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恍惚中,兵哥突然觉得自己的右手抓住了一个更加柔软的东西,他甚至为了判断那个柔软的物体究竟是个什么东西,还特意的捏了捏。

    而很明显的,已情不自禁痛苦的闭上了眼睛的徐右兵,在那恍惚的一刹那间,便将一个满脸绯红,简直俏如莲花般的女子形象深深地印在了自己的脑海中。

    这一眼,便再也难以忘记!

    “啊,你怎么了?”赵敏惊呼出声,随即赶紧招呼迷夏和枭娜。

    “快,他晕倒了!送急救室啊,还愣着干什么!”但是在惊呼过后,她却是非常隐晦的瞪了徐右兵一眼。这个浑小子,今天真是赚尽了自己的便宜,并且就算要昏倒了,还不忘了故意捏自己两下!

    哼!

    姐现在先放过你,看我以后怎么收拾你。你不是个菜鸟吗,我就把你调入特训基地,到时候跟我一起训练,看我不玩死你!

    敢占我的便宜,你以为我好欺负是不是!

    而这一切,当然都被老k真切的看在眼里。我那个乖乖啊,这小子这下算是死定了。真没想到他还有这么大的胆子,敢还手不说,还敢调戏敏儿。

    这小子借着接住赵敏的瞬间,其实那右手正好覆盖在敏儿胸前的鼓包上。而在他就将跌倒在地的刹那间,他还不忘了使劲的捏两把!这一切别人因为角度的问题没能看到,可不想全都落在了自己的眼里。

    但奇怪的是,赵敏这个清纯的小玉女竟然没发火。没发火不说,还要将他送进抢救室!

    这简直让老k&bsp;大跌眼镜,甚至在心中郁闷的暗骂不已:“艹,这都行,早知道还不如自己装死得了。这样说不定赵敏可怜的就会是自己了,那自己是不是就有机会,一亲女神的方泽?

    但现在明显的是不可能了,因为最好的时机已经被他自己错过去了。

    远看着已经离去的三女,甚至那个可恶的小子还被迷夏和枭娜一人一条胳膊扶着,就那样躺在担架上,优哉游哉的而去。这边简直是把老k气的鼻孔参血。

    “稍息,立正,继续训练,下一个!”一声怒吼,威震九天。老k简直把所有的怒气都发泄在这一声怒吼之中。赵敏自己惹不起,也巴结不起,但你们这些兵蛋子可归老子管。既然你们都是同一批的菜鸟,看老子我不玩死你们。

    “报告教官,您还在流血,要不您也去卫生室包扎一下吧!”

    一个哈巴狗队员赶紧巴结的舔巴着这位老k,在他看来,既然来到了新部队,首先就要和教官搞好关系。

    否则就自己这小身板,要是教官像对付那个小子那样的也把自己狂殴一顿。那自己绝对会当时就倒地不起,甚至第二天还能不能爬起床都是个大问题。

    “呵呵,怎么了,怕了吗!我告诉你,狼牙特战队,你们既然到了这里,就要随时准备流血和牺牲!

    这里是最神圣的地方,也是最艰苦的地方,。训练场上留一点血,那在战时就能够保你们一条命!流血怕什么,血液也是身体里面长出来的吗。

    流血,流了还会有,流流更健康!

    怎么了,笑什么,你认为我说的不对吗。就是你,出列!我们继续!”

    “啊,不要啊,教官——”

    徐右兵已经被抬远了,他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后究竟发生了什么,在那处训练场上。听说当天发生了一场简直是狼牙训练场从建立伊始到如今最为惨烈的一次新兵检验作训行为。

    几十名新招入的菜鸟队员们,被老队员一顿狠尅,当场便踢回原部队十一人,只留下了三十二人,其中还有三个直接被打成骨折的。

    那是因为这三个家伙的确是硬骨头,一上场就是一阵死磕。这三名小子听说个个身手不凡,都是原本在家中就训练过的好手。

    怎可惜,虽然拥有一身好功夫,但却没有学过一招制敌的杀招。中华武术博大精深,习武讲究的是强身健体,并不是用于搏击。

    所以他们甚至把这场检验,只当成了和教官之间的对练。但很可惜的是,他们的教官可不这么想。直接使出了杀手锏,瞬间就将这三人集体放翻。

    被推进了急救室的徐右兵,首先就进了t断层扫描检查室。一阵忙碌的拍片取照下来,不想赵敏知至知终都一直在陪着。

    当然,有了赵敏的亲自陪同,狼牙特战队疗养基地上上下下的医生护士们顿时便紧张起来。

    这人是谁啊?

    这么大面子!

    赵首长的宝贝孙女亲自送过来的。

    你们看肩上的肩章这还是个新兵蛋子呢,一看就是刚进门的菜鸟特训队员!

    呜呼哀哉!

    可不得了了,这一定是哪个世家子弟送这里来镀金的,不想第一天就身受重伤啊!

    “张伯伯,您怎么也来了,您不是在吗,怎么今天有时间来狼牙啊。是不是有特殊病人需要您的会诊啊!”赵敏眼尖,一眼就看到了从电梯口处走了过来的一名劲朗的老头。

    她顿时便大步的向前,迎了上去。

    “呵呵呵,小丫头,怎么的,没事我就不能来狼牙了。我听说一个小子受伤了,正好我就在这里,所以来看看。”

    “啊!”赵敏顿时捂嘴。看模样张先和就是朝着急诊室来的,那么说自己今个可算是玩大了,本想就让这帮大夫们误会吧,把他当个大人物好好地治治,那样他好得快了,自己当然报仇也就更快。

    却没想到,她的小心思竟然惊动了张先和张院长。

    张院长可不是一般的人物,那可是专给大手掌一号乃至中枢那几位大佬看病的。他整天忙得就像个陀螺一般的转来转去。今个恐怕又是谁多嘴了,没想到直接把这老怪物给惊动了。

    我了勒个去!

    “啊什么啊,怎了,挡门口不让我进?我说小敏儿,里面的那个不会就是你的男朋友吧。你快闪开让我进去帮他好好瞧瞧,听说肋骨都断了,这要是不小心刺穿了内脏,可就麻烦大去了!”

    “啊,不不不,张伯伯,您可别瞎说。这要让我爷爷知道,还不得刨根问底啊。他就一新兵蛋子,我是在训练场上捡过来的。没想到他伤的这么重,那您快进去瞧瞧吧,我可不敢不让您看!”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