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娘的,把他给老子抓起来,你还敢还手,你还敢打人!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这里也是你可以随便撒野的一亩三分地吗!

    我告诉你,这里是狼牙特战队!狼牙的菜鸟培训基地!在这里,你只有挨打的份,只有挨踹的份。老子我踏马的踢死你!”

    嗖嗖嗖——

    一个高难度的回旋踢!

    不想这名老k 竟然原地跳起,就像是游戏机里面选择的街霸饿狼一般的,径直向兵哥当头踹去。

    这一脚,摆明了他要复仇,他要报复。被一个菜鸟当场砸中,还被一拳击倒在地。这家伙感觉自己丢大人了。并且还是当着赵敏迷夏和枭娜的面前。

    卧槽,就算你能耐,你也不能在我女神面前打我啊。我这尊严往哪放,我这个教官还怎么当下去!

    现场可是有二三十个人看着呢。

    面子全栽了!

    穿着特种士兵野外作战用的特殊军靴,前头衬着厚厚的钢板。可想而知,这一脚要是踢严实了,徐右兵不死即伤!

    但关键的时刻,兵哥却愣了。他还陷在深深的自责之中,暗叹自己干嘛要下这样的狠手,一拳砸掉了人家的门牙。常年的军中严纪,让兵哥恍惚,那可是一颗门牙啊!

    哎!

    门牙啊,砸掉了可就长不出来了!

    而不想就在他呆愣的瞬间,那名老k的旋风腿已到。

    呼呼的风声夹带着无尽的威势,直逼面门!

    “闪啊!还愣着干什么,快闪啊!”后面一排菜鸟们大惊失色,顿时惊呼出声!

    “住手!”枭娜瞪着一双大眼,着急的叫停。

    “你混蛋,欺负新兵!”迷夏就像黄鹂鸟一般的声音也拔高了几度,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有姐在这里,你狂什么狂!有你这样练兵的吗?”

    关键时刻,就见裙摆飞扬,那简直就像是在梦中见到的一样。一个女神,翩翩而起。她就像直接从半空中降落下来的九天神女一般。笔直的雪白大腿直接踢了过来,霸气的挡住了那凌厉的一脚!

    “敏儿姐!”

    “小心!”

    “敏儿姐!”

    轰!

    两腿相撞,赵敏身轻,又是在匆忙之中为救徐右兵仓遑出腿,硬抗了这一踢之力。可想而知,她顿时就像个断了线的风筝一般的,直接被老k的回旋踢给踢飞了出去。

    “小心!”徐右兵顿时惊醒,大吼着就向赵敏跑去,同时毫无顾忌的伸出了自己的双臂,一下子就接住了从半空中掉落下来的赵敏。

    卧槽,好软的身子,好轻的身体!

    怎么这么软,这么香!

    情不自禁的,兵哥用力一吸。顿时一阵非常好闻的**香,直沁心扉!

    常听人赞美美女,所谓美到了极致的女人,必是天赐尤物一般的不同常人。只能用仙女或是神话来形容这些女子的美貌。

    但今天有所不用,自己怀中的女人,只被自己轻轻地一抱,徐右兵顿时忘记了身前的一切。仿佛他天生就应该抱着这样的美女一般的,再也舍不得撒手。

    以她的美,简直不可以用任何词语来描绘。这是集无限才气与美貌与一身的女子。简直是兼容了从古到今,所有美女的任何优点。

    双臂抱住她,附身就不想再将双眼移向别处,直到今天徐右兵才发现女人对自己有着这么大的吸引力。她简直颠覆了徐右兵对女人的任何认知。

    她英姿爽爽,一双纤纤玉手轻轻地垂落,简直犹如嫩藕一般的让人不忍释怀。齐耳的短发,更显秀气和淡然于一体。无暇的面孔,目似秋水。即便是被徐右兵直直的盯着看,但却显得异常的恬静与淡然。

    那就像是一幅画,没有一丝波澜。

    刹那间兵哥就被打动,看着洁白无瑕的玉人儿,微风略起,衣襟飘飘。彷如在这春风浮动的季节里,上天赐予他醉美的画卷。

    抱着她便能想到微雨的江南,她穿着一身雪白的衣裙走在杏花飘洒的雨弄里。裁剪非常得体的衣裙,包裹着她紧俏而又玲珑的身姿,彷如梦境中一首正吟唱着无限清丽婉约的小词。

    可她竟然身处狼牙,在这样的地方,更显出她身份的不凡。作为一名女子,想在狼牙特战队中混出点名堂来,正不知她要比常人付出多少倍无尽的艰辛和汗水。

    难怪她轻柔纤弱的身姿中,竟然会透漏出一种无尽的英姿煞爽,并且超凡脱俗的,拥有着一种神圣而不可侵犯的凛然风骨。

    常年的苦训,风吹日晒。听说执行特殊任务之时,都会是在死里和生里徘徊。但就算是这样,却不见冰霜雪雨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不好的痕迹。眨眼看去,她依旧笑如春风、月白风清。

    女子温润如玉,沁凉于世,只看一眼,便可叫人生死相许!

    突然,莫名的一阵心悸,徐右兵感觉自己的心扉敞开。这样的女子,不就是自己一直在梦中寻觅的女孩吗?这简直是在笑梦中惊醒,这就是上天赐予自己最美的礼物,更是上天为自己精心安排的一场美丽邂逅。

    可是自己只是一个菜鸟,还是已经犯了错误,即将被踢出狼牙发配回原部队的菜鸟。

    猛然间,再次的心悸突然让徐右兵感觉肝肠欲裂。心口无限的巨痛传来,犹如瞬间被重锤击中

    “你还不放手,混蛋,你敢侵犯我家敏儿姐姐!”

    一个声音在冷冷的叫喊着,但此刻的徐右兵早已不能听见。因为突然一种无限的悲痛传来,直让他眼前一阵眩晕,竟再也坚持不住,摇摇欲坠。

    踉跄的向前几步,身上的巨痛早已无法比拟心中的巨痛。这是一种瞬间回到了现实,却发现两人之间拥有着彷如天堑一般巨大的隔阂,而又无法逾越的鸿沟。

    自己与她,不相配!

    她就像一弯明月,神圣而不可涉渎,高高的不可侵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你怎么了?”突然,一声轻轻地询问自怀里面传来,女人红唇轻启,犹如天籁瑶琼!

    “我!”兵哥一刹那间恍惚,但终究只是再看一眼、只看一眼,却是再也坚持不住,突然径直的向前跪倒下去

    恍惚中,他即便是要摔倒在地,但他也不愿伤到了怀中的美人儿!他宁愿自身受损,也不甘伤到玉人的丝发根毫!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