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说实话,爱上敏儿那绝对是残酷的。敏儿是特战队的文职(军)官,做的都是特情的活儿。她本应该有一个非常安稳的人生,嫁人生子,一辈子舒舒服服的,相夫教子。

    她绝对不能嫁给自己这个大头兵,因为自己这个兵太操性了。动不动就出生入死的。一出动就是大任务,干的可都是将脑袋时刻别在裤腰带上的活。

    所以徐右兵认为,自己说什么也不能害了敏儿,让她时刻为自己担惊受怕。

    再就是赵敏家世显赫,人家可是赵誉刚唯一的孙女。虽然自己非常受首长的待见,但那只是因为自己是狼牙中最棒的一员。

    但这并不是说自己就有资格配得上赵敏。这样的自知之名,徐右兵还是有的!

    “什么,你让我走开,我不走,我偏偏就不走!”

    哼!

    赵敏说着,竟然一把扯掉了自己的丝质睡衣,一转身直接坐进了浴池内。

    “你干什么!”腾地一下,徐右兵不顾一切的站了起来,甚至是他慌张的,一不小心直接碰在了花洒上,脚下一晃,人竟然噗通一声再次跌进了豪华宽大的浴缸之内!

    呜——

    吧嗒一下,还没等兵哥再次站起身来,不想他竟然已被敏儿骑在了身上。温软的小嘴直接堵住了他刚想再次吼叫的大嘴。紧接着,一只丁香小舌,直接钻进了兵哥的口中。

    唔唔唔

    吻,对两个人来说,早已不是第一次。以前闹着玩的时候兵哥也吻过赵敏。但那多是情不自禁的一个吻,犹如蜻蜓点水一般的一触即逝。

    可如今,仿若干菜烈火的一般,赵敏吻住了徐右兵,便一发而不可收拾。而兵哥一开始还是理智的拒绝,但由于刚执行完任务归来的暴虐还没能完全的消除,再加上被这样一个极品美妞的刺激,他终于是再也忍受不住了。

    一翻身兵哥直接跨出了浴池,抱起将一双大腿紧紧箍在自己身上的敏儿,径直就向卧室走去。

    此刻的他满眼通红,暴虐的色劲上涌,兽情大发。抱着还在不住吻着自己的赵敏,没有丝毫怜惜的直接抵在了床角。

    嗷呜——

    就如同一头十几天没有猎到猎物的恶狼一般的,兵哥猛地抬头,紧接着一附身便咬住了敏儿的一对雪白。

    这是战争后遗症的爆发状态,敏儿吓得突然大声尖叫,但随即便闭上了嘴。心想正好,我就便宜了你。本来就打算让你亲的,跟你好,我为什么还要拒绝!

    敏儿知道,兵哥哥不是那种坏人,不是那种非要去酒吧放浪的坏人,只是因为兵哥病了。一次次紧张的战斗下来,一次次孤身渗透,潜入敌人内部。不是盗取重要的资料,就是刺杀最重要的人物。

    往往等事情办妥之后,他们都会暴露,在撤退的时候被几十上百的敌人包围,每次能够活着杀出重围,其实就是又一次捡回了一条性命。

    精神的高度紧张,战友就在自己的身边逝去,让这帮人疯了、狂了,甚至变成了呆傻、不想言语的痴人。

    他们是病了,几乎所有能够在任务中活着回来的人,都患有严重的战后心理综合征。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无尽的暴虐倾向,甚至患有严重的自杀倾向。所以如果不能及时的得到心理治疗,或是正确的压力释放,很多被精心培养出来的特种兵战士们,自我损毁的几率非常的高。

    这也是狼牙特战队最不能忍受的事情,甚至是特种军医们毫无办法解决的事情。心理干预和心理调节,都没有让他们自己想办法释放来的有效彻底。所以一些老兵们怪癖的约炮行为,越来越得到了特种军医们的支持和理解。

    甚至为了方便这帮家伙们解压,在每次任务成功之后,特战队立刻就给他们开始放假,还会向他们发放顶级俱乐部的贵宾卡,任凭他们随意的去消费,去放纵。

    当然,能不能找到女人,那可不是特战队的事情,泡妞只能靠你自己的本事,还要不违法。否则,谁也救不了你们。

    而试想,这帮雄赳赳气昂昂的家伙们,连这个世界上最难执行的任务都可以顺利地完成,泡妞,那都是必须要掌握的基本功能。

    怎么在酒吧里和女孩子搭讪,怎么找到自己相中的目标,泡到手,那其实都是必修课!

    特种兵,要学习的东西多了去了,而泡妞,以及通过泡妞,向对方套取必须的资料手段,那都是只有结业才能够出山的。

    两个身体就像两条拥有着无限力气,搅动在一起的蟒蛇一般的扭在了一起。在此时此刻,再也分不开了。

    嘤咛中,猛地就听一声痛苦的撕裂,敏儿顿时全身蜷缩的成了一团。可不想如此娇弱的形象,立刻使卧室内变得更加旖旎。

    徐右兵通红的双眼紧紧的瞪着赵敏,毫不怜惜的一把搬起了赵敏的双肩,再一次将赵敏毫无防备的按在了床上。随即顺势一压,便将敏儿死死地顶在了床头。

    “兵哥哥,不要不要啊!”

    噗!

    可怜的敏儿,疼痛欲裂。可怎奈此刻的徐右兵早已成了野兽般的疯狂。他已忘记了面前的美人儿是谁。刚刚在回来的时候已经在直升机上灌下了几斤烈酒,此刻看着床上娇小的人儿,已是模糊的重影。

    热血上涌,色气攻心。此刻他哪里还会想到要温柔!完全不顾赵敏的挣扎与推脱,兵哥全然不顾的动了起来。而可怜的赵敏,只是无力的推了一把,便再也没有能力挣扎,只能是忍痛承受着。

    思绪慢慢的回到从前,越是离赵敏的别墅越近,兵哥的脚步就越是沉重。

    自己当初怎么就那么混蛋呢,那样疯狂的欺负敏儿。那如狼似虎的年代,可怜的敏儿直接被自己折腾到天亮。要不是因为自己疲惫的看到外面早已透亮的曙光,可想而知,他还不会罢手。

    而随后清醒的看到了躺在自己身下的竟然是赵敏,兵哥简直是倒吸一口冷气。

    原来这竟然不是一个梦!

    卧槽,我做了什么!

    伸手一摸,满是鲜血,徐右兵吓坏了。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