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然,还没等他们下手,报应来了。狼牙特战队的狼王回来了!并且狼王一回来就遭到了这家伙的无理挑衅,还想击杀狼王!

    我晕,在华夏,敢用(枪)指着狼王的,那就是特战队所有队员们的敌人!

    更是华夏公敌!

    哼!

    狂,你狂什么狂,你就算再狂妄,但你想杀狼王,那就只有死路一条!这是华夏铁的律法,任何人都知道的道理!

    “对不起,我不认识什么宇庆昌誉宇不庆昌的,我的任务和使命就是严守基地大门,不允许任何人随意出入。你只要有特别通行证,你想进出都可以,如果没有的话你有邀请函也可以,但必须需要我们的人出来领你们进去。

    这位同志,如果你想进去找人的话,那就请你自己打电话进行确认,让他出来领你吧。但是必须要开证明,否则我依然不允许你们随意的进入!这是纪律,狼牙特训基地铁的纪律,更是我不能违背的使命!”

    这几句话,解释的非常明确,并且干巴乱脆!

    好一个威风凛凛的基层警卫班长。

    他神圣不可侵犯,他威武而不能屈!

    “你他娘的找死!你知道我是谁吗,我就是李德龙,宇老的秘书长,曾经你们狼牙大队的文书长!你跟我说什么纪律,什么使命。我告诉你,你这个混蛋狗东西。这里的一切纪律和使命都是你老子我制定与审核的,我就是律法,我要进去,谁敢拦我!”

    噗!

    李德龙真是气得不轻,今天简直是出门没看黄历。哪怕遇到个看门的都这么横,还敢在自己的面前撒野,他简直是活的不耐烦了,真是活腻歪了!信不信老子立刻就扒了他的这身皮,让这丫的滚回家种地去!

    强势的一挥手,后面一对威武的警卫们立刻上前一步。这把李德龙给气的,甚至是气的语无伦次的说道:

    “还踏马你们你们还踏马的愣着愣着作死吗,将他给我抓起来,下了他的(枪),给我扒了他这身衣裳,清出狼牙!!!”

    啪啪啪!

    “好,很好,狂,真狂。就算是想撒野,你么也应该找对了地方。但是很可惜,你们今天选出了门!

    给我打!”

    呼啦啦,不知何时,突然从岗楼后面冲出了一队利落的精装汉子。这些人各个精神抖擞、踔厉风发。好家伙,一律的战术手套黑色背心战术裤。

    一声令下就如虎狼一般的冲了过来,见人就打!

    呜呼哀哉,这可是拥有着一双铁拳的特战精英队员们。更何况被人欺负到家门口了,就连哨兵都被人打倒了,这对狼牙特训基地来说完全是一种侮辱,严重的侮辱。

    好,你说你们是狼牙特训基地,你们都是特战队最精英的士兵。你们是华夏的守护者,人民的卫士。

    笑话,就这样,大门都被人家随意的冲开了,守门的都被人家下了抢,打倒在地,这得亏没来了敌人,没遭遇袭击,这要是敌对分子冲进来了可咋办,你们连自己都保护不了,还能保护谁!

    这一顿好打,没放过任何人。哪怕是李德龙被打倒在地后依旧疯狂的大叫着,他就是狼牙特战队曾经的文书,可谁认识他啊,谁能听得到呢!

    “草泥马的,你还吵吵,你还吼,你吼个王八!”轰的一脚,直接踢中了李德龙的肚子,这家伙立刻就像个大虾一般的佝拢了起来,甚至是疼的连呼吸都为之困难。别说再喊了,那还能保住命,有口气就不错了。

    那可是前头加装了钢板的军靴啊,一脚下来石板都能踢断了,更何况是人最柔软的肚子。

    惨那,太惨了,仅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二十几名利落的小伙子全被从门岗后面冲出来的精壮小伙子干倒在地。这一顿好打,哪一个都是鼻青脸肿不说,甚至此刻是趴在了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叭叭叭!都给老子我住手,还反了你们了!德龙,你踏马的还能干点什么,啊,我还能指望着你们干点什么!”

    一个七十多岁的老者威武的走下了自己的专车,他高高的将抢举过头顶,连开三抢!

    那威势一看就是身居高位的老家伙,浑身霸气的劲势荡开,立刻显出他无限霸道的气势。居高临下的呵叱口吻,一听就身份不凡。

    可他错了,他就算是身份无比的显贵,但此刻也错了。就在三声抢响之后,顿时他就后悔了。

    猛然一个声音就如同惊雷一般的爆裂!

    “什么人,什么人敢在狼牙特训基地开抢,给我抓起来,铐起来,吊起来!严加详查!”

    吊起来!!!

    抓起来还不算,还要吊起来!

    是的,在狼牙基地,绝不讲究什么方式方法。狼牙自有狼牙的一套方法。因为他们太特殊了!

    张彤一声令下,个个如狼似虎的特战队员们立刻冲了过来。他们可不认识什么宇庆昌不淤青疮的。哪怕你就是流血流脓了都没用,此刻一声令下就算是你只剩下了一口气,马上就要咽气了也要抓!

    因为这就是军令,这就是命令!

    命令下来如山倒,任何人都不能违抗军令,无法拒绝!

    所以不管你的身份多么的高贵,你曾经多么的辉煌,在这帮小子们的眼中,你此刻只是一名犯罪分子,违法者!

    “好好好,你你们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可知道我是谁,把赵誉刚那个狗东西给我叫出来,给老子我叫出来。我今个要好好的和他理论理论,哪怕就是拼个你死我活,我到底要看看,他赵誉刚究竟牛什么牛!

    还有那个徐右兵,你们的狼王,他在哪里,你们给我叫出来,老子我要宰了他!宰了他!我一定要宰了他!”

    “大家都听清楚了,这个家伙意图攻击我们的赵总长和狼王。并且言辞恳切,证据确凿。带人直接冲击我狼牙特战基地,并且武装抢夺警卫(枪)支,甚至开抢扼杀我警卫人员。

    先抓起来,给我关进地下水牢,等下我亲自审讯!!!”再次的强势的下达明令,张彤狠狠地瞪着宇庆昌。

    心中无奈地骂道:老东西,老神经病,看老子我办不死你!兵哥,我张彤也只能帮你拖到现在了,这老东西我可惹不起,你赶紧的把你的那个兄弟救了,赶紧出来帮忙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