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敏儿变了,给魏长义的第一感觉就是敏儿再也不是当初那个清纯的小姑娘了。甚至她和自己之间已经有了隔阂。

    深深地长叹,魏长义皱眉不已。是的,敏儿变了,其实自己何尝也不是在变。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在变化着,随着时间和经历的增加,阅历就会更加的积累,而变得就会更加的复杂。

    不要说敏儿特殊的身份存在,仅仅是她跟随着徐右兵这些年来四处的经历,就足以让敏儿改变很多。

    呼!

    再次长长的吐了口气,魏长义还是不得不问出他最想知道的问题。即便是他突然间感觉自己和赵敏之间已经存在了某种的隔阂。但为了赵誉刚的吩咐,他还是要问。除此以外,他别无选择。

    “好,我想知道,当时在s号海域,水下的那支奇兵!”

    呼!

    问完了,魏长义突然觉得心中舒畅不已。转来转去的,到头来自己还是要说。何必呢,兜这么大的圈子!

    “呵呵!”

    敏儿突然冷笑,甚至是她早已经想到了,魏长义就是要问这个问题。甚至这帮人很不要脸的,很想知道徐右兵究竟什么时候可以醒来,恐怕想要知道的,也是这个问题。

    而真正关心着徐右兵伤势的,关心兵哥哥会不会醒来的,不会再有别人了吧!

    “无耻!”赵敏冷冷的看着魏长义,最终反目!

    无耻,这不应该是赵敏应该对魏长义说出来的话。甚至是这句话说出来,从此后就表明赵敏和这个最关心着自己的魏叔叔划清了界限。

    魏长义心中一凛,突然间一阵心悸!

    无耻!

    多么简单的两个字,但是却说出了大部分的意思。以敏儿的聪明,此刻早就想到了自己这些人的想法。

    是啊,无耻,不仅仅是自己!就算是赵誉刚,现在想的恐怕都是怎么才能掌握住徐右兵身后的这支力量。甚至以赵老爷的考虑,很可能会将他们收编,归为己用!

    而此刻谁又会想到徐右兵和赵敏的想法。

    “不,敏儿,你误会了!”魏长义赶紧解释。

    “我误会了?我会误会什么?让兵哥哥去捣乱的是你们,甚至你们巴不得兵哥哥会把事情搞成这样。在你们的眼里,什么卡拉哈迪,恐怕还没有一个刚比加尔重要吧!

    你们,只是担心一个海岛,一个海外的军事基地而已。

    还有,不要说我误会了。我今天还叫你一声魏叔叔。我知道,这并不是你的意思,一定是我爷爷的意思!

    哼!

    只不过,你们想象的太简单了。

    s号海域远离大陆,甚至远离印度洋。你们可以想想一下,在这种时候,谁会去帮兵哥哥!

    是的,是有一支奇兵!不过却不是任何人所能够左右的,因为他们只对我的兵哥哥负责。在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够指使得了他们,不仅仅是我的爷爷,不仅仅是你,就算是我也不行!

    因为我根本就没有见过这支奇兵。因为他并不属于一个正常的建制!

    好了,你听明白了吗,现在可以回去复命了吗?如果可以的话,请恕我无理,我想,现在我应该去看看我的兵哥哥了!”

    赵敏说完,毫不犹豫的转身,大踏步的就向病房跑去。简直是太气人了,太欺负人了。

    任何人都没有把兵哥哥当人看。难道他只是一个机器吗,战争的机器,会帮他们解决与处理任何争端的机器?

    “敏儿!”魏长义干巴巴的喊了一声,但却不能阻止敏儿的离开。他知道,从今以后自己和赵敏之间的关系,已经产生了巨大的隔阂,而这种隔阂,短时间之内会被误会完全的占据,一时间很难解开。

    但是他又明白了赵敏讽刺的意义,还有那句不成建制的,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人都不能指使与左右的奇兵。

    敏儿这是在告诉自己,有一支奇兵,但只对徐右兵负责。并且谁也别想知道他们在哪里。甚至这支奇兵有着飞天遁地一般的本领。因为在s号海域的突然出现,那就是现实中的证明。

    s号海域远离大陆,甚至前后都是苍茫的大海。在那种情况之下,没有任何可以借助的力量,但是说出现就会出现。敏儿的意思很明白,他们就是最忠诚的,时时刻刻守护在徐右兵左右的神奇小队。他们的任务就是守护和警卫,并且在必须的时刻,立刻出现。

    狠狠地摇了摇头,此刻的魏长义失败至极。他从没有过这样糟乱的心情。身为总参谋长的他,何时这么被人数落过。

    不仅仅如此,甚至是数落他的人,还是敏儿!

    因为一直以来,魏长义什么时候把敏儿当做成外人对待过。在他的心中,敏儿其实要比他自己的亲女儿还要亲。就算是自己的亲儿女,魏长义在他们的身上又付出过多少关爱呢!

    一阵阵颓废和疲惫感袭来,顷刻间让魏长义突然觉得心力憔悴。无奈的返回,发现赵誉刚已然离开,竟然不在现场。他顿时明白了赵总的想法。

    太尴尬了啊!

    赵总和孙女之间的隔阂,恐怕要比他这个叔叔,多得多啊!

    转身,大步流星的向办公室走去,果不其然,门开着,赵誉刚就那样站在屋内。

    “问清楚了吗?”苍茫的,突然让人感觉非常疑惑的声音。魏长义蓦然抬头,竟然惊奇的发现,本还不怎么显得疲惫的赵誉刚,此刻满头的银发,在灯光的映射下,竟然显得那么的苍老。

    快速的上前,没有回答赵誉刚的问话。而是径直的走向了里间。魏长义指着屋内一个巨大的沙盘,让赵誉刚自己看!

    他用手点着沙盘内的布置,甚至在旁边连续的画圈,随后连续的否认。

    “这里、这里、这里,还有这里和这里,都不可能。太远了,他们都远离大陆。怎么能够突然出现呢!

    要说水下还有一膄核潜艇的话,那更不可能!因为那片水域已经处于我们完全的监控之下,就算是小型的柴电潜艇经过,也会被声呐扫到!

    但怎么就会突然出现了一支奇兵呢?总长,所以我认为,那里只是突然拥入了大量的鲨鱼!也只有鲨鱼,能够解释这荒谬的现象!”

    “胡闹!鲨鱼?我看你的脑袋是被驴给踢了!鲨鱼,如果真是鲨鱼的话,那山姆国的验伤报告,又是如何形成的?”赵誉刚顿时暴跳如雷,娘的,你魏长义问了半天,就问出了个鲨鱼?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