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没有谁能够体会老k的心情,甚至老k被众多菜鸟们误会。这个不近人情还非常残酷的家伙,已经被新兵们恨到了极点。

    能够杀出普通部队,能够进入狼牙特训基地的,哪一个不是普通部队中的佼佼者、甚至可以说是拥有着一身本领的刺头。

    在那里,他们就是王者,是被普通部队各大首长与战士们公认的强者。而不想来到了狼牙特战队,突然这些人就被老k调理的失去了方向,甚至失去了目标和斗志,乃至最后就连信心都丧失了。

    我们成了什么,简直在他们这些老k的眼里,啥也不是!

    呜呼哀哉!

    曾经的带头人,曾经各大部队的种子选手,来到了这里,没想到就连人家狼牙特战队中最基层的一名老k都打不过!

    这一切的现实状况,每一天每一刻都真实的发生着。甚至养病期间的徐右兵亲自看到,与自己同来的那批战友们,流着泪,甚至满怀伤楚的离开。

    狼牙特战队,是一个成就梦想的地方,更是一个粉碎人心灵的魔窟。

    但,这只是对常人来说。因为在兵哥看来,他是一定要留在狼牙的。

    这几天他自从清醒过来之后,一有时间就会去康复室训练,张院长传给他一套非常古怪的康复方法。一开始练习时没什么效果,可不想三天过后,兵哥突然感觉自己的肋下开始隐隐作痒。

    老话说得好,身上有伤,只要开始痒,必定就是要好的迹象。

    而兵哥按照张院长传授的给他的一段特殊的强身健体的方式,只练习了三天他就有了张院长说的那种感觉。

    这种健体方式,练完以后就觉得浑身舒泰,好像突然拥有了无限的精气神一般的,看什么都是一种无比清心的目光。

    就好像身上突然多出了一股奇怪的力量,总也让人用不完,不知疲倦的亢奋下去。甚至有时候睡觉都很困难。

    奶奶的,这把徐右兵给折磨的!

    失眠是一种最大的痛楚。躺在床上,身处军纪森严的狼牙特战队,哪怕你想随便的出去溜达溜达,都要向管床大夫请示,没有得到批准,是决不允许私自离开这层楼道的。

    这可把兵哥给折磨疯了,以前不到12点一准进入梦乡,可不想现在天天闲着没事干,除了躺在床上就是练习张院长传给他的那份康复动作。这可把兵哥给憋坏了。

    电视机翻来覆去的就那几个台,并且播放的不是言情剧就是思密达,电视机文化早已被改变的不成模样了。这对不喜欢看这些折磨人的鬼片子的兵哥来说,看电视还不如随便看看杂志和小说。

    而不想现在的杂志和小说更是差劲的要命。看得兵哥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更有甚者,不知道是谁安排的,每天三顿饭,每次都是满满的一大食盒子,里面四碟子八碗的全是硬菜。不是肉,就是鸡,再不就是什么难以下咽的药膳,最要命的还是每天都有一大钵子不加任何调料和滋味的什么汤,叫什么参汤,除了苦味以外,简直难以下咽到几乎要让人呕吐的地步。

    关键的是送饭的那位长相无比和蔼的大姨到这时却是非常严厉的看着徐右兵呵斥道:

    “喝光他,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可以迅速的恢复你的体力和伤病。这可是我家敏儿特意吩咐我为你煮的,你可不能浪费啊!”

    我靠!

    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兵哥却不敢不喝!

    因为他眼看着与自己同批进入菜鸟集训队的战友们一个个的被踢出了特训基地,一个个愁眉苦脸的离开。而他现在究竟是去是留,还真没人给他个准话。

    老k说了,就他这样的,一准会被发配回原部队。甚至那么多新战友,有几个本身还有着不俗的一身奇特的功夫,这都没能留在狼牙,那相比自己这个只能忍受一点挨打为基础的所谓特殊技能,想要再留在狼牙特战队,便是非常的渺茫了。

    唯一的办法只有听话,吃光喝完这些东西。隐隐的,从护士们和医生们的眼光与询问中,兵哥看出了很多的苗头。送自己来的那三个丫头很不简单,听说其中就有一个是狼牙特战队主管首长的小孙女。

    呼!

    兵哥寻思着,这饭都是人家送的,不管是出于什么目的。反正自己伤好了之后是说什么也不能离开狼牙特战队,要是就这么离开了,自己回家可怎么交代啊!

    想家里那个情况,到现在父母亲下岗还在火车站摆个小摊卖水果。而如今自己这么大的人了,一点忙都帮不上。身为一个儿郎,这简直是最大的悲哀!

    不能再给家里增添任何负担了,不管说什么,自己也要留在狼牙特战队。因为这不仅仅是荣誉,听说待遇还是全军最高的。这里的任务补助,听说一次下来就能有大几千几万块钱。而要是遇到一次更为特别危险的任务,说不定几十万都有可能。

    几十万啊,那岂不能买套房?

    在烟海市,自己的家乡,要是没房子,恐怕你连媳妇都找不到,娶不上。

    所以兵哥是强忍着,哪怕就是撑破了肚皮,他也要把这些饭吃完吃光,把这难以下咽的汤喝完。因为只有这样,送饭的阿姨才会笑逐颜开并且非常欣赏的夸奖自己。

    “真是个壮牛犊子!这俗话说啊,能吃就能干,男子汉大丈夫,吃饭是根本,身体是基础。只要有个好身体,那就会有一个好基础,其他的,都不算问题!”

    噗,每每听到这样的赞扬,徐右兵简直郁闷到吐血!

    大姨啊,你可知道,宝宝都要吐了!

    可是兵哥却是不能吐。

    不仅仅不能吐,还要表现出非常受用,强壮有力的模样。因为兵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他知道,现在只有这个被人家叫做敏儿的丫头能够帮到自己,能够将自己留在狼牙!

    “阿姨,谢谢您做的饭,简直是太好吃了!特别是那个苦瓜炒鸡蛋,又败火又清口。

    阿姨啊,您是不知道,其实我没多大事,不就是肋骨裂了吗,养几天就好了,您不用这么操劳天天为我做好吃的,我自己去食堂吃点就行了。还有您帮我谢谢那位姑娘啊,她这么关心我,我是真不知道如何报答人家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