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轰隆。”

    一声巨响

    海底仿佛火山爆发了一般的猛烈,一道高达百米的水柱冲天而起,在阳光的映射下灿烂无比、气贯长虹!

    而此刻,密密麻麻简直犹如飞蝗般的深水(炸)弹再次完全不顾一切的倾泻而下。

    强爆破炸起来的浪头一浪高过一浪,一层叠加一层,横贯长天!

    而此时水下千米处的核潜艇,巨大的艇身被(鱼)雷击中了侧舷,顿时再次被推进了急速的洋流之中,刹那间便被洋流吸走。

    视频击中反馈回来的画面显示,*正确的命中了核潜艇,核潜艇顿时发生了超规模的巨大爆炸。事实证明,海底突然峰涌而起的巨浪就可以看出,这一击之下,根本就不可能留有任何活口!

    呼!

    霍顿缓缓地舒了一口长气,面色慢慢的恢复到了正常的状态。只要炸死了他,那就是大功一件。这样自己完全可以有理由向国会,向总统先生,向威尔逊那个混蛋解释。

    这样的功劳只需摆在他们的面前就可以了,甚至都不需要解释。这家伙太可怕了,单兵就可以劫持核潜艇。这对山姆国、对大不列颠、对老毛子、甚至是法兰西来说都是非常恐怖的。

    但是只要是他死了,任何人都可以解脱了。而这么大的功劳,完全是自己造就的。霍顿相信无论是哈根达斯也好,还是威尔逊也罢,他们都是聪明人。在自己把功劳摆出来了的时候,不仅仅不需要再继续担心会被处罚的结果,甚至还有嘉奖!

    “将军,将军大人,我们遭到了攻击!潜艇侧舷潜望舱漏水,我们需要紧急封闭!”

    “封闭!”徐右兵不假思索的回答着。面对着全艇全慌了手脚,一片恐怖的潜艇官兵们,兵哥语气严肃,声音洪亮的发布着命令,没有任何担心之色。

    可不想,左舷被*击中,潜艇受损严重。甚至(鱼)雷贯穿了艇身,轰然爆炸。顿时就将潜艇第一层外壳撕开了一个盆大的口子。

    咕隆隆剧烈的海水倒灌,就犹如山洪泄闸一般的猛烈,刹那间便没入脚底,随后就到了小腿的位置处。

    *发射长和*发射长立刻带人紧急关闭隔断液压门。可怎奈左舷完全变形扭曲,液压门竟然无法合严。

    士兵们大叫着,*指挥长和*发射指挥长强势的发布着人为顶上去撞击的命令。

    几十名潜艇兵瞬间抬过来一枚巨大的弹头,竟然以弹头做重力,砸向了液压门。

    哐、哐哐哐的砸门声不绝于耳,可依旧无济于事。眼看着海水越灌越多,甚至马上就到了大腿的位置处。战士们心急如焚,有的已经慌了,甚至嚎叫起来。

    “逃跑吧,马上上浮,带上水盔,我们冲出去!”

    “不行,我们一定会死在这里的。空气,如果等水灌满了整个艇身,我们就算是不逃走,也会被憋死在潜艇里。

    指挥长,你们就发句话吧,不要让我们陪着他一起去死,我们家里还有年轻的妻子和儿女啊!”

    “指挥长,我的父亲,今年六十多了,指挥长,我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去看望他了!”

    “闭嘴!给我顶,继续顶!别他妈的废话。要死谁也逃不出去,这可是海下千米的位置。没等上浮,我们就会被海水灌死,与其废话,还不如一起用力!”

    轰隆隆——

    正当大家再一次共同使力抬起了那枚巨大的弹头砸向了液压门的瞬间,外面又是一声轰然的巨响。一枚(鱼)雷瞬间击中了潜艇的尾部,再次发生了剧烈的爆炸声。

    可幸运的是,洋流遄急,还没等*爆炸完毕,已经被遄急的水流冲走。等完全爆破结束,爆炸点离核潜艇已经能有一二百米远的距离了。

    “作死!威尔逊,你简直是欺我太甚!

    都给我滚开,让我来!”

    兵哥大怒,趟着水大步的向液压门挤了过来。排开众人,提神静气,凭住了呼吸。突然双手举过头顶,猛地双掌对准了结实的液压门狠狠地一拍。

    轰隆隆——

    吱嘎嘎的金属摩擦声响起,就在大家目瞪口呆的瞬间。这个魔鬼一样的家伙竟然只凭自己的一身蛮力,乃是硬生生的顶住了液压门,严丝合缝的对住了液压槽。

    “成了!这简直太伟大了!这简直神了!我的天哪,我看到了什么,这简直是太神奇了。”

    轰!

    这一手真功夫漏出来,直接惊得所有士兵们目瞪口呆!

    太神奇了,这一对肉掌,就这样顶了上去,恐怕已经达到了万钧之力!

    就连早已变形了的液压槽都被这家伙顶直了,足以可见,他究竟能有多大的力气。

    “都踏马的还愣着干什么,各就各位,舍弃四号五号舱,全部进入一二三号舱,关闭四号舱门!

    军需长带好必要的水和食物,*和*兵就位!”两名指挥长现在可是潜艇内最高的指挥官。

    一开始他们还没怎么瞧得起徐右兵这个家伙,说实话,就算潜艇被劫持了那又怎么样。你就是再厉害那又怎么样。大不了我们暂时答应与你合作,为了性命,我们才不会像艇长和观通长那帮混蛋一样的硬顶着找死。

    暂时的屈服就是为了以后的翻身做准备。所以*发射长和*发射张屈服了。

    但现在不同了,徐右兵猛地漏了一手,就在他们的面前,将他们完全的镇住了。

    这一手好功夫可不是胡里花哨的花枪棍棒,那可是真功夫。就连先前他突然就出现在海底,紧接着轻易地进入到了潜艇之中,随后一眨眼的功夫杀死了艇长还有观通长与航海长一伙高层军官。

    这些,只是把两名指挥长和一群大兵们给看呆了。说实话,他们甚至是完全的木讷了。

    甚至想,不就是一出手就干掉了几个人吗?我要是手里面拿着一挺*的话我也可以。你不就练了一手飞刀绝技吗,虽然你那绝技使用的暗器我们并没有看得清楚。但,这不足为奇。

    可是等徐右兵愣是使用双手,直接顶住了液压门的瞬间,这些家伙们这才意识到了什么叫做真正的强大。

    甚至他们使用重大几百斤的导(弹)弹头去撞击那个液压门,都纹丝不动的情况下,可想而知液压门承受了多么大的压力。

    这可是深海之下千米的位置处,还正处在洋流的中间,水流遄急足足能有上万吨的压力。就连几个人合伙,端着重达几百斤的*头顶上去,也会瞬间被遄急的水流冲下来,足以可见,他只是凭借着自己一人的力量,不仅仅是站在了遄急的水流之中,甚至还顶严实了变形的液压槽,关严了液压门!

    这样的身手,何人能敌!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