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轻轻地摇了摇早已浑身无力的敏儿,还好还有回应。

    “敏儿,敏儿,敏儿?”

    “兵哥哥,我好痛,我好累,魏婶子说非常的舒服,就像腾云驾雾一样,可是我怎么感觉,我就像要死了一般的难受。兵哥哥,我起不来了,我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像是被你抽干了一般的难受!”

    “敏儿,我!”

    兵哥一阵心疼,情不自禁的将敏儿拥入怀中。这个傻妞,原来早就准备好了,要推了自己。可是自己为什么就不明白呢,为什么就没有提前想到呢。

    可就算是要推,也不能这么没有人性不是!

    啪啪啪,徐右兵毫不客气的对着自己的脸就是连续几个大耳巴子。他不能原谅自己对赵敏做出的无理兽性,决不能!

    “兵哥哥,你干什么,我不允许,我决不允许你自己打自己,因为是我愿意的,是我将你拉上床的。我爱你兵哥哥,我真的爱你,直到永远!”

    “敏儿,你松手!我,是我对不起你,敏儿”

    “兵哥哥别说了,抱我一会好吗,我好累好累啊,我好想睡觉!”赵敏眼皮都迷瞪了,看样子真是累得不轻。

    徐右兵赶紧答应,不过看着湿漉漉还带着血迹的床单,他顿时起身直奔浴室,放好了水,洗了洗毛巾赶紧回来。

    轻轻地帮敏儿擦拭着,然后一把将敏儿抱起来向侧卧走去,两人相拥而眠。

    次日,响午时分,睡的正香的徐右兵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惊醒。还没等他爬起来,大门就被人一脚踹开。

    一个声音高叫着:“徐右兵,你奶奶,老子我枪毙了你!”

    “是爷爷!”赵敏顿时就爬了起来,匆忙中扯过被子就将两人盖住了。然想穿衣服已经来不及了,因为怒火中烧的赵老头已经走到了门口。

    哐当又是一声巨响,侧卧的房门就像是纸糊的一般直接被赵誉刚的大脚踹开,砰地一声撞到了墙上,犹如地震般的猛烈。

    “老子我枪毙了你,你这个兔崽子!”

    看到了床上的情形,赵誉刚目赤崩裂。他想过敏儿和徐右兵之间的关系,甚至还几次的推算过。不过他不能接受徐右兵娶了敏儿,所以他并没有将徐右兵从狼牙调离,依旧让他担任着狼王的角色。

    他甚至在想,敏儿就算是再不听话,那无非是因为被自己宠坏了。但是绝不会做出丢人的事情。而徐右兵再胆大妄为,他也不敢动自己的敏儿。这家伙对赵敏的态度还是可以的。并且通过暗中观察,徐右兵至始至终都把敏儿当成一个小妹妹一般的看待。

    虽然两人一开始就腻在一起了,但完全止乎于礼,并无逾越半分。所以这样赵誉刚很欣慰,更是对徐右兵非常的新任。

    可不想,今个这个家伙,打乱了自己所有的部署,甚至改变了他在自己心中所有的形象。

    这个孽畜!

    他可知道,我早已为敏儿铺设了一条康庄大道,岂是你可以染指的!

    “给我抓起来,带走!”

    亲眼看到了这般丑相,气的赵誉刚嘴唇直哆嗦。等待了良久,老赵才算醒过神来,立刻下令抓捕徐右兵!

    “谁敢!都给我滚出去!滚啊!”

    呼的一声,赵敏强势的坐了起来,不过却是用双手紧紧地抓着被角:“爷爷,你不能怪我的兵哥哥,这是我自己愿意的。从一开始我就喜欢我的兵哥哥,我都喜欢他八年了。

    我们是两情相悦,还有你这是干什么,为什么要带人闯进我的别墅。我请您先出去,可以吗?”

    “你你你,你这个不知廉耻的丫头,你是要气气气死我吗?气气气”猛听此言,气的赵誉刚胡须直抖。虽然他一直不留胡须,但是嘴角处还是有一点胡茬的模样。

    他想不到自己的孙女这么不知道廉耻,都将人带进了家里留宿了,还能这么的义正言辞。难道这就是时下里那些人常说的,什么世风日下吗。这就是那些人常说的男女开放吗!

    但是我不管外面的人怎么样,在我赵誉刚的家里就绝对的不行!什么两情相悦,见你的鬼去吧。老子还没死呢,这男欢女爱的事情,就必须要由老子说了算。

    都作出这么不知廉耻的事情了,还要大言不惭的说什么两情相悦。这要是被人传了出去,我赵誉刚的脸往哪放!

    这简直——

    这简直——

    简直是不可理喻!

    “你给我闭嘴!抓起来!”气的浑身哆嗦的赵誉刚忍不住再次大吼,可回头,身后哪有一个人的影子,就连平常总是寸步不离的跟在自己身后的魏长义都不见了,这简直是要(造)反啊!

    “人呢,人去哪了,老子的命令都没人听了是不!人呢,魏长义!”赵誉刚声嘶力竭的大吼着,歇斯底里的咆哮着。

    面对眼前的一切,他完全的失去了理智。这简直不可以饶恕,绝对不能够原谅。

    永远都不能原谅!

    “你别吼了,你出去吧。我们是在恋爱,我有恋爱的自由。我已经长大了,我都二十多岁了!我拜托你出去好不好!

    好,你不出去是吗,那我就自己出去!哼!你不要以为你官大就了不起,就强势的想压住任何人。我知道,我的爸爸和妈妈,就是被你给害死的,到现在你又想害我吗?

    我谈个恋爱怎么了,你为什么要反对!你出去,出去啊!出去!”

    赵敏也火了,本来就对赵誉刚一肚子意见的赵敏,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自己的怀疑。她一直都在怀疑自己的父母是被自己的爷爷给害死的。但是她一直都不敢去触碰这件事情。

    一方是爷爷,另一方是自己早已逝去的双亲,可怜的敏儿一直都活在痛苦和矛盾的斗争中。有时候她发疯的想去问问赵誉刚,究竟当年发生了什么。但是她有惧怕去询问这个问题,因为她知道,在这个世界上,她只剩下了这个爷爷了。

    “你,你你你,你在胡说些什么。你都知道了些什么。你”轰的一声,犹如九天惊雷的一般的,当场就将赵誉刚击倒在地。

    威风无比的三军上将,别人见到都不敢直视的无上将军。在此刻猛听此言,突然慢慢的俯下了身子,伸手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疼的大汗淋漓:“赵志军,志军,志军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