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发配原部队,这可把徐右兵给吓着了。

    娘希匹,老子费劲巴力的来到了狼牙特战队,从一开始就忍着一身剐,好歹没被四野渡江先遣纵队的那帮孙子们打死。我当个沙代子我容易吗,我为了什么,还不是挺着一口气,就为了能进狼牙特战队。

    狼牙特战队啊,那对野战部队中的任何一名兵来说,简直是人人向往的地方。进去了,就证明了自身的实力,那才是全军最棒的兵。

    而既然当了一名兵,谁不想做个好兵,最好的兵。在四野,渡江纵队虽然说起来也是一支响当当的纵队,甚至是王牌英雄的纵队。但在那里也只是会练习一些军体拳,各种长短枪械,机甲战车而已。除了这些以外,根本再无任何机会接触更为先进的高精端现代化武器。

    作为一个无比热爱军械和部队的大有青年,徐右兵成天耳朵里面灌得满满的。什么不进狼牙特战队绝对不是一名真正的强者,不进去永远都不知道什么叫做最先进的现代化武器装备。

    听说人家狼牙特战队出来的士兵那都不叫列兵,人家叫老k。老k是啥意思,扑克牌大家都知道吧。抽张好牌都得藏着掖着,直到关键的时候才会出手,一招毙命。

    而老k上面就是老a,再直接应对的就是大小王。说白了,老a指的就是狼牙特战队中的狼王,狼王之上就是魏长义(那就是小王),大王直接就是赵誉刚。

    而老k,只是排在老a下面的扑克牌k,意思不言自愈,那就是最普通的列兵。

    可人家这个列兵,那等于随便放到任何部队,都是可以超越一切的存在。因为人家是兵中最强的王者,除了那些首长之外。

    想想也的确如此,以前自己就是被全班人围起来,追着撵着打,也没有像今天这么苦逼过。只一个老k上场,还没怎么动手,自己瞬间就有了要挺不下去了的感觉。

    卧槽!

    这就是老k啊!

    实力这么强!

    兵哥忍者,一直都在忍者,甚至这家伙完全不顾任何情面的,简直就是个饿狼一般的一拳掏在了自己肚子上,疼的兵哥当场就冒汗了,甚至身子佝偻的就像个大虾一般的惨。

    而再一拳接下来,他只觉得自己的肋骨恐怕是被打断了。不仅仅是被打断了,很有可能断了还不止一根!

    我肋了个去的!

    兵哥死死地咬着牙,即便是附身蜷缩在地,但是他依旧忍着,即便是疼的大汗淋漓,但是他仍旧没有叫出来,喊出来。虽然他很想还手,但他知道,人家只是三拳两脚的就将自己打翻在地。如果还手的话,恐怕还会被打的更惨。

    罢了罢了,忍着吧!就让这孙子过过瘾,就当自己和连长打赌打输了,又给连长当了次沙袋子。

    可不想兵哥这边是极力的忍受着,而那边却没有任何怜悯收手的意思。卧槽尼玛的,感情你是打上瘾了啊。一拳紧接着一拳还不过瘾,这还动起脚来了。

    动起脚来还不算,还想把自己给踢出狼牙特战队!

    踢出狼牙,老子跟你有仇吗。尼玛的你去四野渡江纵队当两年沙袋子试试,你踏马的去挨两年揍试试。甚至是连续两年,只因为挨揍,兵哥两次在临近春节的时候受伤住院,那是连过年都没能回家探亲啊!

    我靠你妹的!

    卧槽尼玛的!

    老子忍你很久啦!

    老子剐了你!

    呼隆一个翻身,就像是钻天的瑶子一般的一跃而起,直冲云霄。

    老子怎么能被女人瞧不起,怎么能被三个女人怜悯!

    “再来!来啊!有种你来啊!老子不怕你,你能不能把我踢出狼牙,就看你的本事了!”

    嗷嗷叫着,全然不顾身上任何的疼痛,兵哥怒气攻心,直往上冲。大不了就被踢出狼牙,有什么大不了的。老班长都复员,排长今年也走了,走的时候兄弟们围了一桌子,喝的昏天暗地的,直到半夜才醒酒。

    而正是半夜十二点了,排长偷偷地摸到了岗位上,直接拉住了徐右兵的枪:

    “枪给我,明天我就要离开部队了,你让我最后摸一摸,我想再站最后一班岗!

    小徐,我看好你,我知道这两年来你一直都在忍着,你一直都想干什么。我就要走了,我祝福你,好好练,你一定能进狼牙!”

    “排长!”徐右兵声音瑟瑟的,八尺的汉子热泪直流,他知道这次机会本来应该属于排长的。连长喝醉了,直接说,是排长主动让出了这次的选拔名额,这才让徐右兵有机会参加竞选。

    “他娘的,都他娘的有驴大了,还踏马的流眼泪!给我,这岗我来站,你滚回去休息!”排长不由分说的拿过了徐右兵的钢(枪),直接背在了肩上。正步上前,走向了哨位。

    徐右兵就那样站在风中,看着自己排长巍然不动的身姿

    ——此刻的他挺拔的,就像大西北公路边上的一颗白杨!

    呼,一拳击出,带着无尽的风声。徐右兵将所有的悲痛,将所有的愤怒,还有无限的愤恨与委屈,都化作了这一拳直接砸向了这名老k。

    只听“嘭”的一声闷响,这名老k在毫无准备的情形之下,就在他双眼还在偷偷地打量着枭娜和迷夏的瞬间。钵大的拳头已到,竟然直直的砸在了这家伙的上下颚骨上!

    噗!

    一口鲜血飚出,这一拳兵哥简直是用尽了他自己全身的力道。就见这名一直牛逼哄哄的老k斜着便飞了出去,一口鲜血喷出,仰面栽倒在地。

    “卧槽,你踏马的还敢偷袭,老子的牙!”

    惨了!

    当这一拳挥出去之后,徐右兵才知道惨了。自己这是发了什么疯了,在验兵的时候竟然敢袭击教官!

    艹!

    虽然说这只是一名老k,但那也等同于新兵连的班长。自己打了他,一拳将他砸倒在地不说,还崩了人家一颗门牙,这事可算是闹大发了!

    门牙啊!

    打人已经是以下犯上了,那叫不听指挥,顽固抗上。在部队里,这是最大的忌讳!而打了人不说,还砸掉了人家的一颗门牙,那可算是严重违反了部队的纪律。

    得了,这次不仅仅会是被踢回原部队,很可能连个志愿兵都混不上,直接被发配回家复员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