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哼!报答,你拿什么报答我家姑娘。我告诉你小伙子,虽然说我只是个家政服务员,但你也要看我是哪的和家政服务员!

    能让我天天给你做饭送饭的,你啊,不简单,就连我家赵首长,都没这么大的谱!

    得了,我和你说的有点多!我家小姐也不让我多少。不过你尽管在这里待着,安心养你的伤吧。我也早看出来了,你担心什么。你是不是再担心会不会被踢出狼牙。

    这个你放心吧,据我知道,偷偷地告诉你啊,你张姨我完全是看你可怜我跟你说小伙子。

    你也不用担心,你是不会被踢出狼牙的、因为我家姑娘已经把你给报到特训小队了,以后啊,恐怕你就会在特训小队训练了!

    得了,我也该走了,你啊,继续养伤吧!”

    张阿姨是个实心肠的好人,这么多年以来,徐右兵一直都待在狼牙,可以说,每次离开,让他最想的就是张阿姨做的红烧肘子。

    那味道,别提多纯正了!

    而除此以外吗,兵哥竟然再也不会记起狼牙太多的其他饭菜。

    也许是吃的多了吧,也许是其他的饭菜味道几乎都一样。但是在兵哥的印象中,那道红烧肘子,永远都深刻在记忆中。

    而此刻,就站在别墅外面的兵哥,遥遥又看到了张阿姨那稍微有些略显迟钝的脚步。

    是她,就是她。她拎着食盒,一步步走来!

    “张姨?”

    “唉呀妈呀吗,是谁?怎么是你,是你?小兵?我的妈啊,你可吓死张姨了,你回来了,我的天那!

    我就知道,敏儿回来了,你肯定得回来。小兵啊,你快过来,让姨看看瘦了没!

    啊,不对,你这浑小子,我可是听说敏儿在屋内大发脾气来着,你是不是又欺负她了。我可跟你说小兵,你要是再欺负敏儿,张姨我可跟你没完!”

    “哈哈哈,张姨,您误会了,我哪敢啊!我这不刚才打了个电话,敏儿一直和我说话来着,我就没听见,她一发脾气嫌我不理她就先回来了!

    我这紧赶慢赶,来道歉寻求原谅的啊!”徐右兵赶紧解释,面对张姨,这个一直对他很好,最关心他的大姨,徐右兵还是非常感激的。

    “对了张姨,你这是准备的晚饭吗,给我吧,我送进去。还有啊,给你个小玩意,我在国外带回来的!”兵哥说着,一掏兜,从上衣口袋内摸出一个包装无比精致的钻石项链,随手就递给了张姨。

    张姨虽然说是一个家庭服务员,但那也要看是给谁服务的家庭服务员。张姨是国家安排过来专门服侍赵誉刚起居生活的特殊人员。其实人家是正儿八经的国家特一级营养师,大学本科学历。

    不仅仅有学历,有知识,并且见多识广。这包装精美的钻石项链一拿到手,张姨顿时便抖了一下!

    “乖乖,vvvs级,顶级货啊。这可不便宜吧,一出手就这么大方,能有几十万吧!

    徐右兵,你想贿赂你张姨我吗?这个我可不能要,你要知道,来路不明的东西,可是要犯错误的!”

    “说什么呢张姨,这是我自己矿上产的东西,敏儿那还有一大堆呢,这次回来就是专门送给我们两个最亲的人的。

    您一直以来都是我和敏儿最亲的人,特别是您对敏儿,简直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姑娘一样。说实话,我们两个感觉还真没啥能够拿得出手的东西送您。

    张姨,您也知道,我是被踢出狼牙的。所以我一直都愧疚!

    哎!得了,不说了。反正这东西送给你,对我们两个来说就是一点心意。并且在我们那里来说也不值钱。

    你要知道,这东西贵就贵在关税上。其实除了关税啊,还真不值钱。”

    “啥,不值钱,这东西在大商场里面,少说也要几十上百万,还不值钱,你蒙谁呢!得了,我不要,你和敏儿自己留着吧!还有,我就不上去了,这是我给敏儿做的宵夜,你自己送上去吧!

    可要记住,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你啊,也别总是那么的强势,你得让着她!”张姨一把就将钻石项链和食盒递了过来,转身就走。她可不想赚徐右兵的便宜。虽然说自己看那项链也非常的心动,但是底线张姨还是有的。

    不被糖衣炮弹腐蚀,是一个高级服务员的基本尊则!

    “张姨!张姨!”不想,张姨刚刚转身,二楼的窗户却是突然间打开,从窗口探出了一个非常俏丽的脑袋,紧接着就像是黄鹂鸟一般的叫声明丽的传了过来。

    “张姨你快上来,你可想死我了,我都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张姨,不过你可别让那个混蛋上来,我不想见到他!

    徐右兵,你别进来,我警告你,否则我绝对不理你!”赵敏招呼完张姨之后,立刻变了脸色,狠狠的瞪着徐右兵,那模样,恨不得吃了他。

    呃!

    “敏儿,你不让我上去我住哪?”兵哥一拍额头,赶紧求饶。是的,如今自己在狼牙特战队可没地方住了!难不成自己还回去睡病床不成!这几天在那里,兵哥总是僵直的保持着一个姿势,装晕,其实可要比任何方式都累。

    他恨不得立刻就找个地方好好地大睡一觉。奶奶的,我容易吗我,其实又有谁真的了解我知道我在想什么。

    “我管你去哪睡,徐右兵我告诉你,思想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最好你永远都被让我看到你。姐看到你,心烦!”

    哐当一下,赵敏非常气恼的关严了窗户,紧接着原本还在周边警戒与围绕着的两名士兵立刻就像是鬼一般的冒了出来。

    奶奶的,不需要的时候他们就像是根本不存在一般的,没人能够发现的了他们,可是一当自己需要保护的目标受到了威胁与侵犯的时候,这帮人神不知鬼不觉的就冒出来了。

    也不需要说话,他们现身就代表着一个意思,这里止步,不许向前!

    在狼牙特训基地,这是铁一般的纪律。不需要多加解释,更不需要明着解释、不该去的地方别去,不该问的事情别问,不该说的话不要说!

    但那是对别人,兵哥是谁,别说两名卫兵而已,哪怕就是赵誉刚赵老头亲自站在这里又如何,还挡得住兵哥了吗?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