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哈哈哈,你啊你,古灵精怪的,还不承认!”张院长哈哈大笑的就向急诊室走去,不过赵敏却是只能无奈的跟上。没办法,她很想解释清楚了,但却实在没办法解释清楚了。

    这种事情,有时候反而是越解释越糟糕,人家是越不信。得了,总之就这一次好了,自己既然把他送进来了,就好事做到底吧。大不了明天自己不来了总可以吧,那一切的谣言,自当不攻自破。

    嘶!

    不想,张院长只是看了几眼,随后轻轻地在徐右兵的胸前摸了几把。顿时皱起了眉头!

    他仿佛非常不相信的一般,再次向急诊室内规规矩矩的医生们点了点头,主治医师顿时便将片子递了上来。

    左侧肋骨骨折?

    这看不出来啊?

    张院长皱眉不已,ct片子清晰无比,在徐右兵左肋,三处肋骨呈现断点的状况显现,但却是没有移位,也并没有断开。

    这是骨裂?

    这小子真坚强!想那老k的实力张院长可是了解的清清楚楚。这个混蛋一拳打出去,能够直接闷倒一头小牛犊。那一拳重达千斤,径直打在人的肋骨上,看样子还毫不留情,却不想没能砸断这家伙的肋骨,而只是造成了骨裂?

    “无大碍!修养一个月吧,三个月内不要做重体力劳动,不要参加训练!另外要加强营养,他这心肺受震,如果不好好的养护,我们狼牙特战队,恐怕就损失了一个好苗子啊!

    这样吧,回头等他醒了之后,就送我办公室,正好我有一套康复方法可以教给他。这几天我用不着回803,正好闲着没事教教他!”

    呼!

    简直是惊掉了一地的眼球!

    要说这家伙被赵敏送了过来,已经让所有的人误会不已了。可如今,主管狼牙特训基地疗养院的张院长都亲自到了,可想而知,这家伙背后一定藏着一股巨大的力量。

    呼!

    暗叹一口粗气,现场的主治医生和小大夫们,还有护士长和陪床护士吓得简直是大气不敢出,小气不敢喘的。这家伙背景通天啊,能麻烦张院长对他亲自进行康复训练的辅导,足以可见,这家伙身后最少隐藏着一名与张院长身份等同的大佬,甚至还要超过张院长几分。

    不想这还不算完,张院长说完了,直接转身看着赵敏,突然严肃的说道:“敏儿,这个治疗问题是我们医院的事情,可是护理与加强营养的问题,你还要亲自上上心啊。毕竟我们医院的伙食再好,也比不上敏儿你做的那些个好吃的,我看啊,他的一日三餐,就交给你啦!”

    “啊,不不不,这怎么行,我可不认识他。我说了,他只是我从训练场捡回来了。张伯伯,您这是!”赵敏顿时拒绝,奶奶啊,简直是要了命了。姐凭什么要给他做饭吃,还要负责一日三餐。

    哼!

    他和姐有个毛的关系。

    不想刚刚拒绝,张院长顿时把脸一虎:“他伤到了肺叶,还有肋骨骨裂,心脑也受到了震荡。不仅仅要加强营养,前三天最好吃点软和易消化的食物,并且最好不要下床。

    敏儿啊,我顶多不告诉你爷爷就是了,我说你可不应该推辞啊。我刚才听说,这小子在训练场上,还是为了救你才摔倒的。这要是把脑子给摔坏了,他这一辈子可算完了!”

    “啊,你,啊,我。我我我”赵敏还想辨白,不过瞬间便看到一屋子人全都向自己看来,而此刻迷夏和枭娜竟然全都留在走廊外,都不在屋内,简直是连个帮自己说话的人都没有。

    噗,自己要是再拒绝,会不会被他们暗地里说自己无情无义啊!

    我的天啊,我咋就这么倒霉呢,明明不是这样的!

    可为了名声还有爷爷的声誉,赵敏一咬牙,只能是被迫答应了。不过心中却在想,大不了自己安排人给他送饭好了,但是想让姐亲自伺候他,那可没门,他算老几啊!

    “哈哈哈,这就对了嘛!敏儿这么做才算有始有终有担当!我没看错你。好啦,我现在去休息会,刚刚下手术室,有些累啰!”

    张院长很是夸奖了一番古灵精怪的赵敏,这才满脸带笑的离开。而很不情愿的赵敏只能在身后相送。没办法,这要是哪一天不小心,这个老头碰到了自己的爷爷,一不小心说漏嘴了,自己还不死定了。

    得得得,应付一天是一天吧,先应付着吧!

    而不想,赵敏这一答应,竟然就引出了她和徐右兵以后青梅竹马般的恋情。而张先和张院长更是没有想到,自己胡乱的一个吩咐,根本就没查清事实的一个吩咐,却为自己日后捡了个干儿子!

    这就是徐右兵来到了狼牙,认识了赵敏的同一天并且结识了张院长的所有一切。而这一切,我们不能说不是机缘巧合。

    真是冥冥中天注定,是缘份是注定,呒惊风呒惊涌。

    如果没有这段惊险的经历,没有发生徐右兵被老k狂殴一段的事实。他又怎么能够引起赵敏的注意,他又如何结实张院长这样的大人物!

    说实话,当初徐右兵之所以能够进入狼牙,只是凭借着在四野渡江纵队的好人缘,能挨打,抗打击,能拼的劲头。

    可如果就算是他闯过了初选的一关,也很有可能在进入菜鸟验兵的一关被淘汰下来。因为狼牙的要求是最苛刻的。我们不能怨恨老k的无情,甚至以为老k就是个喜欢欺负新兵的老兵痞子。

    其实反过来看,我们完全的误解了老k,因为这个老k正是在用一种最严厉,最苛刻,甚至是最残忍的办法来保护他们。

    其实每踢出去一名新队员,对这位老k来说都是最大的悲伤。他每次都自我调剂,自我解释的劝说自己:

    “我又救了一条性命,一条不至于在特战任务中死去的兄弟!”

    对于老k来说,狼牙要的只有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的铁血队员。只有那样,他们才会在最残酷的现实中懂得自我保护自己,懂得如何能在任务中活下来,能够活着回来,回到祖国的怀抱。

    我不是残忍的将你们踢走,其实我是在残忍的将你们送出死神的怀抱!

    因为把你们送走,我在任务中又少了一名可以并肩的兄弟,可因为我要是不把你们送走,可惜你们蹩脚的身手,蹩脚的反应,很可能就会将我们全体小分队葬送。

    是去是留都是矛盾,是死是活都是斗争!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