲猫猫吗?”

    “啊,老大,快隐蔽,卧倒,快保护老大。老大你可不能往前冲啊!这老家伙拼命了,他们手中拿的可是真家伙啊。”

    “你放屁,我狼牙特战基地的脸都被你丢尽了!难道你就这狗熊样,就连人家放空炮你都不敢露头吗?”兵哥的脸死沉死沉的。突然间他感觉这个狼牙特战基地已经变了,完全的变了,竟然再也不像从前?

    是的,狼牙特战基地变了,当一个基地的灵魂消失了之后,其实带走的,更是一个基地所有的精气神。

    不要说狼牙特战基地的队员们变了,两年内毫无作为的他们,似乎一刹那间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斗志和面对严峻状况之时,该有的狠辣表现!

    就连兵哥初见赵誉刚时,已经有了一种感觉。那种感觉甚至是一种颓废了已久,很长时间不再磨砺的颓废。那更是一种衰老,乃至于疲惫不堪的无奈,似乎,他已无力回天!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