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超人的存在!

    国务卿先生的定性,顿时就引起了现场的骚乱。

    就连一直以来严肃异常的国家议会,也被这一说法震惊了。虽然他们在看过视频之后,已经是震惊不已。但,其实谁都不敢随便的说出超人的存在。

    这可不是一个玩笑,下这样的结论,那需要天马行空的脑袋。而他们都是山姆国高高在上的大佬,怎么能够胡言乱语。

    嗡嗡嗡一阵杂乱的交头接耳之声响起,豪华的会议厅顿时一阵骚乱。交头接耳的糟乱,就像是菜市场一般的,非常的不严谨。

    虽然今天只是一个小型的会议,但是来的都是各方面的实权代表级人物。

    咋听这样的结论,顿时让所有的人惶恐不安。超人啊,防不胜防,如果他要是对山姆国怀恨在心的话,想要报复整个山姆国,那么谁能够承担这恐怖的结果。

    而此刻他们竟然在集体讨论可以帮他们顶住这个恐怖结果的家伙,甚至还想要现在罢免了他!

    愚蠢!

    如果说现在罢免了威尔逊,那就等于将挡在他们所有人最前面的,可以为他们担责任,并且承担一切后果的家伙给提前踢出局了。到了那时候,恐怖的报复席卷而来,恐怕要担责任的,就会是面前在座的所有人。

    太不明智了,此刻就连议长也突然想明白了这个道理。

    尼玛!

    哈根达斯,你这个阴险的家伙,无怪乎你会强烈的反对,原来你在为自己的头顶竖立了一个挡箭牌!

    责任啊!

    谁都怕承担责任,恐怖的责任,直接落在了自己的头顶,紧接着就要承受民众们铺天盖地的怒火。

    而那个时候,他们会被民众们毫不留情的踢出局。还想高高在上的坐在这豪华的议会大厅内,颐指气使的高声谈论,那简直就是做梦。

    而随之而来的,不仅仅会承担最严重的责任和处理后果,恐怕自己身上的一切光环都会被罢免、瞬间而成为了一个平凡的,甚至被万人唾骂的罪人!

    一时间想明白了的众人,顿时面面相觑,低头不语,此刻再也没有人提出什么反对的意见。而现在罢免了威尔逊就是一个笑话,那简直就等于他们自己动手,亲自摘掉了挡在他们所有人最前面的挡箭牌。

    就连此刻的威尔逊也回过了味来,尼玛的,原来如此啊!

    真是身在局中不知局。看不清摸不着啊!

    但就是这样,此刻已经看明白了的威尔逊还要感谢已经和他达成了交易的国务卿。甚至他要郑重的感谢总统大人再一次的帮自己。

    简直是骑虎难下,此刻他说什么都要顶上去,就算是死都要坚持,因为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退路,退无可退。

    猛然间看到所有的人都为之变色,甚至突然精明的沉默不语。哈根达斯无奈的摇头。这就是这帮虚伪的家伙们的内心真实的想法啊!

    “超人的存在,这种说法未免危言耸听了!尊敬的议长、各位议员大人们,我想说一下我的看法!”良久,见没人再反对,哈根达斯强势的清了清自己的喉咙,决定提出一个更大胆的想法。

    “总统大人请说!”议长此刻赶紧是见风使舵。败了,尼玛的,自己还是斗不过这个混蛋。他太精明了,每一次几乎都是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我提议,我们应该向全世界的人民道歉,因为在s号海域,我们举行了一次山姆国最高级的军事实弹演习训练。但事先,我们为了保密,没有向世界宣布,所以我们应该承担这恐怖的后果。”

    “什么?这怎么可能,我们是受害者,还要这样掩饰我们所受到的伤害!这会加大全世界对我们的耻笑!

    不要以为所有的人都是一个傻子我的总统大人!现在各地海滩上搁浅和自杀的鲸鱼,就是最好的明证!

    因为那场战争,我们连带了太多的责任。如果我们承认是一次演戏的话,恐怕只是对珍惜海洋生物和生态的补偿,那就是一个天文数字。不仅如此,我们还会被全世界咒骂,被不明真相的民众们唾骂!”议长顿时反对,这简直是脑袋被驴子给踢了,这样的话也能说出来吗。

    你成天究竟在想什么?

    你可是我们山姆国的总统大人啊!

    我们整个国家的脸面,我们所有山姆国的尊严,哪去了,还要不要维护!

    “议长大人,请不要立刻发表您的意见。大家都好好的想一想!我支持总统先生的提议。因为这逼不得已!”国务卿再次出声,并且环视了一眼在座的所有议员们。

    “逼不得已,难道是被人打掉了牙,还要合着牙血吞吗?我坚决不同意这样的提议!坚决不同意!”加州的州长再次站起了身,甚至是强烈的反对着。

    “搞什么,简直是太自欺欺人了。当年的黄金大劫案我们还没讨回来,而现在被人再次干了,还要合着牙血吞。山姆国什么时候窝囊到了这种地步了,是不是要把我们国家所有的一切都奉献出去,献给那个魔鬼一般的家伙,还要去求的他的谅解呢?

    威尔逊将军,在这里,我想再次的问你一个问题。就是有关于我们加州黄金大劫案的问题,你当时为什么阻止我们的查案人员,继续的查下去!”

    翻脸了,在这种时候,提出威尔逊直接插手干涉的案子,那摆明了这名州长已经是不管不顾了。尼玛的太憋屈了,现在要是还能忍的话,他简直宁愿不干了这个狗屁的州长,甚至是辞去这个窝囊的议员身份,宁愿回去当个庄园主。

    这样直白的问出这样的话题,那就是说威尔逊通过非法手段干预地方性案件。只是这一条罪状,就可以直接弹劾威尔逊了。要知道,山姆国的法度非常的严谨,甚至因为这一句话,立法院和检查院就会对威尔逊提出来公诉。

    真是一个有血性的州长,不仅仅没有给总统大人面子,甚至还将矛头,再次的对准了威尔逊。

    但是他却不知道,他如此口无遮拦的提问,给他背后埋下了巨大的安全隐患。可怜的州长,他的仕途已经走到了尽头。就连议长都在心里一顿,顿时将这个家伙打入了另类。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