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到这里,身为八十多岁高龄的罗老将军突然转身,郑重的对着赵誉刚深深地一稽:“老赵啊,请容我老罗向你一拜,是我们让你背负了近三十多年的骂名。老赵啊,我对不起你。

    那些老东西已经作古,早去八宝山陪着彭大司令继续在阴曹地府里面闹腾开了。这俗世间尘埃已定,也只有那阴曹地府还在旌旗摇摆。

    罢了、罢了。想当初你我众人由于眼界的决定,只看到了高处,却没想到,老了老了,其实儿女亲情才最为重要!

    国徽闪耀,那是因为有你,有你的侠之大者为国为民!

    是你舍身取义,割袍断臂!是你为了五万万同胞,为了我们国家的繁荣和富强,终究做出了那种实在是不得已的决定。

    老赵啊,让我老罗头再向您稽首!

    那一切只因为**国的阴狠与狡诈,这些混账王八蛋,表面上与我们谈判周旋,甚至引诱我们交付了一半的定金,但是暗地里却将我们最需要的图纸和规划设计转手又要卖给他人。

    我情报部门获取了最新的消息,**国第二天就会和阿三达成买卖的协议,并且当场进行交易。

    11月28日,我一直都清醒的记得那个日子。敏儿降生,来到了人间,转过年来,还不到断奶的时间,我们就接到了最高的命令,命令派遣我狼牙特战队的战士在一夜之内,不惜一切代价,想尽一切办法获取最新式柴电潜水艇的最新研制方案和图纸规划。

    我们几个老家伙立刻开会研究,决定直接派一个由五个人组成的特战小组去执行这个特殊的任务。而敏儿的父亲和母亲,由于早年就毕业于**大学,对那里的事物非常的熟悉,又是伴侣,所以毅然前往。

    军旗飘扬,因为她在述说!

    五个人组成的特战小组分成两队,一队由本就是夫妻的敏儿父母组成,直接潜入**大学进行摸底狩猎的行动。而剩下三人作为掩护的第二梯队,处处为两人的行动提供配合。除此以外,我东北虎野战营作为机动力量,奉命随时接应。

    不想狩猎行动非常的顺利,**国根本对设计图就毫无防范。在他们看来,利用那并不全面的设计图,便可一石二鸟的赚取到巨大的利润。但不想却被敏儿的父母轻易地得手。

    可得手容易,带回来难。飞机和火车都是无法乘坐的,你的父母只能是乘坐了一辆事先早已准备好了的汽车,连夜往回赶。

    好在那里离我们的边疆很近,开车也只需要四五个小时。又有三名队员的紧密配合,所以一路上并无凶险。

    但,就在即将到达我们的边防线之时,在那一望无际的原始老林子里,唯一的一条公路上,出现了一个特殊的检查站。

    这都怨我们的情报失误,在那个年代,消息闭塞。这个临时的检查站,其实是**国为了打击非法走私和偷盗野生动物组织们所特别建立的。而不想,当天就拦下了你的父母。

    仓促中,后面紧跟着的卡车内枪声大作,负者掩护的三名战士直接干掉了一个班的士兵,大声吼着让你的父母立刻撤离。要不惜一切代价,将图纸送回。

    可不想,枪声惊动了检查站后面正在野练的一个营的士兵。这帮家伙们抓起家伙立刻就冲了出来。交战中我方负责掩护的三名战士先后阵亡。你的父母带着图纸弃车选山路徒步向我国境线突围。

    后面追兵如麻,外兴安岭大雪封山,走一步都颇为困难,更不要说后面还有越来越多的追兵紧咬。

    为了祖国,为了我们现代化的柴电潜艇的早一天诞生。面对密密麻麻的追兵,甚至在你的父亲为了掩护你的母亲中枪的一刻,他们依然没有退缩一步,没有惧怕一步。为了坚持,他们甚至直接砍断了松枝绑在了脚上,就那样滑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山坡。

    我东北虎支援小队就在外兴安岭这头,握紧了步枪注视着这一切。可无奈前面就是国境线,谁也不敢私自上前一步进行救援。

    甚至我边境直升机出动,已在半空盘旋。那时候你的父母已精疲力尽,甚至对高空中垂落下来的缆绳都无力抓住。

    几次三番,你的父母再也抓不住缆绳,只能是选择放弃,因为他们已无力再跑下去,也更加无路可逃。四周都是苍茫的大雪,而他和你的母亲就处于山顶之上。这个时候的他们只能脱下外套,将图纸死死的绑在缆绳上,挥舞着双臂要求直升机快速的离开。

    在离开的时候,他们只要求拥有更多的武器和*。

    后面的事情,我想你已经知道了。敏儿,你知道吗。命令直升机迅速撤退的就是我,其实并不是你的爷爷赵誉刚,下达命令的人,其实是我老罗啊!

    是我果断的下达了撤退的命令,命令我直升机放弃救援。如果再晚一步,不仅仅他们两个救不回来,甚至我们的直升机也会被击中,直接坠毁在那片皑皑的雪山之中。

    当远去的直升机听到了下面连绵不绝的爆炸声时,当我通讯员传来你父母已经牺牲的消息之时。虽然我们得到了图纸,可是却没有任何一个人高兴过。

    因为那是你的父母,还有特战队员们用他们集体的牺牲换来了这并不详细的图纸。是他们流血和舍身忘死,才抢回了这几乎就是鸡肋的玩意儿!

    我们都被骗了,如果这图纸是完整的,试想**人怎么可能轻易地放在一个大学的设计室内呢?

    可偏偏,愚蠢的我们就做出了让你的父母和特战队员们赴汤蹈火、流血牺牲的决定!我们是愚蠢的,甚至是罪孽的!

    可偏偏,那时候正是我提升的时候,于是为了我的提升,能够再进一步。你的爷爷毅然把这种错误的指挥决定揽在了他自己的肩上。

    对此,我深感心痛,我是有罪的啊!正所谓侠之大者,为国为民,可是谁又知道,让一个失去了儿子,转眼又失去了儿媳妇的将军继而又要承担如此指挥不力的罪责,这简直让我老罗头一辈子都活在窝心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