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你别拦着我,我要回烟海!要不,别怪我一辈子不原谅你!”

    声嘶力竭,怒气冲冲,很没有礼貌。

    赵敏毫无淑女的形态顿时惊诧了一地的眼球,特别是张院长带来的那些自命不凡的军医们。

    卧槽!

    这个美女是谁啊,这简直太不自量力了。哪怕就算她是张院长的儿媳那又如何。太嚣张了,要知道她面对的可是赵誉刚啊,华夏军总。

    以赵誉刚的身份,寻常人想要见上一面恐怕就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事情。而她哪怕就是自持拥有张院长儿媳的身份,也不能这么霸道不是。更何况还敢对着赵誉刚大吼大叫?

    这简直不成体统!

    这帮小子们身不由己的抬头观望,心想就算是赵誉刚有气量,大气能忍,不计较。但是刚才那些凶神恶煞的小鬼们呢,就是那个张大彪,刚才将自己一伙毫不留情拷了起来的张大彪,咋这时候也不吱声了呢。

    这小子,这就是失职啊!要知道在赵誉刚面前如此的大吼大叫,那已经够了驱离开来的程度。哼,更严重的,甚至需要留置接受教育。

    像这样的女人,就应该好好地教育教育她!不将她彻底的教育服了,那就不是个男人。

    歪歪,有不少家伙甚至是歪歪了起来。想什么呢,见到了漂亮的女人就歪歪。

    可是还没等他们的思想再继续的歪歪下去,顿时让人大跌眼球的事情发生了。不想身为华夏军总的赵誉刚,竟然焦急的向前走了两步,甚至是低声下气,而又非常无奈的解释着:

    “敏儿,都是爷爷不好,都是爷爷没有考虑到。但是你们现在不能够离开这里。右兵是张院长唯一的传人,这一点你还不知道吗。

    我可以打赌,就算这里的任何人都想害这个家伙,但是老张头却绝不会。

    敏儿,你放心,我这就让罗建华派专机前往烟海炮校,去接藤野先生。怎么样,你答应爷爷,因为我这完全是为了你那个臭小子的安全考虑。

    我说的,你应该明白吧!”

    呼——

    再次一声冷汗,瞬间沁透了全身上下。这耳朵可没有被塞了驴毛,听得清清楚楚的。

    赵总在说啥,他竟然会是这个女人的爷爷?

    呜呼哀哉!

    吓死人啊!

    不对,感情轮椅上躺着的,现在依旧昏迷不醒的这个家伙就是张院长的儿子,那就是说,张院长的儿子娶了赵誉刚的孙女!

    我那个乖乖啊!

    不敢想,真的不敢想!

    一干自傲自大的家伙们终于是低下了他们高傲的头颅。完全不对等的层次和身份,决定了他们任何人都不能与赵敏和落素素匹敌的存在。

    别说刚才被这丫头狠狠地踢了几脚,甚至是一脚踹飞了。哪怕就是一脚踹成了内伤,那也得忍着啊!

    “张院长,这就是您说的伤病员吗,我能不能帮他检查一下!我在心脑内科方面积累了几十年的丰富经验,张院长,我想”曲鹏博毕竟经历的事情很多,又身为少将。所以他顿时醒过了神,再次抓住了机会。

    “什么能不能的,死马当成活马医。你小子认为你能行你就上,别踏马婆婆妈妈的那么多的废话!”不想没等张院长回话,这边赵誉刚已经发声了。

    “老赵头!你说谁死马呢,你敢再说一句试试!”赵敏顿时再次发飙。哪怕就是自己的爷爷,那也不能诋毁徐右兵。

    哼!

    我的兵哥哥可不是死马,他是千里马,万里驹!

    死马,你们这些人,想的可不是我兵哥哥的死活。恐怕现在心里想的只是兵哥深海深潜的绝技不能失传,卡拉哈迪的刚比加尔决不能易手他人吧!

    敏儿一怒,简直是天地失色!

    甚至这丫头真恼怒起来,谁也不管。当众翻脸,就连赵誉刚的面子都不卖。可想而知,她已经焦急到了什么样的程度。

    “敏儿,怎么说话呢!总长的习惯你还不知道,越是骂他,其实越是惦记着呢!

    那个谁,你不是说要检查吗,还有你们,都可以现在一起上手,还愣着干什么!”关键时刻,一看赵敏真要翻脸,没办法魏长义愣是顶着出头。

    乖乖!

    这种情况他见的太多了,自从赵誉刚将徐右兵踢出了狼牙特战队之后,赵敏就再也没有给过她这个爷爷任何好脸色。

    哎!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啊!岂不知,越是权势富贵之家,其实乱事越多!

    “哼!”

    赵敏冷哼一声。如果说此刻在这里,还有人能够劝得住赵敏的,唯有魏长义一人而已。当然,要将昏迷不醒的徐右兵排除在外。因为赵敏最听徐右兵的话。

    可是对于魏长义,赵敏和这个身为他爷爷专用秘书长的少将之间感情却是最深。

    说实话从小就失去了双亲父爱的赵敏,自从记事那天起见到最多的就是魏长义。想当初的魏长义还是一个超级的大帅哥,没有发福,更没有现在这么臃肿。

    是的,魏长义变了,已经不再年轻,超出了四十五的年纪了。可哪怕就算是魏长义的变化再大,但是在敏儿的心理,其实总把这个家伙与一个影子重叠。

    那,就是她的父亲!

    是的,魏长义在赵敏心中的形象是不可替代的。甚至从小自从赵敏上幼儿园起,一天到晚亲自去接送她的就是魏长义。在那个时候,他就给了赵敏一个伟岸高达的形象,在赵敏小小的心里,埋下了父亲般伟岸的身影。

    甚至小时候的赵敏,总喜欢缠着魏长义,听他讲着童话故事,讲着白马王子,才能入眠。

    “你能不说话吗?”冷哼一声过后,赵敏却并没有魏长义一个好脸色。虽然她本不想这样,但是此刻她已经被焦急的心情弄得一团糟,简直是看谁都不顺眼。

    “好好好,我不说话,那我陪着你看他们诊断好了,反正藤井先生也要等一会才到。就让他们先看看吗,哪怕就是集思广益,也是好的嘛!”

    “哼,想不到才两年不见,你连打官腔都学会了!魏叔叔,我鄙视你!还有,你就是这么服侍我爷爷的吗,你看他的一身臭毛病,都和你有关!”

    我累个艹!

    简直是天地良心。

    得得得,自己不说话了总可以吧,这黑锅背的,简直就是不背都不行啊!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