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体
关灯
返回目录
    庞大的山姆国洛杉矶级核潜艇突然倒转,完全的掉头,减速,目的正是身后华夏国的小型载人深潜器。

    兵哥顿时觉得周身拉力一轻,就好像先前一直扯着自己的一股庞大的,让他完全来不得任何反抗的力量都为之一懈。

    松弛了——

    狠狠地舒了口气,大口的呼吸了一口氧气,但就在兵哥还没来得及舒展一下自己几乎被拉扯的完全僵硬了的身躯之时,他猛的全然变色!

    “孽畜!你胆敢欺我华夏无人!”

    呼!

    惨烈的景象看得兵哥完全傻眼了。这艘洛杉矶级核潜艇猛然间掉头,突然从不知什么位置处抛出来两根钢索,呼啦一下就套住了海伢子驾驶的小型载人深潜器。

    剧烈了的挣扎,顿时小型深潜器就被拉的东倒西歪,加速的拉扯着两根钢索想要挣脱,但它小小的身躯怎么能够和庞然大物、此刻就像是一头*般的核潜艇争斗。

    只是一个倒车,核潜艇便轻易地牵扯住了这艘小型的载人深潜器,直接拖拽着它想要加速返航。

    尼玛的,就在此刻,突然海伢子大吼一声,一咬牙加速向这艘洛杉矶级核潜艇撞去。

    宁为玉碎也不为瓦全。

    兵哥已经死了,自己活着还有什么意思。更何况这艘山姆国的核潜艇还想要捕获自己。海伢子何其的聪明,山姆国核潜艇的意图很明显,他们看上的就是华夏载人深潜器的价值。因为以他们现在的能力,还造不出这种能够深潜水下7800米深度的深潜器。

    他们就是想捕获自己,然后带回去偷得技术做仿制品!

    哼!我就是死,也不会成全你们的!

    海伢子完全不顾一切的,借助着洛杉矶级核潜艇的拉扯力,同时将小型深潜器的速度加大到最大,正对着洛杉矶级核潜艇的舰首就撞了上去。

    轰隆一声巨响,海底顿时腾起了一片污浊的泥尘!

    “海伢子!你他娘的傻吗?”

    兵哥恨得咬牙切齿,在他打开耳麦的瞬间已经无法和海伢子联系了,他眼睁睁的看着小型深潜器的钢化玻璃破裂,海伢子一个猛弹一头就撞上了核潜艇。

    瞬间,一抹通红的鲜血便由海伢子的嘴里喷了出来,染红了一大片浑浊的海水!

    兵哥猛地一声大吼,呼啦一把扯掉了自己的头盔!

    什么深潜头盔,碍事的家伙,老子现在用不上了!

    咕隆隆,顿时无数的气泡上冒,此刻兵哥嚣张的立了起来,甚至就在大海深处,700多米的水下,踏水而行!

    铁血收起,一个前冲抓住了舰桥,再一把直接抓住了已然被海水冲击悬浮了起来的海伢子。

    转身,毫不犹豫的在海伢子的背后连拍数下。待海伢子猛地大咳几声,迅速一把捂住这家伙的嘴,随后将氧气管毫不犹豫的插进这家伙的鼻腔。一扯身上的推进器强势的绑在了海伢子的身上,按下启动按钮,毫不犹豫的就将这家伙向水面推去。

    做完一切,兵哥的脸,阴沉的就像个黑锅盖。他虎躯一震,仰头再次看向舰桥的位置。

    唰唰唰几个起落,完全就像是在陆地上行走一般的容易,瞬间就来到了潜望镜处。

    哐当一声巨响,拳头握紧了铁血的刀柄。只一拳,狠狠地砸在了潜望镜上,几枚纽扣*呼啦啦顺着潜望镜被兵哥生猛灌了进去。

    “快躲避!他竟然没有死,这些是个什么东西!魔鬼,夜叉,他就是海中的魔鬼!”

    潜艇内一阵惊慌,甚至几枚纽扣*顺着潜望镜一直往下掉落,被看得一清二楚。

    “隔离,快,阻止他掉下来。切断它与內舱的联系!防水!”

    可此刻,潜艇内的惊慌兵哥是完全看不见的,也听不到。甚至兵哥完全不管这些。他再一次走到了换气口的位置处。这里是潜艇舰桥等待潜艇上浮唯一一处能够打开的换气口。

    哗啦啦又是一把纽扣*,强大的粘合力即便是在水中,也完全不会失去作用。一颗颗的撕开后面的粘层,兵哥按下了按钮,设定好了时间,直接粘在了换气口的周围。

    通过舰桥上的**,赫曼在里面简直是惊呆了。

    “不,这家伙在做什么,他为什么没有头盔还能够在水中呼吸,难道他真的就是一名实际存在的两栖人类吗?我的天哪,我看到了什么!”

    “头,我们会被炸死的,那是纽扣*,威力巨大的纽扣*!”

    “舰长,我们投降吧!”

    “你给我滚开,再敢扰乱军心,这就是下场!”哐哐两枪,毫不犹豫的,赫曼直接射杀了声呐副官。

    说实话,赫曼自从成为了洛杉矶级核潜艇的舰长那一天起,就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无奈过,这么惧怕过。甚至他真的后悔了自己愚蠢的决定。本来就能够逃出去了,本来自己就会成为第一个不被单兵劫持的潜艇。但是很可惜的,由于贪心,由于还想立功,他简直是犯了一个绝对不可以饶恕的错误。

    是的,他错了,他竟然没有想到,那个魔鬼没有死!

    而兵哥,从来没有这么生气过,从来没有这么激动过。海伢子可以说是他唯一看得上眼的一个小子,甚至答应了收他为徒。

    但很可惜,想不到今天海伢子会在这里有此一难!

    哪怕就是他死不了,兵哥相信海伢子也废了。但是死不了,那只是兵哥自己对自己的安慰而已。水下700米的深度,恐怕此刻海伢子的心肺内脏早已被压扁成饼了。不仅仅是心肺内脏被压毁了,恐怕就连颅脑内也被压成了一团浆糊了!

    海伢子可没学会金钟罩铁布衫神功,因为兵哥仅仅教了这家伙一些口诀和招式。根本就没有看着他练过。再说这种功夫,又哪是可以速成的。哪怕就是你一年到头的练习也不一定会起到多大的作用,因为这种功夫没有个十年八年的苦练,那根本就运用不来!

    海伢子,师父一定会为你报仇雪恨!

    胆敢杀我徐右兵的徒弟,我就会让你们碎尸万段!

    兵哥再次转身,甚至直直的向舰首走去,是的,他就这样在水中走着,眼中露出来让任何人见到都会惧怕,简直是前所未有的惊天杀意。 -->
  • 上一章
  • 目录
  • 下一章