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可这帮家伙们只能是在自己的心里面歪歪着。什么诺贝尔奖的获得者,还一名岛国人。

    哼!

    不服,甚至还有些瞧不起,正是拥有着一点点技能的,自认高傲之人的通病。

    但,现在这帮小子们老实多了。这里可不是寻常的地方,更不是他们自己医院那一亩三分地。刚才就吃了一个大亏,所以此刻就连曲鹏博都不再随意胡乱的发表意见,这家伙只是眼神很不友好的看着藤野新一的表演。而更多时候他看的却是山川静雅!

    好一个温柔而又美丽的岛国妹子,却不想被一个土都快要埋到了脖颈的老头俘获了芳心!

    干你妹啊!

    岛国的爱情结构真是令人难以想象。可见藤野新一这家伙也绝对不是个什么好东西。在工作之余调戏自己的小助手,竟然还把人家收为己有。足以可见他也高尚不到哪里去。

    而不仅仅是曲鹏博歪歪着山川静雅,几乎这帮军医们都在心里腹诽着藤野新一和山川静雅的结合。你妹的,这也行,典型的老夫少妻,这晚上可爱的山川静雅,能够满足吗!

    但他们确实不知道,在山川静雅的眼中,藤野新一是这个世界上让她唯一能够托付终身的人。她是藤野新一老师绝对的粉丝,最忠诚的助手和伴侣。她爱的不仅仅是藤野新一老师的名声和技术,更爱的是老师对待医学的献身精神和藤野严禁的医学态度和绝对的做人准则。

    可尽管无人开口否定自己的决议,但是藤野新一也感觉出来了很多的不友好,甚至是不服的眼光。他知道,自己面前的这些人虽然身穿军装,可都是实实在在的医务工作者。只不过他们都是军医。更加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恐怕就是华夏军医界,最杰出的医生。

    那就是同行!

    正所谓同行就是冤家,更何况在他们已经出手治疗了的情况下,徐右兵并没有醒来。可想而知,自己的到来,无论是治好了徐右兵,或是没有治好徐右兵,那对自己都是一个很不好的局面。

    可想归想,藤野新一却是马上就抛开了这些无所谓的想法。他现在最想要做的就是立刻检查处徐右兵到底怎么了。对待一位病人,如果连他患病的具体原因都查不出,诊断结论都无法下达的话,还谈何治疗。

    虽然藤野新一不否定张院长的诊断结论,但是他有着他自己的一套诊断方法!

    作为一名医学大家,更不会轻易地就套用别人的诊断结论。所以,再做一次影像的断层扫描,在藤野新一看来是有必要的。

    “大家好,我叫藤野新一,岛国人。不过我现在加入了华夏籍,这是我的妻子也是我的助手,山川静雅,请大家多多关照!”

    噗!

    请大家多多关照,你的山川静雅?

    很多人一不小心就快要喷了!岛国人真强大,这都可以有?

    不过这帮家伙们瞬间便恢复到正常的状态,只因为藤野新一的一句话,那就是此刻的他已经加入了华夏籍!

    “老师您好,欢迎您的到来!您是医学界的领军人物,能亲眼目睹一次您的诊断,在我们认为这就是一次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曲鹏博不愧为少将资历的老油子,刹那间就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同时他对藤野新一还是有一些尊重的。诺贝尔医学奖可不是那么好获得的,人家获奖的实力在这摆着的,本身就不容任何人小窥。

    “好,谢谢你的夸奖,不过在我认为,一名医生绝不是只能是借助别人的诊断。面对一位患者,即便是已有了既定的诊断,自己也要严格的、再仔细的,重新诊断一次。

    因为我们的工作是治病救人。而在我看来,给病人诊断和治病,就是最为严谨的工作。

    所以在我诊断的时候,必须要依靠严谨的科学依据。而断层扫描,就可以为我提供最准确的诊断依据。

    正所谓差之毫厘,谬之千里。如果不能严格的看到患者的任何病理变化,不能找出让患者致病的根源,那么我认为我是无法下达诊断和治疗方案的!”

    合理的解释,不卑不亢的诉说,顿显大家风范!

    听着藤野新一的解释,这帮人顿时暗暗羞愧,甚至在心中不住地赞叹。什么叫名医,什么叫以患者为本。这就是差距,是身为一名医生,和一名名医之间最大的差距,不仅仅是医术,更是医德。

    只不过华夏的特殊国情,早已决定了这帮人身为名医的尊贵。即便是身在队伍中,但也不能拒绝被世俗和其他的腐蚀。

    而再看,藤井说完,已然快速的向病床走去。例行的检查,触诊扣听,西医的一套基本诊断方法,如出一辙。初步检查完毕,让大家惊奇的是,藤井新一却是拉起了徐右兵的手,就像是唠家常一般的唠叨开了。

    “你小子,我早就说过,凡事不要太拼!你啊,太年轻,年轻的时候身强力壮的,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但是你想过没有,你还有退役的一天,你还有成为普通人的一天。

    早早的耗尽了你身体内的精气神,到了我这个岁数,你就要遭罪了!

    你是我最好的朋友,在这个世界上,是你给了我藤井最好的工作环境。

    我是需要感激你的,但却不想感谢你!因为感谢,会拉远我和你之间的距离。你对我来说,既是朋友,又是知己。我藤井绝不会看着你卧床不起,我会以毕生所学,让你重新的站起来!”

    大了,这句完全象征着诊断誓言一般的话,顿时让周围这些名望斐然的医学界大咖们认为大了。因为身为一名医生来说,决不要说过头的话。

    因为那不仅仅是对自己的不负责任,更是对病人和病人家属的不负责任。

    医生对待病人的诊断,都会留有余地,绝不会说的这么死。你说一定会让他重新站起来,如果不能的话,你如何交代!

    这帮人可都是华夏军界很有名望的军医,而张院长更是这帮人中的翘楚。就连张院长此刻也颇为头疼的事情,你如何敢这样的妄下断言。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