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说什么,敏儿姐姐,你说兵哥哥他是在装病?”这怎么可能!

    装病!

    这完全出乎素素的意料之外。几天以来她担心的简直是心力憔悴。她甚至恨不得这病生在自己的身上。她无数次的祈祷,祈求着上天。甚至在祈祷中宁愿将自己的寿命减除,用以赎罪,只要能够唤醒兵哥哥的醒来,那一切都好。

    可怎么也不会想到,他竟然在装病。难道说我在你的床边哭泣,哭的撕心裂肺,你一点都不心痛吗?

    这个混蛋!不可能,绝不可能!“你们是要干什么,你们想要害我的兵哥哥。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们的判断!

    藤野新一是一位岛国人,他的判断我更不能相信!张伯伯,你不要轻信这个岛国鬼子的判断,轻信他的愚弄!”素素可不认识什么藤野新一,更不认识什么山川静雅。

    落素素和这两个岛国人没有任何的交往关系。就是他们,就是这两个被称之为获得过诺贝尔医学奖的家伙一来,不想就连自己的敏儿姐姐都被他们愚弄了。

    真是可怕啊,斗争已经严肃到了这种程度。无怪乎敏儿姐姐一开始就在担心。在担心会有人对兵哥哥不利。就连鼻饲和饮水都要自己先喝上一口,然后才会喂给兵哥哥。

    可不想,现在还是中招了。

    暗杀的人来了,来的还是两位岛国人。

    一刹那间,素素立刻紧张的戒备着,甚至一转身毫不犹豫的从身后掏出一把精致的*。刀尖直指藤野新一!

    “你们是什么人!忍者,还是(特)务!说,否则我杀了你们!别以为你们迷惑了张伯伯和敏儿姐姐,我就会怕了你们。我落素素出身于华夏空军,如果你们不信服的话,尽管上前受死!”

    噗嗤!

    赵敏终于是没能忍住,是再也憋不住了,她被素素可爱的而又严肃的形象,搞得扑哧大笑。

    这个妹妹太认真了,不过严肃起来,真是可爱的让人心疼!

    “徐右兵,你还想让素素闹到什么程度。难道你一直忍心就看着素素这样难过下去吗?你混蛋,你要是再不起来,就别怪我不客气!”板起了脸,赵敏一拳向徐右兵的肩头砸去。这家伙太可恨了。

    气得赵敏恨不得一拳砸死他!

    “得了得了,我这不是还没想好吗。再说有你劝着,素素也没有哭的死去活来的不是。我还以为你们两个早就明白了呢,在演戏给外人看呢。

    呀!素素,过来,让哥哥抱抱!”

    “兵哥哥,你真的是没病,你竟然醒了?为什么,可为什么我用针刺你,你都没反应啊!”落素素惊得顿时瞪圆了她的一双大眼睛,非常无辜的看着突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的徐右兵。

    她就像是看到了一个外星人的一般,看到了一个怪物一般的不可理解。他没有病,在骗我吗?

    “还针刺,我刚想明白,这家伙拥有着金钟罩铁布衫的功夫,别说对针刺无反应了,哪怕就是刀扎也没用啊!

    你这个混蛋,你骗得我和素素好苦。徐右兵,你不是人,你简直禽兽不如!”

    “你骗我?”听到了赵敏的解释,素素顿时明白了,原来他竟然在装病,他在骗自己!

    转身,落素素一头就向里面跑去。此刻的素素不想再理任何人,不想再看到任何人,更是最不想看到这个欺骗自己的混蛋!

    他竟然骗我,看我如此的伤心,如此的痛苦的情况下还能忍心。难道说,他真的不在乎我吗,甚至我痛苦的,就要死去!

    “素素,你回来,你听我说!我是逼不得已!”徐右兵一个高从病床上翻身下来,连鞋也没穿,上去就追。

    这下玩大发了,他知道当自己醒过来的时候素素会生气。甚至他算计着一定不能就那么醒了。不能让赵敏和素素知道自己在装病。但不想他们竟然叫来了对心脑外科最擅长的藤井先生。

    呜呼哀哉!

    在张院长这里自己还能隐瞒的过去,因为他在利用张院长对自己的关爱和怜惜。可是在藤井这里,自己这样的小伎俩,却是瞒不过这个医学大咖。

    甚至徐右兵算计过了,只要是自己瞒过了三天,瞒过了所有人的眼目。那等自己再醒来的时间,什么事情都好说了。哪怕就是山姆国,也会对第七舰队被自己炸了的事情有所皮软的缓解。但不想,却还是伤到了素素和赵敏两个人的心。

    一直向前追!

    追过了长长的走廊,拐过了一个大厅。顿时一阵无尽的清香气息传来。这不见阳关的大厅内,竟然种植着一片草坪。头顶上亮如白昼,到处都显得清新无比。

    一台最先进的核磁共振仪,就安置在大厅的一角,看来这里竟然是扫描室。

    “素素,您听我解释!”徐右兵没心情观察这高贵的布置和整个大厅甚至超出了一半的人工绿化面积。他就那样追上了落素素,一把抓住了素素的手臂,拥入怀中。

    “你放开我,你是个混蛋。骗子,你无耻!你卑鄙,你根本就不在乎我!”

    徐右兵苦笑着摇头,自己怎么会不在乎落素素呢,但是此刻他却真的不知道如何解释!所以只能是任凭落素素在自己的怀中拼命地撕扯着,踢打着,但是他却只能抱得更紧。

    “你听我说,听我解释!我没办法,只能装病啊!”

    “我不听,我不听,徐右兵我恨你!我们结束吧!”

    “你说什么,结束?”兵哥惊呆了。

    结束?

    他不信素素会说出这样的话,一时间他突然就像是石化了一般的,甚至完全放开了禁锢着落素素的手臂。结束,多么痛苦的两个字,能随便的说吗?

    想想在山姆国,在加州机场,在那万米的高空之中。想想自己和素素刚认识时候的情节。是她,她不顾一切的,甚至是冒着从万米高空跌落下去的危险,爬到了起落架上,就是死,也要救自己!

    再想想卡拉哈迪,政变与兵变,想想反抗氏族,想想两人驾驶着皇室专机,将民用飞机开出了战斗机的效果。一举摧毁了反抗军的基地,那时的素素,对自己是多么的义无反顾。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